第五百八十八章 地下宝藏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2599126、无仙粉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地上,躺着两头鬼蛛。

大的,是雌蛛;稍小的,是雄蛛。而无论雌雄,皆腰腹破碎,并流淌着青色的污血,虽然还是狰狞吓人,却分明死了一对。

另有一道紫色的剑光,在地上盘旋。疯狂的狼影,已然消失不见。那是一把尺余长的小剑,像是紫金铸就,金泽闪烁,且又杀气森森。其盘旋片刻,猛然劈向地上的一片白色蛛丝。蛛丝坚韧,却还是在锋锐的剑刃下,渐渐绽开一道缝隙,随即“嗡”的嘶鸣,一道青色的剑光从中挣脱而出。同样是把尺余长的小剑,同样的气势不凡。两剑交汇,又是一阵盘旋,像是神灵交融,彼此之间竟然显得颇为欢快灵动。

石壁上,依然悬挂着十余个虫蛹状的人影。除了遭到虐杀的玄武谷弟子之外,劫后余生的几人,尚未来得及有所庆幸,又紧紧盯着盘旋的飞剑而神情各异。

在场者,均为仙道中人,并不乏筑基的高手,却没有谁见过如此神异,且又威力强大的飞剑。

阿雅轻声自语:“那必是法宝无疑……”

阿威瞠目惊叹:“他竟有两把飞剑法宝……”

阿猿惊诧之余,羡慕不已。

冯田也是神色讶异,却微微摇头:“常见的飞剑,不外乎有三。以气驭之,乃法器,以精血祭炼之,乃灵器,以精血命魂养之,乃法宝。而那两把飞剑,迥然有异……”

阿三则是感慨不尽:“我早便知道……”

谁料那两把飞剑盘旋片刻,竟倏然一闪,合二为一,虽然还是尺余大小,却浑若天成而威势倍增。尤其那紫青剑芒,森然闪烁,并散发着凌厉的杀机,令人胆寒心悸。而双剑合体刹那,直奔石壁飞去。

众人诧异,扭头看去。

只见某人整个裹在蛛丝下,没有丝毫动静。而紫青剑光却如通灵一般,猛然劈出一道霞光。“刺啦”一声,蛛丝绽开。有人趁势挣脱而出,飘然落地。

阿三慌忙大喊:“师兄,你不能独自逃生——”

无咎脱困了。

他早已见识到了鬼蛛的凶悍,并算准了鬼蛛的腹刺,乃鬼蛛的命门所在,于是关键时刻果断出手,终于诛杀了那头怪物。随即又将狼剑藏于鬼蛛的体内,只等雄蛛现身,接着趁其不备,施展偷袭,再次一击必杀。一切看似轻松,却也凶险重重。但有差池,必将搭上性命。而护体的坤元甲,也同样立下大功,否则修为流失而法力不继,想要祭出两把神剑又是何其难也!

而蛛丝的坚韧,出乎想象,所幸双剑合一,破开禁锢倒也简单。

不过,石壁上还挂着几位同伴呢!

阿威急道:“无咎,快快救我师妹……”

阿雅也在呼唤:“无咎,还望你抛弃前嫌,我会记下这份人情……”

阿猿与冯田,则是欲言又止。

有人担心无咎独自逃生,有人怕无咎乘机报复,有人期待着获救,还有人于惊愕之余而又疑惑重重。

无咎没有独自逃生,手中还拎着那把玄铁剑。他伸展腰身,长长吐出一口闷气,随即抬起左手一指。尚在身前盘旋的紫青剑光疾飞而去,又是霞光闪烁而“刺啦”连响。虫蛹状的蛛丝相继炸开,一道道人影“扑通”坠地。他再次抬手一招,剑光消失无踪,这才咧嘴微笑,转而走向鬼蛛的尸骸而俯身打量。

阿雅直接摔在地上,挣扎不起,肩胛骨带着血迹,伤势不轻的样子。

阿威倒是没有大碍,却身形摇晃,三步两步到了他师妹的身旁,伸手搀扶之际,连连自责:“哎呀,若非硬拼鬼蛛,何至于如此……”

阿三落地之后,又惊又喜,忙要爬起,忽觉体力不济。他与阿猿盘膝而坐,并摸出灵石吐纳调息起来。

冯田随众歇息,却看向不远处那道青衣人影。

那位师兄的修为,毫发无损,依然还是羽士圆满的境界,而听他口说,他已是筑基六层的高手。他真实的修为,又是怎样?且不说双剑合一的神奇,便是方才挥手劈开蛛丝的剑法,便极为不凡,比起浸淫剑修多年的高手也不遑多让……

“无咎,我师妹亟待疗伤,三位小辈也要歇息,不如在此待上两个时辰……”

无咎站在鬼蛛的尸骸前,打量之余,忍不住好奇,抬脚踢了踢。

鬼蛛的螯足,有人大腿粗细,一丈多长,布满利刺,显得异常的坚硬。抬脚踢去,“嘣嘣”直响。八足之间,乃是丈余方圆的身躯,布满了白色毛刺,并有黑色斑块,形同人脸,看着很是吓人。尤其鬼脸下方的嘴巴上,挂着凝固后的蛛丝,以及四个卵石大小的眼珠子,颇为狰狞可怖。另一头鬼蛛,与其相仿,只是肚子硕大,却被神剑捅破,依然有污血汩汩直冒而叫人惨不忍睹。

无咎听到呼唤,回头一瞥:“阿威前辈,尽管自便!”

阿威竟然拱了拱手:“多谢……”

无咎笑了笑,神色一动。

几丈之外,那头雌蛛的腰腹间的污血中,竟流淌出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珠子,怕不有数百之多而颇为诡异。

无咎眉头微皱,屈指弹出一缕火焰。再不用隐瞒,他祭出的乃是筑基真火。真火落下,烈焰“轰”的燃起。珠子连同污血,以及鬼蛛的身躯,瞬间化为灰烬。而八只巨螯,却剩下三尺长,竟然不畏真火,像是八截白色的木根躺在地上。

“可惜了……”

有人惋惜道:“方才的乃是鬼蛛之卵,倘若催化祭炼,便能将数百鬼蛛收为己用……”

“奴役野兽,驯化宠物?”

无咎循声看去,摇了摇头,抬手一指,道:“老弟见识渊博,这又是为何?”

冯田与阿猿、阿三坐在石壁前的空地上,两位同伴忙着歇息,他却在四下张望,随声道:“那是鬼蛛螯足的精华所在,若加以炼制,或有用处……”

无咎不再多问,再次弹出真火烧了雄蛛的尸骸,地上多了两堆灰烬,以及十六个白色螯足。他拂袖一卷,将其收入囊中,然后冲着冯田点了点头,径自背着双手踱步而去。

地下竟然藏着如此一个巨大的洞穴,着实令人好奇。恰逢此际,顺便查看一二。

离开所在的角落,迎面一片山川河流的地貌。只是无处不覆盖着白色的蛛丝,看上去白森森的而显得破败凌乱不堪。

无咎走了不多远,停下脚步。两脚所踏的蛛丝下方,光芒微闪,并逶迤曲折,俨然便是河流,犹然流动不息。他伸手透过蛛丝,指尖稍稍用力,旋即抓起一物,竟是一块青色的宝石。而他未及凝神端详,有人走到身后。

“以宝石拟作大河,以明珠化为星辰,倒也巧夺天工,而别出心裁!”

无咎微愕:“冯老弟,何不歇息?”

竟是冯田,跟了过来,依旧是淡定沉静:“哦,虽然失手被擒,所幸为时尚短,稍稍运功两转,眼下已无大碍!”

阿猿与冯田,以及阿威、阿雅,依然坐在洞穴角落的空地上,却一个个冲着这边张望而好像心有所系。

无咎丢了宝石,顺着地势寻觅往前。

冯田随后而行,说道:“师兄……我还能称呼您为师兄吗?”

“为何不能?”

“师兄不拘小节,颇有高人风范!”

“嘿,想不到你冯田也懂得阿谀奉承。你我皆出自千慧谷,彼此知根知底,哪里又有什么高人!”

“知根知底?也不尽然……”

无咎脚下一顿,提高嗓门:“冯老弟,你莫要与我绕弯子!恰逢两位筑基前辈在此,我也不妨将话挑明。只因偶遇机缘,故而修为大涨。否则我也不会被玄火门的阿重、阿健给打得死去活来,玄武崖之难犹在眼前!”

他在贺洲仙门的玄武崖前,被阿重、阿健围攻,差点丢了半条命,乃有目共睹。如今他旧事重提,显然是另有所指。

冯田后退一步,有些吃惊:“师兄何出此言,小弟懵懂……”

“不懂便好,嘿!”

无咎像是发怒,瞬间又是咧嘴一乐而故态萌生。

洞穴巨大,却四周低洼而当间凸出,像是山河环绕,或群星拱卫的阵势。

无咎没有忙着奔向洞穴的高处,而是在四周绕着圈子。但有所见,便停下来查看片刻。

一炷香的时辰过后,抵达洞穴的另一端。

洞穴的尽头,竟有两个洞口,相互挨着,同样涂满了白色的蛛丝。左侧的稍小,丈余粗细,被蛛丝封堵,仅仅现出洞口的形状;右侧的足有数丈高,一时分辨不清其中的虚实。

冯田示意道:“此乃鬼蛛的巢穴!”

“哪一个?”

“右侧的便是,左侧的或为出路也未可知!”

两人的洞前稍作停留,奔着右侧的洞口走去。

无咎的手里依然拎着玄铁长剑,顺势挥动。洞口的蛛丝,顿时被他撕下来一大块。可见洞壁上刻着古怪的符文,以及看不明白的图画。他张望之际,冯田竟抢先一步踏入洞中。他正要紧随其后,远处有人惊喜道:“哎呀,遍地的宝石呢……”

与之瞬间,三道人影匆匆赶来。

只见阿威挥手道:“我怕你二人遭遇意外,便留下师妹疗伤,此处是何所在,容我先行查看!”

无咎停下脚步,慢慢躲到一旁。

三道人影擦肩而过,最后的阿三还抓着一块宝石炫耀道:“终于被我寻到蛮族的宝藏,哈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