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一章 反制之道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我不是吴迪33、向后看向前冲、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感谢林彦喜成为天刑纪的新盟主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正当剑拔弩张的时候,阿雅挺身而出。

这个女子,仅凭三言两语,便化解了危机。或者说,阻止了阿威的莽撞。她知道师兄的为人,也知道师兄对她言听计从。而她所不知道的是,无咎根本没想杀人。因为无咎杀人,从来不会虚张声势。不过,她也有着自家的想法。

经过一番变故之后,洞穴内情形如旧。

无咎找了个类似山丘的地方,盘膝而坐。正面的二、三十丈外,便是那座石台。他静静打量着上面的金棺,一个人若有所思。

犹还记得,法杖崩碎的情景。并非幻觉,而是清清楚楚。那一刻,虽然只有瞬间,却好像时光停滞。不错,就是停滞,五彩光芒笼罩之下,人,物,皆陷入停顿之中,恰如时光中断,天地停摆。

岂非正如那八字真言所说:夺天之命,既寿永昌?

又何为夺天之命?

日升日落,岁月流转,寒暑有时,顺应五行变化,乃天理。生老病死,潮来潮往,昼夜更替,合乎阴阳轮回,乃天道。倘若逆天而行呢,岂不就是夺天之命?

也就是说,曾经的蛮族王者,以法杖神通,阻止时光流逝,试图获得长生而既寿永昌?

嗯,大抵如此!

只不过,法杖神通,或能停滞时光片刻,却没能挡住天地的轮回而留下一堆骸骨成灰!

而遑论怎样,那八字真言,或许才是王之法杖的玄妙所在,一旦有所参悟,是否便能施展出类似的神通?高手较量,只须让对方陷入瞬间的停滞,或稍有恍惚,便能真正的逆转生死呢……

在石台的另一侧,师兄妹相对而坐。

阿雅急切之下,牵动伤势,吞服丹药,继续就地疗伤歇息。

阿威愧疚难当,守在一旁再不敢离开半步。而他的师妹,看似神情虚弱,双目噙泪,片刻之后,竟已恢复了常态,并与他悄悄传音。

“师兄……”

“师妹,伤势如何?”

“皮肉之伤,虽也惨重,却无大碍,慢慢调理便可。我想提醒师兄,切莫惹他……”

“师妹,我会怕他?”

“师兄,我说了,你勿要动怒,你未必是他的对手!”

“哼,他若是没有飞剑法宝,又能如何……”

“他的来历,绝非寻常!”

“哦,师妹曾经提起,他与星海宗有关……”

“不,已远远超出想象。他不仅身携法宝,擅长各种遁法,还懂得隐匿修为的法门,偏偏又看不出师承。由此推断,他或许来自卢洲……”

“卢洲……他藏形匿迹,所欲何为?”

“我也不知,来日见到师叔,再行禀报!”

“他若是心存歹意……”

“这正是我要提醒师兄的关键所在,他既然救了你我的性命,应无歹意,何况你我也并非没有反制之道!”

“我倒是忘了,师妹高见!”

无咎在静坐冥思,师兄妹在窃窃私语,而余下的三人也没闲着,在洞穴中四下寻觅。

“哈,运气!”

阿三返回鬼蛛的葬身之地,在层层的蛛丝,竟然给他找到一把飞剑,禁不住大呼小叫起来。随后他持剑劈砍石壁上的蛛丝,从死去的玄武谷弟子身上,再次得到两个纳物戒子。阿猿跟着他也是收获不浅,随即两人又攀援石壁,采掘明珠宝石,忙得不亦乐乎。

冯田则是在洞内独自寻觅。他走走停停,显得有些寂寞,而从他不断闪烁的眼光看来,他似乎在想着心事。

“锵、锵——”

阿三与阿猿采掘了大把的明珠、宝石之后,又跑到石塔之上,打起金棺的念头。奈何金棺沉重,且极为坚硬。两人只得放弃,却继续东寻西找而唯恐错过机缘。

在鬼蛛巢穴的旁边,还有一个洞口,被蛛丝封闭,不知通往何方。

一个时辰后,冯田与阿三、阿猿在洞口前碰头。

“两位,收获如何?”

“哈,不值一提!”

“算是小有收获吧,却难寻出路!想要就此脱困,还须三位前辈定夺!”

“什么前辈啊,都是出自千慧谷,谁不知道谁呀,以师兄弟称呼便可,何况你我终有筑基那日,到时候也不至于乱了辈分!”

“我总觉着不妥……”

“哈,听我的没错,师兄他故作风范,何不成全他呢!而所谓的出路,岂不就在眼前?即便没有出路,或有宝藏也未可知呢!”

“不便莽撞,且禀报……”

“嘘!凡事禀报,又该错过好大机缘。且自行探路,若有不虞,再呼救不迟!”

阿三拦住阿猿,与冯田使着眼色,又鬼鬼祟祟回头张望,随即举剑走向那封闭的洞口。

“砰砰”几剑,洞口裂开一道缝隙。而蛛丝极为坚韧,想要彻底铲除,打开通道,势必要费一番周折。

“两位师兄,一起动手啊!”

阿猿想着便宜,心存侥幸,与冯田点了点头,相继祭出飞剑而“砰砰”劈砍起来。

三人齐心合力,事半功倍。

厚厚的蛛丝,被劈得七零八落,丈余粗细的洞口,随之呈现出来。谁料洞口之内,又是蛛丝封堵而层层不断。

阿威与阿雅两位师叔,尚在歇息疗伤。那位无咎师兄,亦在原地默默出神。

阿三见没人关注这边的动静,暗暗窃喜,与两位师兄点头示意,继续忙碌。

“砰、砰——”

剑光闪烁,蛛丝凌乱。

须臾之后,已经深入洞内丈余,依然蛛丝封堵,像堵墙,挡住了山洞的尽头。且四下里雪白一片,浑如坠入雪窟一般,却不见几分阴寒,反倒是腥气逼人。

阿三已累得气喘吁吁,不肯罢休,振奋道:“啧啧,不用多想啊,如此层层守护,必有逆天宝物!”他不忘回头一瞥,压低嗓门道:“趁着那人尚未留意,两位师兄再加把力,快快……”

毋庸讳言,那人就是无咎,一旦遇见好处,没谁抢得过他。

对此,阿三深有体会。

阿猿与冯田也是深以为然,各自举起飞剑,恰于此时,一阵“砰砰”闷响突如其来。

阿三还以为两位师兄抢先动手,却微微一怔。

厚厚的蛛丝墙壁,近在咫尺,却突然发出响声,听得清清楚楚,且微微震动,显得颇为诡异。乍然之间,好似幻觉。而响声愈来愈大,震动愈发的猛烈。

阿三看向阿猿、冯田,对方也是一脸懵懂。

便在三人面面相觑之际,接连不断的闷响中,竟“喀喇”一声,坚韧的蛛丝随即裂开一个口子。

阿三吓了一跳,扭头便跑。冯田与阿猿同样不敢迟疑,抢先一步冲出洞外。

与此瞬间,“轰”的一声。

像是受到剧烈的撞击,厚厚的蛛丝崩溃殆尽,旋即一道诡异的威势横卷而来,竟异常的迅猛而势不可挡。

阿三落后一步,难逃威势,尚未跑出洞口,已被凌空卷了出去。他大惊失色:“何方道友,手下留情——”

叫声未落,人已“扑通”砸在洞外的一堆蛛丝上。飞剑也脱手而出,极为狼狈。所幸蛛丝厚实,砸得不疼,却被弹起,再次凌空。

阿三趁机回头,又是惊叫一声:“鬼啊——”

只见蛛丝环绕的洞口中,闪出一道人影,个头足有丈二,却四肢**,通体乌黑,光着脑袋,身躯僵硬,五官呆滞。看上去似人,又不像人,似怪,又不像怪。总之不是一位道友,而是一个夺命催魂的恶煞,却偏偏一步数丈,双拳如飞,极为的凶恶,堪比筑基高手之威。而它好像认准了对手,抬脚猛踏,铁拳猛砸,瞬间到了身后。

阿三的人在半空,无从躲闪,吓得他魂飞魄散,凄厉大叫:“两位师兄,救我——”

阿猿与冯田,左右逃窜,自顾不暇,又哪里来得及救他。

“师叔——”

“锵——”

阿三想起了阿威,只求师叔救命。叫声未落,一道剑光呼啸而至,猛然击中了怪人,却迸溅出一溜火星,随即剑光走偏而斜飞出去。而怪人只是稍稍一顿,竟毫发无损,继续挥动铁拳,生死就在瞬间。

师叔也不管用了,还有一位师兄呢!关键的时候,或许只有师兄能够救命!

“师兄……”

阿三拼命叫喊,果然灵验,师兄两个字刚刚出口,一道人影飞驰而来,旋即黑风呼啸,紧接着便是一声震耳的闷响。

“砰——”

玄铁长剑疾掠而过,直接卷起一颗头颅。

阿三再次扑倒在地,堪堪躲过一劫,就势仰面朝天躺下去,以手加额而庆幸道:“我的师兄,厉害……”

没法子,师兄就是厉害。师叔也对付不了的怪物,竟被他一剑劈死!

无咎虽然坐在远处而独自出神,却没忘留意众人的一举一动。异变突起刹那,他即刻闪遁而至。而他一击得手之后,尚未落地,又顿作愕然。

那个没了脑袋的怪人,并未倒下,而是去势不停,只管奔着阿三扑去。

阿威已召回飞剑,守在阿雅身旁,无论彼此,皆诧然不已。

阿猿与冯田跑出去数十丈远,双双回头,同样的目瞪口呆。

怪人,竟然杀不死?

尤为甚者,它没了脑袋,全无阻碍,依然凶悍如初,着实叫人大出意外!

谁料便于此刻,山洞内再次冒出怪人的身影。

一个……两个……三个,再加上没头的怪人,竟然一模一样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