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四章 最后提醒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万道友、o老吉o、小黄的爸爸、林彦喜、蜘蛛弥勒佛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!

………………

石门过后,便是一个往下的山洞,并有一截数十阶的石梯,随即豁然开朗,已然置身于一方洞穴之中。』W.⒉

洞穴有着数十丈方圆,五、六丈高,地面平整,方方正正,穹顶浑圆,并镶嵌明珠而点点生辉。在洞穴的当间,摆放着一物,三、五丈大小,一人多高,像是玉石打造,并有车轮置于四方,分明是个车辇,却无车辕等设施,与所知迥异,看起来颇显古怪。

无咎停下脚步,好奇张望。

阿威与阿雅等人随后而至,也是颇为感诧异。

紧接着便是阿三,他匆匆跳下石梯,禁不住嚷嚷道:“坏了、坏了,还当另有去路,谁料却是绝地……”

阿三话音未落,阿胜出现在石梯上,低头俯瞰,更是后悔不迭:“哎呀,玄武谷弟子即将杀来,你我岂不成了笼中困兽……”

“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!”

阿威倒还镇定,面带杀气道:“师妹与几位小辈退后,阿胜、无咎随我据守!一旦有机可乘,便冲杀出去!”

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与之瞬间,阵阵撞击声传来,且愈来愈响,令人头皮麻而胆战心惊。

阿胜慌忙越过石梯,而两脚尚未落地,又是“轰隆”震响传来,他大惊失色:“五位筑基高手呢,如何应付……”

阿雅带着阿猿、冯田与阿三躲到角落,皆神色惴惴。

而阿威则是手持飞剑,返身奔着石门扑去。大敌当前,且寡不敌众,他要据门而守,倒是颇有几分胆色。

“前辈,退下——”

阿威已跳上石梯,猛然回头:“无咎,你要干什么?”

只见无咎走到石梯前,“锵”的一声长剑砸地,旋即抬起头来微微一笑,满不在乎道:“你与阿胜,守护阿雅等人的周全便可。玄武谷弟子,我来对付!”

阿威瞪眼道:“那可是五位筑基高手,十多位羽士弟子……”

无咎神色如旧,只是挂在嘴角的笑容,多了几分冷峭的杀意,点了点头:“嗯,还请前辈闪开!”

其言谈举止,淡定自若,便好似历经百战的高手,生生死死不过是一场过眼的云烟。

或者更像是一种狂妄与嚣张,他不过是斩杀过两头鬼蛛而已,便敢从此目空一切,而不知天高地厚?

阿威尚在迟疑,叫喊声起:“人在此处——”

与之瞬间,一道剑光穿过石门呼啸而下。

阿威咬了咬牙,闪身跳下石梯。

他倒是想看看,某人筑基之后,真实的修为如何,但有意外,再动手不迟!

无咎依旧是站在石梯前,任凭剑光呼啸而下。身后则是那个石头车辇,以及躲在角落里的阿胜、阿雅,以及阿猿三人。而便在剑光近在咫尺,他猛然挥动手中的玄铁长剑。

“咣当”的一声,来袭的剑光难挡重剑之威,顿时被砸飞出去,“砰”的撞上石壁,火星迸溅,随即又“当啷”落在地上。

便于此时,石门冒出一个壮汉,面相陌生,却是位筑基的高手。他见飞剑坠地,颇感意外,或有恃无恐,振奋大喊:“歹人尽在此处,一网打尽……”

壮汉没作多想,竟飞身往下扑来,并顺手抬手一招,坠地的飞剑“嗡”的一声盘旋而起。

与之瞬间,一道道人影穿过石门蜂拥而入,其中有筑基高手,也有羽士弟子。眨眼的工夫,足有十余人闯了进来,顿时剑光闪烁,杀气狂乱。

阿威暗叫不妙,往后躲闪,回头一瞥,顿时又急又怒。

只见守在石梯前的无咎,竟然也在慢慢退后,显然是力有不逮,或根本挡不住汹汹而来的攻势。

阿威慌忙停下,出声叱道:“无咎,你存心害人不成?诸位,随我御敌……”

己方仅有七人,连番遇险,皆疲惫不堪,何况阿雅的身子有伤,根本挡不住大群的玄武谷弟子。唯有扼险据守,方能挣得喘缓之机。谁料某人却是门户大开,任凭对手狂涌而来。如今身陷绝地,无路可逃,且寡不敌众,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恰遇此刻,石门再次冒出一人,同样是个壮汉,中年光景,满脸凶相。而他正要闯入,却又惊愕失声:“无咎……”像是现了洪水猛兽,他竟然不敢往前,竟转身便走,并大叫一声:“此间有诈,撤——”

无咎挥动长剑,左劈右砍,但有来袭的剑光,只管竭力砸开。对手愈来愈多,并不断有人跳下石梯扑到近前。他像是不堪应付,慢慢退后,却已渐渐陷入重围,谁料敌我双方的情形突然逆转。便在大叫声响起的刹那,一紫一青两道剑光透体而出,霎时化作烈焰狼影与暴怒的青龙,猛然在山洞内掀起阵阵狂飙。四个冲到近前的筑基高手,刚刚有所察觉,便被狂飙撕裂护体灵力,相继肉身炸开而血光迸溅。而狼影、青龙并未作罢,扯起紫青色的剑虹,带着血腥的杀气,倏然穿过石门。他本人则是纵身而去,瞬间消失。而他不容置疑的话语声,犹在山洞内回响:“诸位,善后……”

阿威已从又急又怒,变成了目瞪口呆。而山洞内依然剑光纷乱,人影乱窜。他猛啐一口,恶狠狠道:“莫留活口,杀——”

无咎冲出山洞,几个慌乱的人影正逃向石柱另一侧的石门。紫青剑光随后追杀,又是血肉横飞。他闪身穿过石门,迎面一堆乱草丛。越过草丛,随即置身于一片空旷之间。他收住脚步,身前两道剑光盘旋,手中铁剑斜指,兀自杀气不减,而抬眼四望之余,忍不住满脸的愕然。

竟然来到了地上?

应该是深夜时分,四周黑暗沉沉,且薄雾笼罩,神识与目力,均难以及远。而身后的一座高大石塔,还是能够看得清楚。数十丈外,另有石塔林立而隐隐约约。不过,那个大叫的壮汉,便是金水门的阿扎,竟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无从寻觅?

无咎有心追杀下去,又摇头作罢,旋即收起神剑,返身走向来路。石塔脚下,草丛深处,洞开的石门,依然颇为隐秘。他踏入石门之际,又不禁心头一凛。

那黑暗的空旷与薄雾之间,似乎充斥着一种凌乱的气机,并弥漫着莫名的狂野躁动,竟然使人有些心慌意乱。

无咎顺着来路,接连穿过两道石门,一阵浓重的血腥扑面而来,他径自越过石梯飘然而下。

山洞内,横七竖八躺着十余具死尸。

而不管是阿威、阿雅、阿胜,还是阿猿、冯田、阿三,皆飞剑在手而杀气未消,显然是刚刚经过一场屠戮,却又蓦然一惊而纷纷退后,当看清来人,这才各自松了一口气。

无咎直接走到四个筑基高手的尸骸前,掠取了几个纳物戒子,然后善解人意般地咧嘴微笑:“既为善后,怎能少得了焚尸灭迹呢!”

他急着返回,便是有所惦记,而对于满地的飞剑,以及羽士弟子的随身之物,却没有兴趣。

众人站在一旁,神情各异。

阿威欲言又止,与阿雅面面相觑。他的师妹摇了摇头,递了个眼神。他摆了摆手,吩咐道:“阿胜,你我分了四把飞剑。阿猿,你与两位师弟清理一二……”

杀戮之后,理该收获一番。而最为贵重的莫过于筑基高手的戒子,怎奈眼睁睁被人抢走。且将四把筑基飞剑,稍作补偿。余下的不便争抢,或者说,维系着长辈的尊严,且便宜了几位晚辈弟子。

阿威将捡得的飞剑递给阿胜,阿胜无动于衷,他只得又拿出一把塞了过去,对方却愣愣摇头。他仿如心领神会,默默走开。

总算是见识了某人的凶悍,与强大的手段。而除了震惊,还是震惊。原来他示敌以弱,只想大开杀戒。玄武谷的五位筑基弟子,不乏七层、八层的高手,却根本没有放在他的眼里。他是要斩尽杀绝呢,残酷冷血可见一斑。试问,谁敢与他为敌?而之前那个惫懒随意的弟子,再也不见了,只有一个深藏不露的恶人,随时带着笑脸奉上他的致命一击!

阿三却是一声欢呼,忙着翻捡着地上的死尸。稍有收获,他便兴高采烈起来:“哈,我便知道有好处……”

阿猿也没有那么多的心思,与冯田焚烧尸骸。

山洞内,火光熊熊。映照之下,穹顶的明珠更加闪烁生辉而点点夺目。

“无咎,有无追杀得逞?”

阿威与阿胜,似乎芥蒂难消,皆变得少言寡语,而心事重重的样子。唯独阿雅,还是一如既往。她见某人独立一隅,款款走了过来。

“你问的是阿扎?他带着三、五个弟子逃了!”

“哦,他好像早已知晓你的厉害,或玄武谷另有交代,而一旦被他逃走,玄武谷又岂肯罢休?”

“那又怎样呢?”

“说的也是!玄武谷与玄武崖的元天门,早已势同水火,即使没有你无咎,依然会杀戮不断!而此去金吒峰,路途遥远,你我还须同心戮力,方能排除艰险万难!”

“……”

“无咎,念你救了我与师兄的性命,我想最后提醒一句,莫忘师门之恩!”

“哦……?”

“你在作甚?”

无咎手拄长剑,兀自抬头仰望:“你说呢?”

阿雅撩起梢,精致的面颊稍显憔悴,而不过瞬间,她一双明眸顿然生辉:“那……莫非是星辰天图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