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五章 星辰天途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林彦喜、书友229729o、社保yuangong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山洞的穹顶之上,嵌满了明珠,虽也纷乱闪烁,却又层次分明。天籁『小说Ww『也许并非照亮,亦非装饰之用。分明就是点点的星辰,且远近有别而秩序浑然。尤其是其中的两颗星辰,大小迥异,似曾相识,岂非就是自己在天上所见到情景?大者,便是赖以生存的栖息之地,小者,便是那轮明月。由此而去,另有八颗明珠环绕,并拱卫着一颗更为明亮的火红宝石,或者是说,九颗星辰都在围绕着火红的太阳旋转。乍然看去,便似一个星光的漩涡,或酝酿着万千岁月的永恒,或也轮回着古往今来的沧海桑田。

如上所见,仅为天穹一隅。

而星光旋涡之外,另有旋涡,以及星河无数,又似乎彼此相融,却互不相及而天地永隔。正是那一个又一个星光的旋涡,交织成了一方天穹。至于天穹之外,仿佛依然浩瀚无际……

“星辰天图?”

被阿雅的话语声所吸引,阿威等人也纷纷抬头仰望。

“师妹,你懂得天文……”

“猜测而已……”

“哎呦,阿猿师兄,冯师兄,快看,好壮观……”

“阿雅师叔所猜不差,那明珠与别处不同,正是以日月星辰排布,正所谓星河沙数而天地无穷。而与其是说星辰天图,倒不如说是星辰天途!”

众人看向冯田,只听他接着说道:“典籍云,天有九重之高,地有九冥之深,此乃泛称而已,实则禁制重重而天外有天。而唯有摆脱天地禁制,方能成就不老仙道,故而,多少万年以来,无论凡俗,皆梦想着摆脱轮回而寻求永恒。”

无咎也循声看来,问道:“冯老弟,你话中莫非另有所指?”

“无咎师兄,果然不比常人!”

冯田点了点头,抬手示意:“此间或许有位王者,曾研修天文,欲登临天宇而遨游无极,怎奈天不假年,或浩劫难免,终究不得遂愿,只留下一片坟冢与星图、战车。而他的宏图大志,岂非就是一条星辰天途?”

“嘿,冯老弟不仅博古知今,竟然也懂得吹嘘奉承呢!”

无咎咧嘴微笑,又眼光一闪:“战车?”

众人这才留意起面前的车辇,并再次打量起来。

冯田似有尴尬,默然片刻,继续说道:“我见此车精巧,故有猜测,至于是真是假,不得而知……”

阿三早已按耐不住,纵身一跳,已在车辇之中,并一屁股坐在当间,见四周布满符文,他伸手乱抓乱摸起来:“莫非是说,这战车能飞?”

冯田摇了摇头,又道:“方才混乱之际,战车已有所毁坏,何况年代久远,只怕……”

而话音未落,车辇的四轮突然原地转动起来。

他蓦然一惊,忙道:“阿三,休得妄动——”

也不知阿三触动什么机关,或是符文,看似古老陈旧的石头战车,竟四轮转动,随即有淡淡光芒笼罩着车身。与此瞬间,光芒渐趋耀眼,随之四轮离地,两三丈大小的石头战车,竟然缓缓悬空。阿三原本坐着稳当,满脸的好奇,顿时手足无措,慌忙起身便要逃窜。

众人也是始料不及,一个个愕然后退。

谁料便于此时,闪烁的光芒倏然熄灭,随之轰鸣炸响,玉石迸溅。

阿三尚未来得及逃窜,“扑通”摔在地上。半个身子埋在碎石堆里,吓得他连滚带爬:“救命——”

阿威倒是应变极快,挥袖卷起一道劲风。弥漫的烟尘飞出洞外,洞内瞬间安静下来。

只是曾经的玉石战车,已然消失不见,仅剩下地上的一堆碎石头,还有阿三在四下张望而惊魂未定。

而不消片刻,无咎、阿威、阿胜,以及阿雅,皆走向石堆,伸手翻捡。各自寻到一两块白色的晶石,却已面目全非。

“这架王之战车,或许飞不到九天之上,而6地飞腾,应该不难。其中内嵌法阵与五色石,与仙门神通相仿,却年代久远而耗尽灵气,一旦操控有误,必将自毁而不复存焉!”

冯田的话语中透着无奈与惋惜,淡淡又道:“只可惜了那绝妙的法阵,从此失传……”

阿三闯了祸,不以为然道:“冯师兄多虑了!仙门有云舟、云板,岂是凡俗能够相提并论!”

冯田没有辩解,神色不屑。

无咎手上抓着两块晶石,果然是耗尽灵气的五色石。他随手扔了石头,问道:“冯老弟,你说古人能否穿越星域而抵达天外?”

阿雅、阿威与阿胜,犹在碎石堆中寻觅,指望着找到上古的法阵。

冯田反问:“你指的是上古仙人?”

无咎的嘴角一撇:“嗯,是吧!”

冯田道:“为何不能?”

“而现如今,为何不能呢?看来上古年代,没有天地结界的阻挡……”

无咎说话随意,冯田也是脱口而出。

“谁说上古没有结界,而只须打开结界……”

“如何打开结界?”

“自然要……”

冯田突然收住话头,沉静中似乎多了几分谨慎之色。

无咎却似笑非笑,继续追问:“自然如何?”

冯田哼了声,似有不满:“试图打开结界,自然要寻找通天之法。师兄你又何必绕着弯子试探于我,小弟不过是一个喜好古籍的羽士弟子!”

“嘿,虚心讨教而已!”

无咎不再多说,转身奔向石梯:“诸位,此地不宜久留!”

众人并无异议,随后离去。

冯田看着脚下的乱石堆,默默叹了口气,像是心绪纷乱,随即慢慢挪动脚步。

而那走在高处的某人,竟回头冲着星光点点的穹顶投去深深一瞥:“通天之路,又在何方……”

一行越过石梯,重返之前的洞穴。

无咎并未直接离去,而是直接走向最后一道紧闭的石门。众人尚自迟疑,石门已被“砰”的砸开。

此地凶险不断,却也机缘不断。既有四道石门,亦当顺便查看一二。

阿威带头跟了过去,谁料他刚刚穿过石门,却见无咎站在石梯上,难以置信道:“这多的死人……”

石梯下方,又是一个洞穴,数十丈大小,并无明珠照亮,反倒是阴森黑暗。而神识可见,地上竟然堆满了厚厚一层骸骨。除此之外,再无他物。

众人挤在门前,惊讶不已。

“哎呦,这该死了多少人啊!”

“杀戮无处不在,上古亦然!”

“阿胜师叔有所不知,这或为殉葬所致!”

“怎讲?”

“当浩劫难逃,人们便追随王者,或神明而去,乞求来世轮回!”

“冯师兄瞎说,谁会主动求死呢?”

“倘若你阿三成为了王者,神明,拥有无数信徒子民,你或许也能掌控生死,而为所欲为!”

“哈,我也能成为神明一般的存在?”

“你乃羽士高手,比起凡俗的王者还要强上一筹!”

“冯师兄,这话有道理……”

此处共有四道石门,已尽数了然。一道出口,一个埋骨大坑,一个藏着所谓的战车与星辰天图,还有一个则是通向地下深处的墓葬。其间金银财宝无数,而对于修士来说也是寻常。连番的惊魂之后,该当离去的时候了。

众人返身而回,鱼贯穿过洞开的石门。

这回是阿胜在头前带路,他虽然颇感意外,也颇感失落,好歹并非狭隘之人,总算是慢慢恢复了常态。他手持飞剑拨开挡路的野草,提醒道:“此处位于山谷的当间,四周尽为高塔林立,即使白日里也难辨方向,而夜晚的古怪更多。我为了躲避追杀,恰好躲进塔内,倒也有惊无险,而眼下夜色已深,诸位小心……”

穿过草丛,四方空旷。

正如所说,夜色正深。黑暗之中,伸手不见五指。还有雾霭弥漫,顿时方向莫测而仿如天地混沌。

七道人影在黑暗之中中徘徊片刻,依然不知该往何处去。

即使无咎,也是扛着铁剑,原地兜着圈子,一脸的茫然。

比起之前,雾气更重,且其中的腥味更浓,并阻挡神识,令人不安且又无所适从。

众人只得凑在一起,听阿胜为难道:“我也辨不清来路,不妨慢慢寻觅而去……”

阿威习惯了号施令,被迫忍耐了许久。此时他沉不住气了,猛一挥手:“只须登高查看,立见分晓!”他又看向身旁的阿雅,示意道:“师妹,你我当离去!”

所在并非地下,四处凶险莫测。若是耽搁下去,难免节外生枝。

阿雅则是看向阿胜与无咎,见二人默不吭声,余下的弟子也无异议,她微微颔以示默许。

阿威不再啰嗦,踏剑而起,随即撕破了浓雾,径自腾空高飞。

众人抬头仰望,只等着他查看虚实、探明方向。

谁料便于此时,浓雾尚在翻卷,阿威尚未远去,却迎头撞上一道黑影。他躲避不及,竟被“喀喇”刺破护体灵力而惨叫一声,随即翻身栽落下来,转眼间“砰”的砸在地上。

阿雅脸色大变,急忙奔了过去。

只见阿威的大腿上多了一个血洞,热血“汩汩”直冒,疼得满头满脸的冷汗,挣扎道:“天上有双翅尖嘴的怪兽,快逃——”

“嘎——”

一声刺耳嘶鸣传来。

随即一道丈余大小的黑影急冲而下,像是闪电,来势惊人,又迅猛异常,竟带着狂风的呼啸而势不可挡。

与此瞬间,翻卷的浓雾又是一阵沸腾,从中冒出一头头怪兽的身影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