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三章 人性莫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林彦喜、小黄的爸爸、pexxxyu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“哈,那人贪图灵石,却不肯上当。『W.⒉我换了符箓拍去,正是师兄送我的雷火符。我与他虽然同为羽士六层,修为相仿,而我已趋近圆满境界,他怎是敌手,“喀嚓”一声炸雷,被雷火烧成灰烬。哎呦,两个蛮族汉子目瞪口呆,却也不傻,叩头拜谢,并不顾一切爬在我面前,抱紧我的双腿,连连呼喊不止……”

“蛮族的方言,听不懂啊。不过,我阿三是谁,当即有所猜测,便带着两个莽汉原路返回。果不其然呢,密林之中,藏着蛮族部落,另外一个冥月门的家伙正在大肆屠杀。见到我之后,他很是意外。我谎称他师兄让我带话,便想故技重施,谁料他的狡诈不输师兄,咳咳,我是说,比我也不差,他竟转身逃窜……”

“讲真,我没有半句假话。获救之后,蛮族的男女老幼,无不感激涕零,不肯让我离去。我思虑再三,吩咐蛮族躲避,以免再遭屠戮,怎奈言语不通。我记得师兄懂得蛮族方言,我也不甘示弱,便耗费了数个时辰,总算是沟通无碍……”

“蛮族将我当成神人,只为救苦救难而来。而灾祸尚未远离呢,留在原地只能等死。有人禀报,数十里外,另有藏身之处,乃危难救急之所。我带着众人来到此处,每日享受供奉。神仙何在?我就是啊!修炼多年,恰如一日得道……”

“我不敢露头,我怕遭到玄武谷弟子的追杀呀!何况雨季过后,方才动身启程,到那时候再返回河谷也不迟,谁料想师兄竟然寻来。我的师兄,瞧见没有,我在救苦救难呢,数十男女老幼因我而活。我为何要救蝼蚁之辈……”

“哼,当生死轮回降临,谁又不是蝼蚁?我怎会懂得这个道理?吃过大亏,捡过便宜,死里逃生几多回,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……”

“而师兄来的正好,你且外出查看风险,再如实告知三位师叔,待雨季过后我便返回。我不能走,我走了,数十妇孺老幼谁来庇护,我再不能半途而废……”

“哈,只要躲着不出,没人寻到此处,师兄放心便是!且送我几张符箓……”

黑暗的山洞,已被禁制封堵,倒不虞泄露行迹,或是被人贸然闯进来。

阿三的为人,素来狡诈胆小,说起话来,也总是左顾右盼而贼头贼脑。如今此时,却侃侃而谈,底气十足,眉飞色舞,黑瘦大眼神采奕奕。便好似又在接受众生的膜拜供奉,而他就是那无所不能的神人。

无咎坐在一旁,静静听着阿三的叙说,时不时的眼光打量,神色中又多了几分莫名的意味。

时过境迁,人会变的。

阿三,也是一样。

而一个自私自利的家伙,竟成了大慈大悲,救苦救难的神人,着实叫人难以想象。

“符箓之外,师兄不妨再送我几把飞剑,或丹药、灵石也成,总之多多益善!”

阿三伸出手,很是理所当然。

无咎竟点了点头,拂袖轻挥。

随着光芒一闪,两人之间的空地上顿时了一堆东西。分别是两把飞剑,一沓符箓,几块灵石,与几瓶丹药。

“哎哟,这多……”

阿三之所以讨要便宜,也不过借口一说,谁料话音未落,便得到了回应。

阿三大为错愕,却应变极快。他急忙收起地上的宝物,喜出望外道:“我的师兄,难得大方一回呢,再来几坛苦艾酒啊……”

“你本来就不是一个盛酒的家伙,要酒何用!”

无咎这回是摇头拒绝,施然起身。

“师兄,你瞧不起我,我也是条汉子,我也有壮烈情怀,你不懂……”

阿三跳起来叫嚷,很是不服不忿。

“嗯,你阿三的情怀,又何须人懂!”

无咎出言调侃,却懒得啰嗦:“你是跟我回去,还是就此当你的神人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阿三挠着脑袋,神色迟疑:“距雨季过去,尚有一段时日。启程远行启程之时,我再返回如何?”他讪讪一笑,分说道:“这群蛮族愚昧无知,亟待有人教化。日后再遇不良修士,至少懂得求生之道!”

“啧啧,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待啊!”

“哈,不止三日呢,已十多天了……”

无咎打量着矮瘦的阿三,又不禁摇了摇头:“人各有志,随你便是!”他抬手掐动法诀,便要离去,而动身之际,又微微皱眉:“阿三,你放走玄武谷弟子,他不会罢休,必然找你寻仇!”

“此处隐秘,料也无妨!”

“于是,你便自欺欺人,干脆躲着不出来?而蛮族的数十男女老幼,突然凭空没了,在外人看来,又会怎样?”

“咦,这个倒没多想。蛮族凭空消失的缘由,无非两个。不是被杀,便是躲藏。师兄……”

阿三这才觉自己失算,暗暗一惊。

而山洞内只剩他一人,那位师兄已然离去,并不忘打开禁制,洞穴的亮光照了进来。他正想着追出洞外,问个明白,而大群人影涌到了洞口前,竟是一个个欣喜异常而欢呼不已。

那群蛮族老幼,怕被抛弃,竟在洞前守候,并唱颂祈祷。如今终于再次见到神人,兴奋与感激溢于言表。一张张虔诚的面孔,真挚的眼神,自肺腑的呼喊,以及膜拜之情,着实叫人难以拒绝,亦叫人为之飘飘然而境界迥异呢。仿佛面对着子民,信徒,只须稍加垂怜,便可拯救天地而普度众生!

阿三禁不住挺起腰身,缓步走向众人,他高昂的下巴,黑瘦的面颊,一双大眼,无不透着高深莫测的神韵。

……

洞外,雨中。

无咎默然伫立,嘴角挂着自嘲的笑意。

星云宗远道而来,名为弘法布道,教化异族,实则烧杀劫掠而无恶不作。而谁也没有想到,竟然真的有人担当起教化的职责,却非前辈高人,而是阿三。

是否有趣?

却千真万确。

阿三的所言所行,乃亲眼所见。蛮族视他为神人,敬畏有加。而他对待蛮族,亦无恶意。或装神弄鬼,有满足私欲之嫌,却救了数十人命,堪称一桩功德善事。

想不到吧?

人性之变化,真的难以预料!

无咎默然片刻,腾空飞起。却没远去,而是回到之前的山洞内盘膝坐下。他拿出酒壶呷了口酒,然后一个人冲着茫茫的雨夜而悠然出神。

……

天明时分,雨势减弱。

无咎冲出山洞,翻身飞到半空之中。散开神识,远近不见异常。脚下的山谷,也没有动静。他不再耽搁,往南而去。

等了半宿,阿三竟然没有现身。那家伙依然心存侥幸,但愿他能够躲过此劫。

两个时辰过后,一条大河出现在山林之间。

河边有座小山,百余丈高。

无咎收住去势,缓缓落在山顶之上。极目远望,四方依然是细雨纷飞而天地朦胧。他背起双手,静静等候。

不消片刻,一道剑虹由远而近,尚在数百丈外,话语声便已传来——

“无咎,你找到了阿三?”

话语声尚在风中回荡,阿胜已急匆匆收起剑光到了面前。来不及站稳,又道:“久寻不见,我正想返回,恰闻神识传音,便赶了过来,阿三他人呢……”

无咎拱了拱手,三言两语道出实情。

阿胜抬手抚摸着络腮胡子,满脸的惊奇:“咦,阿三转了心性?我看他救人是假,冒充在世神仙才是真!”他又摆了摆手,笑道:“遑论真假,他无事便好!你我返回,以免阿威、阿雅放心不下!”

无咎并无异议,点头答应。

大半年以来,都在忙着参悟经文与八字真言。耽误不少功夫,却收效甚微。指望着“夺字诀”的神奇再现,只有等待机缘降临。而等待雨季过去,尚有两个月的空闲,不妨用来闭关修炼,或祭炼几把飞剑,或炼制阴木符,嗯,差点忘了,还有一个收获呢,恰好琢磨一番……

两人相继腾空而起,顺着大河的方向逆流飞去。

阿胜趁机询问修炼的功法与筑基的心得,以表达师长的关怀。无咎则是随口敷衍,扯东扯西。

两人说说笑笑之间,一片河谷渐趋渐近。

山顶的老树依然,河谷情景如旧。

无咎径自落在山顶之上,只是他面对熟悉的景色,已没了来时的轻松,反倒是微微皱起眉头。

阿胜则是直奔山脚而去。

依他之见,他与无咎回来了,也找到了阿三,理当与阿威、阿雅知会一声。而片刻之后,他匆匆上山,尚未走到那株老树下,已是满脸的焦虑而大声嚷道:“山下的洞府,皆空无一人,究竟出了何事,为何不等你我二人……”

山脚下,一排五个洞府,皆空空如也,不仅阿威、阿雅消失了,便是阿猿与冯田也不见了踪影。来去不过一夜两日,竟然出此意外,也难怪阿胜惊愕不解,一切来得过于诡异。

无咎撇撇嘴角,没有吭声,兀自背着双手,冲着远方眺望。雨水穿过树梢的缝隙,淅沥而下,再顺着他的梢、面颊与衣衫,悄然滑落。他好似浑身湿透,却又滴水不沾。坤元甲的妙用,被他施展的随心所欲。

“无咎,你早已察觉异常?”

“事已至此,又能怎样呢!”

“哦,你言外之意,阿威与阿雅,早已猜到阿三得罪了玄武谷弟子,便提前动身而以防不测?若真如此,他四人岂能不告而别呢……”

“人性莫测,谁说得清楚!”

“无咎,我好歹年长几岁,奉劝一句,莫要以己度人!”

事突然,阿胜有些不知所措,却见无咎话语嘲讽,他禁不住埋怨起来。

无咎不予辩驳,神色一凝:“有人来了……”

阿胜却是庆幸笑道:“呵呵,想必是阿威、阿雅外出接应你我,故而……”

“并非阿威、阿雅……”

“何人……?”

“玄武谷弟子……”

“啊,糟了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