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九章 蛮横霸道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rayray1111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一日后。

还是这片山谷。

几道剑光,与几片云舟从天而降。

转瞬之间,山谷中多了数十人影。为首的乃是一位老者,与一位中年男子。围在四周的则是七、八个筑基高手,与二、三十个羽士弟子。

众人落地之后,四处查看。而除了满地的泥泞与流淌的雨水,再也见不到丝毫打斗的痕迹。

其中一个壮汉恨恨道:“我昊日门一行十数人,便在此处,身陷重围,并惨遭元天门的毒手。只有我阿复独自逃生,还请两位长老主持公道!”

两位长老,分别来自冥月门与玄火门。

冥月门的乐正,乃是老者模样,面带微笑,深邃的两眼叫人捉摸不透;巫马则是三四十岁的光景,个头瘦高,神情木讷,整个人显得颇为阴沉。

巫马没有出声。

乐正冲着壮汉点了点头,淡淡笑道:“你昊日门,人多势众,而你阿复,又是筑基八层的高手,面对几个走散的元天门弟子,怎会一败涂地呢?”

阿复在昨日逃脱之后,便找寻同伴,今日被他遇上两位长老,急忙禀报而只想报仇。至于前后原委,则三言两语略过。如今隐瞒不过,他尴尬道:“元天门弟子中,有个罕见的高手……”

人群中挤过来一位壮汉,张口打断道:“是否身着青衣,人族装扮,施展两把飞剑……”

阿复愕然:“立夏师兄,你怎会知晓?”

壮汉正是神武门的立夏,猛一摆手,咬得牙齿咯吱响:“我师弟阿怀,亦命丧他手!”

又有两人换了个眼神,感慨出声——

“哼,此前早有告诫,遇见无咎,切莫大意,而诸位又怎样?”

“我师兄弟俩,与他打过不止一回交道,除了在星云宗的玄武崖,曾将他打个半死,之后再未讨过便宜,他反倒是愈来愈强……”

“阿重、阿健,你二人断定那青衣男子,便是无咎?”

出声的正是玄火门的阿重、阿健。

“神武门的立夏与昊日门的阿复,已认定无疑,不会有错……”

“除了他之外,谁还有那两把神出鬼没的飞剑……”

立夏与阿复连忙点头,表示附和。

“长老,正是那人……”

“他看起来倒也寻常,而一旦动手,便异常凶悍,弟子我差点未能逃脱,可惜我十余位同门…”

乐正长老缓缓抬手,四周顿时一静。

他拈着胡须,沉吟道:“我接到禀报之后,转告巫马长老,各自召集人手追来,途中未作耽搁。本待一举擒获无咎与他的同门,谁想他竟然逃的如此之远。可见他也知道自己惹了大祸,只得没日没夜狂奔……”他稍作斟酌,接着说道:“依我之见,无咎必然是逃往金吒峰!”抬手挥动,一块玉符化作光芒飞向天际。他笑了笑,又道:“我已召唤象垓与巴牛两位长老,命他二人往南拦截。你我则是兵分两路,随后追杀!呵呵……”

这位乐正长老,自以为得计,面带得意,却不忘转过身来拱了拱手:“道兄,有无指教?”

巫马长老,摇了摇头,依旧是少言寡语。

“既然如此,即刻动身!”

乐正带着阿复、立夏等二三十人,驾驭云舟腾空而去。

而山谷的雨雾中,巫马与一群弟子依然留在原地。

阿重与阿健颇感不解。

“长老,何故迟延?”

“那个无咎,极为狡诈,稍有不慎,便会被他逃脱!长老……”

巫马往前走了几步,然后抱起膀子,独自面对山谷。其刀刻般的瘦脸上,没有一丝神情。即使深陷的两眼中,也透着死寂。直至片刻过后,他这才缓缓出声:“我从象垓,以及你二人的口中,多次听说过那个小子,亦曾与他本人打过照面,却始终难以相信。一个羽士弟子,于奔波途中,屡获机缘,修至筑基不说,竟然罕逢对手……?”

“长老,我二人也是难以置信,却千真万确!”

“两位人仙前辈,多位筑基高手的围追堵截,都奈何不了他,尤其他的两把飞剑,绝非一般!”

“如今你我借口剿灭叛乱的元天门弟子,机不可失……”

“留着那人,必成大患。他祸害之深,远甚上百人……”

“事不宜迟,速速追赶……”

“一旦让他赶往金吒峰,则前功尽弃……”

阿重与阿健,一唱一和,只想及早动手,将那个无咎,连同元天门弟子一并剿杀殆尽。

巫马长老没有理会,而是反问道:“此番雨季修整,我玄武谷弟子,遍布万里方圆。莫非你二人以为,无咎他能够顺利南逃而抵达金吒峰?”

阿重与阿健,面面相觑。

“乐正长老,已然动身?”

“长老是说……?”

“哼,乐正好大喜功,刚愎自用。以我推测,象垓必然不会听他调遣!”

巫马转过身来,深陷的两眼中终于多了一丝寒光:“我与象垓,早已达成一致,不仅要留意那个小子的动向,还要及时往上禀报,此番务必将他截住,生死勿论!”

阿重与阿健好像没有听明白,各自神色懵懂。

“与谁禀报?”

“莫非你我截杀元天门,另有授命?”

“不必多问,动身启程!”

戊名抬手一挥,不容置疑。

“遵命!”

“快,动身往南……”

“不,往西追赶……”

……

河堤上,十五、六个修士正躲在树下歇息。

此行为首的乃是两个中年人,均为人仙的长老。余下的则是两个筑基弟子,以及十余位羽士弟子。

两位长老并肩坐在一起,谈笑正欢。

“与阿巢长老相处几日,收获匪浅!”

“象垓长老过谦了,你我彼此、彼此!”

“今日便要告辞,很是不舍呀!”

“我正想着讨教四象之力呢,缘何告辞?”

“我与门下弟子走散,亟待找寻……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“你我一见如故,我便将四象门功法相赠……”

“当真?哎呀,这如何使得……”

说到此处,象垓真的拿出一枚玉简而神色坦诚。

叫作阿巢的长老,来自于元天门,管辖着一群玄武谷弟子,始终没有出现意外。恰逢玄武谷的象垓长老途经此处,彼此相处了几日,竟性情相投,渐渐的成为了好友。如今对方又将本门功法相赠,让他暗暗窃喜,便伸手去接,没有丝毫的防备。谁料便于此时,玉简突然变成玉符,“砰”的炸开一团光芒,瞬间将他笼罩其中。他急忙躲避,为时已晚,一双铁拳轰然砸来,“喀喇”击碎他的护体灵力。与之瞬间,原本顺从的两个筑基弟子,竟双双祭出飞剑,从左右急袭而至。他大惊失色,拼命挣扎。又是一拳“扑哧”砸入他的体内,旋即直透气海,瞬即变掌,一把捏碎金丹。他绝望大喊一声,顿时软软瘫倒在地。

一位人仙的高手,便这么遭到暗算。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瞬即已亡魂去远。

归根究底,还是贪图便宜而吃了大亏!

象垓抛开死尸,挥舞着血腥的双手:“哈哈,元天门的长老,也不过如此……”

在场的玄武谷弟子,也都是满脸狞笑而杀气腾腾。

便于此时,一道淡淡的光芒从天而降。

象垓甩了甩双手的血腥,顺势一抓。光芒炸开,从中传来几句若有若无的话语声。他微微皱眉,转而背抄双手而驻足远望。

须臾,雨雾中冒出一片云舟。

不消片刻,河堤上多了十余位修士,与之前的玄武谷弟子相熟,彼此举手打着招呼而喧哗不已。其中的一个壮汉走到象垓面前,躬身行礼:“长老,缘何召唤弟子赶来?”

“据悉,已知无咎的动向!”

“是那小子,他在何方,饶他不得……”

“乐正长老传信,他往南而来,逃往金吒峰……”

“哈哈,当真运气!你我恰好守在通往金吒峰的要道之上,而长老更是接连诛杀数位元天门的人仙前辈呢。只待那小子现身,必叫他有来无回!弟子这便传令下去,召集人手……”

“不……”

“长老……”

“宰灵,命各地修整的玄武谷弟子,即日转往西南,途中遇到走散的元天门弟子,尽管格杀勿论。倘若见到无咎,则务必禀报!”

“弟子遵命!”

“呵呵!”

象垓吩咐过后,冷笑两声。他缓步走上河堤,面对奔腾的河水,以及茫茫的荒野,又不禁抬手嗅着手指残留的血腥而长长舒了口气:“元天门的瑞祥门主,可曾想过今日?一旦您老人家门下的弟子死伤殆尽,还不知道谁是部洲的主人呢!尤其那个无咎,已被断定来历可疑,便是元天门也不敢救他,呵呵……”

……

风雨之中。

一片云舟,疾驰不停。

只是原本高飞,且平稳的云舟,此时却低低掠过山峰,掠过丛林,掠过河谷,又盘旋着绕过山岭,一路之上起伏不定。

如此疾行,只为藏形匿迹,却过于颠簸,着实叫人难以消受。

阿威的伤势惨重,坐不稳当,幸亏阿猿、冯田与阿三的搀扶,这才没有摔倒,却气血难抑,早已苦不堪言。而阿猿三人,也是心神不定,唯恐一个意外,便会撞上石壁而遭遇不妄之灾。

阿胜与阿雅驾驭云舟,更是身心交瘁。

驾驭云舟,倒也罢了。而飞得忽高忽低,忽左忽右,不是在大山间盘旋,便是俯冲于荒野之中。如此不仅消耗法力,还极为消耗心神之力!

不过,有人却是悠然自在。

只见他一边低头查看手中的玉简,一边出声指点:“飞得高,摔得疼,太慢了,也不成,嗯,前方左转,咦,有道峡谷,穿过去。停下,我说停下……”

“轰——”

云舟猛然撞上石壁,顿时人影纷飞而叫嚷不断——

“阿胜,你聋了不成?”

“你说停就停?也来不及啊!”

“令行禁止,懂也不懂?”

“哼,你过于蛮横霸道,这般纯属折磨人……”

“蛮横霸道?你在诋毁我啊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