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三章 危机重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闲小谷、tianshen8190、长寿秘诀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黑暗之中,一条河水流淌如初,并时不时发出微弱的响声,似乎在倾诉着无言的欢快。

河边的空地上,阿三摇晃踱步。

他脸上带笑,神色得意。

身后空地的尽头,洞洞相连。而洞壁上另有洞口,则是阿威、阿雅与阿胜三位师叔,以及阿猿、冯田两位师兄的静修所在。

嗯,都在忙着闭关呢!

此地除了流淌的河水之外,再无动静!

两个月过去了哦,看来师叔与师兄们的收获甚微呀!

而我阿三,倒是稍有寸进!

阿三走到河边,停下脚步。看着流淌的河水,只觉得情怀激荡。他禁不住昂起头来,狠狠挺了挺胸脯。

总算修到七层的境界,真不容易。现如今的修为,与阿猿、冯田相差无多。从即日起,终得以跻身于羽士高手的行列。如此进境,放眼星云宗,亦堪称出类拔萃,谁敢相提并论……

阿三左顾右盼,神态睥睨。

不过,当他顺着河流看去,忽而想起了什么,挺起的胸脯顿时塌了下来。不仅于此,人也没了精神。

倒是忘了,还有一位师兄!

唉,那位师兄的修为进境,出乎想象。且为人多变,狡诈卑鄙。与他相处,便仿佛面对一个妖人,不仅难以捉摸,且惶惶然无所适从。说的不错,他就是个妖人。而修为再高,又有何用。不懂情怀,没有信徒,从未接受过蛮族的顶礼膜拜,又怎能领略那至高无上的神人境界。我阿三,才是天下唯一……

阿三再次挺起胸脯,并背起双手。而他酝酿情绪,正想着继续感慨,黑暗中突然传来“扑通、扑通”的落水声,随即剑光闪烁而人影晃动。他大眼一瞪,却不及细看,转身便跑,并扯着嗓门失声尖叫:“天呐,敌袭……”

叫声才起,便是一声断喝:“休得惊慌!”

与之瞬间,阿胜、阿威、阿雅,以及阿猿、冯田,相继现身,分别持剑在手而如临大敌。

阿三心头稍安,慌忙止步,却还是忍不住尖叫:“大事不好,仇家寻来啦——”

“哗啦、哗啦——”

循声看去,十余丈外的河水中,果然多了两道人影,竟是两个汉子,满身水迹,衣衫破碎,同样的惊慌失措。而服饰装扮,并非所谓的仇家。

“阿峰、阿炳……?”

阿胜错愕,竟直呼其名。

果不其然,突然冒出来的两个汉子,正是元天门的筑基弟子,双双惊愕片刻,也是庆幸不已,随即跳出河水,又“扑通、扑通”坐在河边的空地上,依旧是情形狼狈而气喘吁吁。

众人面面相觑,各自收起飞剑,却疑惑不解,纷纷迎了过去。

阿威的伤势,应该恢复不错,只是走起路来,腿脚稍欠自如。

阿雅倒是容光焕发而貌美如初,款款婀娜之间煞是妩媚动人。

阿三则是冲着与阿猿、冯田打着招呼,又是连连摇头,很是虚惊一场的模样。他有心展现修为进境,怎奈两位师兄并未在意,他只得跟着走向河边,大眼珠子直转。

“阿峰、阿炳,你二人出了何事?”

“两位怎会来到此处呢,所带领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的弟子们去了哪里?”

阿峰、阿炳坐在地上,各自收起飞剑,摸出丹药吞服,又歇息了片刻,这才道出了原委。

“……眼看着雨季过罢,我与阿炳,带着七位羽士弟子动身赶路。谁料没走多远,突然遇到一群玄武谷的弟子,竟二话不说,悍然出手偷袭。我与阿炳极为震怒,奋起还击,并叱问缘由,对方竟然声称,要将我元天门余孽铲除殆尽……”

“……我二人只当玄武谷弟子借口挑衅,恰好玄武谷的巴牛长老赶来,便欲申诉而以求公道,却发现那位长老来意不善,我二人岂敢掉以轻心……”

“……果不其然,巴牛长老不仅放纵弟子杀戮,还亲自动手,只说诛杀叛逆,根本不容争辩……”

“我二人见机不妙,被迫逃窜,慌不择路,坠入大河,随即又旋涡吞没,意外来到此地,当真侥幸……”

“只可惜了门下弟子,无一活命……”

“必将禀报于门主知晓……”

“此仇不报,誓不罢休……”

众人获悉了原委之后,不禁又面面相觑而神色忧虑。

本想躲在地下已久,应该远离凶险,却不想麻烦并未过去,反而愈发的危机重重。

“两位暂且歇息,稍后计较不迟!”

阿胜稍加安抚,摸出一瓶丹药相赠,转而默默走开。阿威、阿雅会意,与阿猿、冯田、阿三随后而去。

阿峰、阿炳,劫后逢生,又巧遇同门,放下心来,随即吞服丹药,料理伤势,一时自顾不暇。

几丈之外,阿胜等六人凑到一处,彼此相视无语,却颇有默契而悄悄传音——

“诸位,此地不宜久留啊!”

“阿胜,你是担心巴牛长老带人追来?”

“并非担心,而是确凿无疑!”

“我却有一事不明,巴牛长老,乃雷火门的人仙前辈,怎会冲我元天门下此毒手呢?”

“师兄,你糊涂呀!彼此虽然同为十三家仙门之一,且归附于星云宗门下。而自从星海宗覆灭之后,我元天门便成了众矢之的……”

“哼,真是胆大妄为,倘若门主他老人家知晓此事,必将出手严惩……”

“既然敢为,便有所恃!”

“玄武谷的乌合之众,有何倚仗?”

“师兄,我元天门,并非星云宗的主人……”

“师妹是说,一切来自于苦云子宗主的授意?”

“猜测而已,料也相去不远……”

“不管如何,速速离开此地!”

“阿胜所言极是,还请与阿峰、阿炳知会一声,若被巴牛带人追来,则大祸临头也!”

“三位师叔,师兄尚未出关呢……”

众人忧心忡忡,只想离去,却忘了一人,倒是阿三记得清楚。

“咦,他凡事最为机敏,缘何此时毫无动静?阿三,前去召唤一声,阿威师兄,随我催促阿峰、阿炳!”

阿胜摆了摆手,转身往回走去。

阿三犯难,不情不愿:“让我召唤师兄?惹恼了他,要踢人的……”

阿峰、阿炳坐在河边的空地上,依然浑身湿漉而情形不堪。见众人回转,两人急忙出声——

“我二人亟待闭关疗伤,还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请妥为安置……”

“阿胜,我见此地开有洞府,虽简陋,尚可安身,不妨让出两间……”

阿胜摇了摇头,照实劝说:“两位,切莫忙着歇息,逃命要紧啊!”

“玄武谷的高手追杀正急,又该逃往何处呢?”

“莫不是怕我二人连累诸位,同门情义何在?”

阿胜好心劝说,反落埋怨,他看向阿威、阿雅,转而急道:“倘若强敌追来……”

阿峰与阿炳,竟然毫不领情。

“阿胜,你在此安逸已久,却要我二人离去,岂不荒唐……”

“我二人身子有伤,亟待修养,如若不然,与送死无异……”

阿胜无言以对,闷哼了声。

阿雅跟着劝说:“玄武谷高手追杀不得,必然循迹而来,何妨另行躲避……“

阿峰与阿炳,依然无动于衷。

“此地异常隐秘,断然无事!”

“诸位若怕连累,还请自便!”

阿雅叹息一声,也不再言语。

阿威怒道:“两位不晓事理,必将自讨苦吃!”

阿峰与阿炳却是油盐不进,并反唇相讥。

“师兄通晓大义,不妨与玄武谷弟子理论一番!”

“若真如此,我二人便追随师兄又如何!”

几位筑基高手,都是元天门的弟子,往日里虽也熟悉,却没什么交情,突然牵扯利害,难免争执起来。倘若僵持下去,彼此间撕破脸皮也未可知。

与此同时,阿三已顺着河边走到了十余丈外。左侧河水流淌,右侧石壁嶙峋。一个位于峭壁间的洞口就在眼前,这便是师兄的闭关之所。却禁制隐隐,看不清洞内的情形。

“师兄……”

唤了一声,没人响应。

阿三佯作惊慌,急促又喊:“师兄,巴牛长老追来啦,那可是人仙的前辈哦,逃命啦——”

任凭他虚张声势,封闭的洞口依然没有动静。

“走火入魔了,还是酒醉睡着了?”

阿三胡乱猜测,神色狐疑。他悄悄踮起脚尖,伸手叩击洞口。一层隐约的禁制顿时发出微弱的光芒,并传来“砰砰”的声响。

他侧耳凝神,再次呼唤:“师兄,美梦正酣呢……”

随着光芒消失,禁制恢复原状。而封闭的洞口,仍然毫无回应。

“嗯,如我所料啊,躲在洞内酗酒呢,早已醉得不省人事!”

阿三耸耸肩头,神色不屑。

一个整日里妖娆多怪,且动辄嗜酒之人,竟修为暴涨,实在是没有天理啊!

阿三挽起袖子,伸手撩起衣摆,抬起只脚,然后跳起来,冲着山洞便用力踢去,并无所忌惮的叫道:“师兄,给我醒来——”

他明着召唤师兄,却暗暗发狠。

整日里欺负我,今日且奉还回去。师兄,吃我一脚!

谁料便于此时,封闭的洞口突然打开。与之瞬间,一股雄浑的力道轰然而至。

阿三离地数尺,躲避不及,“哎呦”一声,“砰”的倒飞出去,竟“扑通”摔在河水之中。他又惊又吓,惨叫:“我早该知道啊,师兄耍诈……”

(本章完)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