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四章 强敌来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林彦喜、sherizard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这边的众人,还在争执不下。e小ΩΔ说wwΩw1xiaoshuo那边的阿三,突然落水。尤其是他挨了一脚之后所出的惨叫声,煞是惊艳**。

阿胜与阿威、阿雅,早已见怪不怪。

阿峰与阿炳,却大吃一惊,劝说许久不肯动身的二人,竟双双跳起而又茫然不解。

强敌来袭?

不对啊,那个封闭的山洞内,好像有位“师兄”在闭关,他却为何要殴打同门呢?

只见洞口大开,并无人影,而是探出一只脚,片刻之后,脚掌落地,这才慢慢现出一个年轻的男子。而被他踢落水中的阿三,却已不敢叫嚷,乖乖的爬上岸边,脸上竟然陪着笑。

那不是叫作无咎的羽士弟子吗,如此嚣张!

“殴打同门,成何体统!”

“缺少管教,没有规矩”

阿峰与阿炳松了口气,自觉方才的举动,有失筑基高手的颜面,于是尴尬之余,忍不住出声叱呵。

无咎出关了。

他一脚踢飞了阿三,走出山洞,却浑若无事般,兀自低头看着手中的一枚玉简与一块玉片,似乎依然沉浸在苦思冥想之中。

正在洞内用功,本不想现身。即使洞外出了状况,也无暇理会。他的心思,都放在玉简与玉片之上。夔骨指环内,所藏的东西太多,翻看一二,果然找到两件早已忘记的宝物。一枚功法玉简,天穷诀;一个是破旧的玉片,拓印着几行模糊而又古怪的字符。

这两样东西,来自何处?

说来话长,还是远在神洲的时候,当年前往万灵山的途中,遇到了几位修士。记得有蔡家姐妹,还有归游、邱安、恒羽青。从几位小伙伴的手中不仅得到了灵石,还得到了天穷诀等宝物。

何为天穷诀?

据称施展者,有穷天之力,能够暴涨修为,乃克敌制胜的强**门。

天穷诀的真实威力如何?

不同凡响!

在玉山通天塔下的那场大战中,之所以能够死拼神洲使叔亨,除了借助天劫之威,施展天穷诀而强提修为,乃是最为关键的一个所在。

而重塑**之后,神念彷徨,一些熟知的功法,也似乎淡忘了。

如今强敌环伺,危机重重,只想翻箱倒柜,以便寻找应对之策。当在指环的角落里现这枚玉简,这才回想起熟悉的法门以及曾经的种种。

再次修炼天穷诀,应该熟门熟路。而与功法玉简放在一起的玉片,却依然不得其解。

“无咎出自我千慧谷,他为人怎样,我最清楚,与管教无关”

“怎会无关,是你阿胜管教不严”

“此言大谬”

“不必多说,我二人亟待闭关疗伤”

无咎尚在低头沉思,争吵声再次传来。

那两个新来的元天门弟子,也就是阿峰与阿炳,非但不肯听从劝说,还不断的出言嘲讽。

阿胜想要维护他千慧谷的名声,却有心无力。阿威与阿雅,也是颇感无奈。彼此同门,此修相仿,一旦争执起来,谁也不服谁。

不过,竟然牵扯到了本人的头上?

无咎收起玉简与玉片,冲着身旁赔笑的阿三翻了个白眼,随即背起双手擦肩而过,淡淡出声:“是谁没有规矩,又是谁缺少管教?两位前辈,再说一遍”

他依然还是羽士弟子的模样,周身上下看不出丝毫筑基的修为。而他的神态举止,却透着几分邪狂,不紧不慢的话语声中,更是带着一种蛮横霸道的气势。

阿峰与阿炳正要找个山洞就此闭关,却不想遭到叱问。两人始料不及,双双一怔。

一个小辈,怎敢如此的目中无人?

而阿胜与阿威、阿雅,非但不加训斥,反而纷纷退后,摆明了要袖手旁观。另外三位羽士弟子,似乎有所期待。尤其那个黑瘦大眼的弟子,脸上竟然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?

阿峰与阿炳,面面相觑,不及多想,厉声痛斥——

“无咎,早便听说你野性不驯,果不其然”

“有失管教,理当严惩”

而那道青衣人影,竟步步趋近,并挽袖子伸胳膊,俨然就是动手打人的架势。

两人愕然,更是大怒不已——

“你敢挑衅长辈,放肆”

“我不妨管教、管教你”

无咎依然是脚步不停,直奔阿峰、阿炳走来,并转动双拳,周身的筋骨“噼啪”乱响。

不错,他想打人。

与阿胜、阿威、阿雅,好歹熟悉,且相处日久,尚存几分敬重。而初来乍到的两个家伙,也敢出言不逊,尤其不听劝说而肆意妄为,着实欠打呢!

阿胜似觉不妥,慌忙摆手:“竟敢冒犯了两位师叔,无咎你自讨苦吃,呵呵!”

他回头看向阿威、阿雅,竟挠着胡须而呵呵一笑。

阿威稍稍迟疑:“无咎,切勿莽撞”

阿雅则道:“无咎,两位师叔乃是筑基六、七层的高手,改日讨教不迟”

三人看似阻拦,却没有一个出手,皆站在原地,更像是在瞧热闹。

说话之间,无咎已走到了阿峰、阿炳的两、三丈外。而对方也顾不得身子带伤,争先恐后迎了上去,显然要趁机教训他这个目无长辈的弟子。眼看着双方就要撞在一起,大打出手。谁料恰于此时,远处突然传来重物落水的动静。

“扑通——”

众人循声看去,皆是一惊。

山洞尽头的河水中,坠落一道人影,随即又是“哗啦”水响,竟冒出个三十多岁光景的壮汉,筑基四、五层的修为,手中还抓着一把飞剑。他稍稍愕然,顿作惊喜:“元天门弟子在此”

不用多想,玄武谷的高手追来了。或许还有更多的高手,或人仙前辈,随后而至,情形万分危急!

阿峰、阿炳再也顾不得教训晚辈弟子,骇然失声:“此地不宜久留,快走”

两人转身欲逃,异变又起。

只见站在面前的无咎突然闪遁而去,顺势抬手一指。

那个玄武谷的弟子,尚在水中,昂着脑袋,正要扯开嗓门召唤同伴。而一道青衣人影与一道紫色的闪电,突如其来。他急忙催动飞剑抵挡,却“砰”的剑光脱手。与之瞬间,又一道青色闪电呼啸而至,“喀喇”劈碎护体灵力,“扑哧”连肩带背狠狠劈下,整个人顿时而崩血肉飞溅。

无咎杀人之后,剑到人到,收起剑光,又顺势掠走飞剑与一枚纳物戒子。却根本不作停留,旋即脚尖一点石壁而闪身返回。来去之快,令人眼花缭乱。“砰”的双脚落地,“啪”的一甩袍袖。他嘴角微微一撇,似笑非笑道:“两位前辈始终不肯离去,此时又欲往何处呀?”

阿峰与阿炳目瞪口呆,双双退却躲避。

抬手挥袖之间,便斩杀了一个筑基四、五层的高手。这还是羽士小辈吗,筑基圆满的高手也不过如此。尤其那两道剑光,过于惊人!

无咎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架势,却再次挽着袖子、转动拳头:“我这人不懂规矩,有请两位前辈赐教!”

“不敢、不敢”

“阿胜、阿威两位师兄,方才误会,均为同门,这又何必呢”

阿峰与阿炳,竟连忙摆手,谦逊的神态与随和的话语,与之前的固执暴躁截然相反。两人辩解无力,又转向阿胜、阿胜、阿雅,唯恐一个不慎,而招来杀身之祸。

阿胜呵呵一笑,与阿威、阿雅递了个眼色,早有所料的样子,却佯怒道:“无咎,你屡获机缘,今非昔比,不得隐匿修为捉弄同门”

阿威似有同情,照实说道:“无咎乃是筑基六层的高手,而法力修为,堪比筑基圆满,只怕你二人联手,也难免落败的下场!”

阿雅打量着不远处那个咄咄逼人,而又猖狂的年轻男子,竟然没有了曾经的恶感,只觉得心头涌起一阵莫名的快意。她眸子盈盈,转而冲着阿峰、阿炳蹙起眉头:“既然两位另有主张,不便强求。无咎,你我离开此地!”

阿峰与阿炳很是尴尬,再不提闭关疗伤。

“不、不,一同离去”

“尽管吩咐,莫要见外”

无咎却是脸色一寒,冷冷叱道:“此地原本无事,只怪你二人招来祸端。再敢自作主张,我随时恭候两位的赐教!”

什么恭候赐教,说得好听,无非留个情面,实则就是动手打架。而强弱较量,绝非儿戏。

阿峰与阿炳没有应声,神色躲避。

阿三站在一旁,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,而不过瞬间,竟是急了:“哎呀,我的师兄,火烧眉毛了,你却装模作样耍威风!”他东张西望,跺脚又道:“快快离去,再晚来不及了”

“没人拦你,你倒是撒腿跑啊!”

“跑往何处呀?”

“我也不晓得!”

“师兄,又在使诈”

“说谁呢?”

“莫要踢我”

阿峰与阿炳愣在原地,瞠目无语。

方才还是一位心狠手辣的筑基高手,转眼间便与一位羽士弟子逗起嘴来,全无半分前辈的觉悟与威严,却又叫人难以捉摸而不敢小觑。

这个人便是元天门的弟子,无咎。

阿胜也跟着慌乱起来,抬手示意:“不敢耽搁,原路返回!”

阿威与阿雅点头附和,便要动身。阿猿、冯田,紧随其后。阿峰、阿炳不明状况,只想远离是非之地。

“原路返回?”

只有无咎站着没动,反问道:“此时返回峡谷,岂非正好撞见强敌?你我尚可突围,阿三与阿猿、冯田,则难逃此劫”

阿三跑得快,已抢出去几丈远,却听得清楚,急忙扭头蹿了回来。

与此同时,又是“扑通”水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