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五章 通行合宜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林彦喜、蜀山小虾米、看大佬女装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原路返回,只能顺着层层叠叠的山洞,回到来时的峡谷中。而玄武谷的弟子正在寻找阿峰、阿炳的下落,此时出去,无异于自曝行踪。倘若遭遇围攻,情形可想而知。筑基高手,或能侥幸逃脱;羽士弟子,十之**死路一条。

这便是无咎站着没动的缘故。

而道理浅显,不用多说。于是阿三又跑了回来,阿胜、阿威等人也一时进退不定。

谁料便于此时,远处的再次传来落水的动静。

又一个壮汉循着暗河来到了地下的山洞中,同样是个筑基的高手。其现身之际,尚自匆忙,突然见到山洞中站着一群人影,顿时愣在水中而错愕不已。

无咎看得真切,眼光中杀气一闪。

而他尚未出手,两道人影已飞奔而去。竟是阿威与阿雅,双双全力以赴。

那个壮汉察觉不妙,慌忙应对,却被一道鞭影当头罩住,顿时法力难继。他拼命挣扎,不想又是两道剑光接踵而至。一道剑光“喀喇”撕裂护体灵力,一道剑光直透腰腹而过。他大声惨叫,而两道剑光再次疾如骤雨。他招架不住,顿时肉身崩溃而“扑通”湮没于河水之中。

与此同时,阿峰、阿炳直奔洞口跑去。两个家伙竟然不声不响,只想趁机逃离险地。眨眼的工夫,已逃个没影。

转瞬之间,阿威与阿雅抽身返回。

阿猿与冯田、阿三左右张望,皆不知所措。

阿胜则是神色焦虑,急道:“何去何从呀……”

阿威与阿雅落下身形。一个飞剑在手,威武雄壮,快意之余,长长吐出一口闷气;一个拂袖挥舞,鞭影回旋,依旧是身态婀娜,而妩媚中又多了几分冷艳杀机。两人相视,神色莫名,转而看向无咎,竟齐齐出声——

“何去何从,由你定夺!”

这对师兄、师妹,联手杀人,竟异常的默契,果断,且干脆利落。又好像蓄势已久,只为此时重振筑基高手的尊严与名声。

无咎打量着阿威、阿雅,稍稍意外。

“砰——”

又一声动静传来,却非暗河,而是层层山洞的远处,听起来有些沉闷而又极其的微弱。仿如山石崩裂的声响,隐隐约约的难辨究竟。

阿胜的脸色微变,失声道:“哎呀,来时的山洞已被发现……”

无咎不再多想,抬手扯出了他的玄铁重剑:“阿威、阿雅,带着阿猿、冯田、阿三,顺流而下。阿胜,随我断后——”

他没工夫敷衍,一个个直呼其名。

阿威与阿雅竟然也不介意,点了点头,带着阿猿三人转身冲向暗河,各自以灵力护体而顺流疾行。

无咎走到河边,回头张望。

一条暗河,就此环绕数十丈。再又顺着层层叠叠的山洞,通向黑暗的莫测深处。阿威等人,已渐去渐远。而来时的方向,似乎有惊呼声而若有若无。

阿胜左右徘徊,神色惴惴,带着抱怨的口气,低声责怪道:“你素来精明,缘何又糊涂了,此时怎敢断后呢,稍有不慎便将悔之晚矣!”

“如若不然,你以为阿猿他三人还能活下来?”

“哎呀,总好过自家送命啊!”

“怎奈心有恻隐……”

“糊涂!”

无咎再次被冠上了“糊涂”的头衔。他看向阿胜,咧嘴苦笑,却不再多说,身子一闪,已到了暗河的另一头,也就是上游所在,两脚虚踏而身形凌空,抬手便是一剑劈去。

“轰”的一声闷响,山石崩塌,水花四溅,河流的上游顿时多了一个幽深的洞口。滔滔的奔流,骤然为之加快了几分。

无咎收起玄铁重剑,双手翻飞,片片禁制倏然而出,瞬即已将河道与左近的山洞给封堵起来。他不作停留,抬脚疾踏,水浪翻卷,抽身回到了原地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阿胜心有不解,便想询问,而话刚出口,又猛瞪双眼:“阿峰、阿炳回来了……”

只见远处的山洞中,冲出两道人影。正是阿峰与阿炳,竟脚不沾地,亡命狂奔而来,并气喘吁吁大呼小叫—

“到处都是玄武谷的高手,逃不出去了……”

“该往何处啊,阿威、阿雅呢……”

阿胜稍作迟疑,抬手一指。

两人根本不作停留,从旁边飞身而过,“扑通、扑通”溅起一路水花,竟直奔河流的上游而去。而离去之际,还不忘连声请求——

“快快打开禁制……”

“有请两位抵挡片刻……”

无咎掐动法诀,封住河流上游的禁制顿时被他打开一个豁口。待两道人影从中穿过,他顺手封死了禁制,转而回过头来,脸上露出怪怪一笑。

而阿胜依然抬着手指左右晃动,辩解道:“我……我所指引的方向,分明是这边……”

他所指引的方向,究竟是上游,还是下游,没人追究。

“走——”

无咎说走便走,转身掠过河面。

阿胜脚踏飞剑,随后追了过去,顺流拐弯,随即已将方才的山洞抛在身后。而又一个狭长的洞口笔直往前,竟看不到尽头。他急忙示意:“此处应当布设禁制……”

无咎同样是御剑而行,而脚下只是显现出一道微弱的紫色剑芒。就此掠过奔流,仿如逐浪般的轻盈自如。他去势不停,随声答道:“不必了!”

阿胜只得继续追赶,却大为诧异:“你封住上游,却奔下游,又不肯加以阻挡,倘若玄武谷的高手追来,岂非要就此长驱直入?”

“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。虚虚实实,方为疑兵之计!”

“呵呵,又是凡俗的兵法?正如阿三所说,你果然狡诈啊!”

“阿胜,你坑害了阿峰与阿炳,便不怕他二人的冤魂找你索命?”

“我……我岂能坑害同门呢?无咎,休得污我清白!而念在千慧谷的情分上,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。何况我点明出路,他二人也不肯相信呀……”

“如此这般,道义何在?”

“呵呵,你终究涉世不深,道行欠缺啊。所谓道义之说,恰如问天独白,只求心安,修一个仙缘自在!”

“怎讲?”

“怎讲?我且问你,何为道义?”

“典籍有云,道,谓天下通行之路;义,谓天下合宜之理。”

“嗯,莫怪有人瞧不起人族,总是纠缠于典籍而不明自我。”

“哦,请指教!”

“只讲修仙之真,岂不正是所谓的通行合宜?除此之外,都是假的。天道无情,才不管你意气用事呢!倘若不信,且瞧一瞧,那些仙道高人,哪一个不是踏着尸山血海而成就巅峰!”

“如此的通行合宜?领教了!”

“呵呵,你修为虽强,境界不足,闲暇时分,我不妨给你指点指点!身为你的启蒙长辈,我任重道远呢……”

“你的刑罚慈悲,问天独白,看似有理,却有自欺欺人之嫌吧?”

“缘何要自欺呢,只管欺人便是。咦,阿威、阿雅就在前方……”

……

与此同时,四、五道人影涌入山洞,相继在暗河边的空地上止住身形,却又一个个左右张望而迟疑不定。

其中一个红脸的中年男子,神情阴沉,周身上下散发出人仙的威势。

此人正是雷火门的人仙长老,巴牛。

紧随左右的乃是几个筑基高手,皆惊愕不已。

“诸位且看,此地竟然不止一处洞府……”

“另有元天门弟子藏在此处……

“血腥尚存,天龙门的两位师兄已双双道殒……”

“元天门做贼心虚,逃走之际,布下禁制,快追……”

“应该这边……”

“贼人绝不会多此一举,理当打破禁制随后追去……”

“都给我闭嘴!”

巴牛的一声呵斥,打断了几个弟子的争吵。他大步走到河边,眼光闪烁,猛然抬手,一道火光“喀喇”而出。

足有碗口粗细的雷火,带着隆隆的雷声,与迅猛的威势,瞬间掠过河面,“砰”的击在二十丈外的禁制之上。又是一声震耳轰鸣,禁制崩塌,显现出一个幽暗的洞口,滔滔河水从中汹涌而出。

“元天门弟子蓄意挑起纷争而滥杀无辜,理当以星云宗门规加以严惩。石臼,与我分头行事!”

巴牛的话音未落,带着一个筑基弟子闪身而去,转瞬之间,两人已消失在刚刚打开的洞口之中。

河边留下三人,其中的一个汉子,便是被称作石臼的筑基弟子。他与两位同伴不敢怠慢,相继掠过河面而顺流疾行。

……

河水愈发湍急,洞口也变得愈发狭窄起来。

一行七人,再次碰头,无暇寒暄,也没工夫停顿,只管淌着河水,继续在黑暗中寻觅往前。

无论是阿威、阿雅,还是阿胜、阿猿等人,皆以灵力护体,一旦遇到河水的撞击,顿时发出微微的光芒。乍然一见,犹如一个个鬼灵夜行,而颇显奇异,却又行色匆匆,分明就是一群逃亡之人。

而有的人,总是卓然不群。

无咎的身上看不出丝毫的护体灵力,仿佛与河流融为一体。而他行走之间,脚步轻盈,大袖飘飘,如履平地。好像那湍急的河水,并不存在。

阿胜落后几步,继续担当着断后的职责,他察觉异常,悄悄惊咦道:“不说假话,是何法术?”

“水行术!”

“你怎会懂得如此多的法术?不……我是说,能否传我?”

“嗯,改日吧!”

“无咎,我将你带出千慧谷,乃此生最大的幸事……”

“诸位小心——”

便于此时,前方突然传来阿威的叫喊声。

不消片刻,河流急剧直下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