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八章 星宇战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云中图、photolife的月票支持!

七道人影,停下脚步。

当然,还有一个趴在凸起的树根上,却吓得闭上嘴巴,只顾瞪着双眼而不知所措。

黑暗之中,一片静寂。

行到此处,应该已深入林间数里。左右、以及身后,尽是层层叠叠的古木,皆粗大挺拔,高耸参天,仿佛一个个巨人静默肃立。而前方却豁然开朗,显得极为空旷。

而片刻之后,并未见到异常。

在头前带路的阿威,冲着身后摆了摆手。而众人尚未缓口气,又听他惊咦一声。

“咦,古怪……”

阿三已爬了起来,忙不迭地往前蹿去。

无咎依旧扛着他的玄铁剑,随后慢行。

二、三十丈远外,便是古木丛林的尽头。而不约而同,众人再次停下脚步。

迎面一片空旷,寸草不生,充满荒凉,却又渐渐沉降,形成了一个二、三十里的方圆的坑。不错,又是一个坑。而这圆形的大坑,深不过百丈,更新像是一口铁锅,静静坐落于古木丛林的环绕之间。凝神看去,坑底似有堆积,却分辨不清,使人错愕之余又好奇不已。

而阿威犹在低头打量,并连连踏脚:“这般光滑,缘何落脚沉重……”

众人所在地方,乃是林子的边缘,再去几步远,便是那怪异的大坑。宽阔的坑壁像是山坡,极为平缓,且光滑,像是人工雕凿。而正如阿威的惊奇,莫非另有状况?

阿雅、阿胜,以及阿猿、冯田、阿三,乃至于无咎,皆疑惑不解,纷纷挪步尝试。果不其然,堪堪触及光滑的坑壁,脚下顿时多了几分沉重。便好像是从地下藏着一种莫名的力道,使人难以察觉而又无从摆脱。所幸抬脚无碍,尚可行走自如。

阿威惊奇片刻,继续往前。

既然来到此处,遭遇古怪,倒不妨查看清楚,权当开开眼界。

众人一边东张西望,一边慢慢跟随。

不知觉间,两、三里过去。

阿威冲在前头,步步加快。四方一览无余,只有空旷间的七道人影鱼贯而行。谁料又过了百丈,他挥舞的手臂也变得沉重起来,稍不留神,“叮当”一声,所持的飞剑脱手而出,直直坠在地上。他忙伸手去抓,却难以抓起,他微微一怔,再次失声:“这是何故……”

与此同时,又是“砰”的闷响。

只见落在最后的无咎,也是闪个趔趄,肩头的长剑落地,砸得火星四溅。他同样诧异不已,却并未尝试抓起长剑,反而在原地走了几步,旋即又恍然所悟的般地点了点头。

“此地,尽为磁石!”

便于此时,冯田来了一句。

阿威等人不解,随身反问。

“磁石?”

“磁石,倒也寻常。而如此巨大的磁石,却是罕见!”

“典籍曰:慈招铁,或引之也!故而,慈石,又称磁石,为天地所化,有吸纳金铁之能!而你我的飞剑,均为金铁炼制,难免受其所制!”

冯田依旧喜欢引经据典,侃侃而谈:“此地,应为天地撞击所致。而撞击之猛烈,无从想象。或焚烧、或融化,以至于形成了大坑奇观,不仅坚硬异常,且蕴含磁石而吸力惊人。阿威师叔,无咎师兄,还请收起法宝,否则寸步难行!”

“冯田,你不愧为冯长老同宗同姓的弟子!”

阿威的疑惑顿消,出声夸赞,随即伸出双手,再次去抓地上的飞剑。

“呵呵,承蒙长老赏识而已!”

冯田笑了笑,神态谦逊而又不失矜持。似有发觉,他转过身来:“无咎师兄,你的铁剑,足有两、三千斤,再加磁石吸力,怕不有五、六千斤之重。除非就此丢弃,否则还真的难以收回!”

无咎在原地转了两圈,行走之间并无阻碍。他稍稍安心,旋即停下,默默观望着众人的神情,并留意着阿威与冯田的对话。见冯田看来,他咧嘴一笑,撩起衣摆,摆着弓步,双手猛然抓住玄铁长剑而全身用力。五尺长剑,缓缓离地,旋即突然抬起而瞬间消失无踪。他顺势站直身躯,然后一甩长袖:“嘿,我怎会轻易丢弃宝物呢!”

他显得很轻松,而铁剑的沉重却是有目共睹。他惊人的力气,也由此可见一斑。

“师兄,真乃神力也!”

果然,冯田赞了一声。

无咎摇了摇头,浑不在意,而笑容之中,却难掩得意之色。

谁料冯田又说:“无咎师兄,你的纳物戒子,像是古物……”

无咎的夔骨指环,自从能够收入体内,便很少见人,而方才收取铁剑的时候,无意之中稍稍显示。而便是这短短一瞬,惹来关注。他笑容一收,淡淡道:“既然冯老弟喜欢古物,来日不妨讨教一二!”

冯田似乎觉着失言,不再吭声。

阿威已收起了飞剑,继续往前。

坑中虽然藏着磁石,使得步履稍显沉重,而只要没有飞剑的拖累,倒也行走无碍。

七人穿过空旷,在黑暗中愈走愈低、愈走愈远。

小半个时辰之后,一行渐渐到了坑底。

却见乱石成堆,荧光隐隐。环绕坑底的数里方圆,竟然遍布大小各异、且闪烁荧光的白色怪石。那一块块的怪石,像是骸骨,又似楼宇废墟,却与整个坑底浑然一体,仿佛烈焰焚烧而融化所致,万千年来不为光阴所动,始终维持见证着曾经的场景。乍然一见,仿如时光停滞一般……

众人相继停下脚步,各自瞠目难耐。

阿威与阿雅的面前,杵着两根莹白色的石柱,只有几尺高,却状似脚趾而显得颇为诡异。

阿胜的面前,是块十余丈高的石头,却凹凸不平,像是倒塌的殿宇,或损坏的楼阁。

阿猿与冯田的面前,摆放一块尺余厚,数丈方圆的石头,仅剩半边,好似崩毁的的石盘,而上面或有雕刻、纹饰,均已消失不见。

阿三则是俯下身子,低头打量。他脚边是个环状的石柱,仅存数丈,隐约像个陷入泥土的车轮,却又辨不分明而成了一截古怪的石头。

“脚趾?如此大的脚趾,莫非只是巧合……”

“此地不该有殿宇楼阁啊,难道是从天而降……”

“这块石盘,俨然便是阵盘的形状……”

“天呐,分明就是个车轮啊……”

众人惊愕片刻,继续四处打量。

所在的数里方圆之内,那大小各异的石头,似乎皆有来头,或像车轮,或像门框,或像骸骨,或像楼阁废墟。却又损毁殆尽,再也找不回原来的形状。如此诡异的场景,不免引人遐想。

“有巨人存在……”

“并非楼阁,更像是一架战车……”

“又该遭到怎样的劫难,方才使得一切化为乌有……”

“或许从天而降,故而这般……”

“哦,我明白了,曾经有位身高巨大的神人,驾驭着他的星宇战车,从天外浩浩荡荡而来。他长途跋涉,难免劳累,便饮酒解乏,殊料想酒醉酣睡,竟一头撞开大山,之后“砰”的一声,便在此处炸开一个大坑。而神人与他的战车,却在轰轰烈烈中化为齑粉……”

“阿三,休得胡说八道。又不是你的师兄,神人怎会酒醉酣睡,无咎……”

“师叔,你又不曾亲眼目睹,怎知我胡说呢,师兄……”

众人猜测之余,各自惊讶不已,转而又随着阿胜与阿三,来到了某人的身后。

无咎独自站在数十丈外,听见呼唤,没有理会,兀自凝神端详。

他的面前,是个坟堆状的石头,丈余大小,半截消失于白色坑底的石壁中,半截露出地面。而便是这半截石头,竟有两个凹陷的洞口。洞口虽然只有数尺深,却仿佛深邃异常,便好像藏着无穷的隐秘,竟叫人恍惚陷入其中而心绪莫名。

“天呐,此乃神人的头颅啊!”

阿三惊呼一声,抢到近前,伸手扒拉着洞口,亟待探寻洞内的隐秘。而凝神打量,那就是一块石头,没有异常,也看不出个所以然。他大失所望,叫嚷道:“冯师兄无所不晓呢,可知神人来历啊?”

阿威等人看向冯田,便是无咎也禁不住回头一瞥。

冯田却是摇了摇头,轻声说道:“天下之大,能够略窥一二,已属不易,何谈无所不晓呢!”

他的眼光掠过众人,稍加迟疑,又道:“不过,据说天有九重,浩瀚无尽,又说三十三界,各界迥然不同。诸多未知,难以言述。所谓的神人,也不过沧海一粟!”

阿三听着糊涂,埋怨道:“我问你神人来自何方,你却话语高深而好不莫测!”

冯田皱着眉头,敷衍道:“遑论界天几重,终归混沌一体。岂不闻,滴水有乾坤,沙砾成天地。所谓的神人,或许便来自于你我之间!”

他的分说,依旧似是而非,云山雾罩,很是晦涩难懂。而他早已耗尽了耐性,转身走开,唯恐遭到追问。

阿三却是大彻大悟的模样,连连点头:“冯师兄所言,甚妙啊!无所不能的神人,正是来自于你我之间!”

阿威没有心思多想,与阿雅、阿胜点头示意,旋即大声吩咐道:“此地空旷,不虞有它,暂歇一宿,明日再行计较!”

自从遇到玄武谷弟子的追杀,惊魂连连,凶险不断,至今没有片刻的安闲。

众人倦了,各自散开歇息。

无咎依然站在原地,在黑暗中默默打量着那个巨大的头颅。

曾几何时,有位身高巨大的神人,驾驭着他的星宇战车,从天外浩浩荡荡而来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