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一十九章 神人之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风之de男人、路虎极光霸道、人族扛鼎@百度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大坑之深,极为罕见。

而坑底竟然残留着神人战车的遗迹,更加难以想象。

或者说,那仅是一种凭空的想象?

而车轮,神人的头颅、脚趾,以及战车的残骸,虽然已被焚烧,尽数成了石头,却依然能够分辨一二。还有撞击的痕迹,古怪的磁石,等等,又怎能不叫人为之好奇,并引发出无限的遐想呢!

无咎盘膝坐在地上,兀自默默沉思。

两、三丈外,便是那个神人的半截头颅。许是风化所致,白骨般的头颅,在黑暗中散发着淡淡的荧光,使得那两个窟窿般的眼洞,显得分外醒目。就此看去,它仿佛也在凝视端详着自己。如此这般,便好像两个人在彼此对望,虽近在咫尺,又相互陌生,犹如相隔一段遥远的时空,各有各的疑惑,各有各的懵懂……

黑夜漫长,且又寂静。

没有明月,也不见星光,只有远近散落的一块块石头,陪伴着七位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。

阿威、阿雅,阿胜、阿猿,以及冯田,散落四周,各自忙着歇息。

阿三却背靠着一块石头,昂着脑袋,瞪着双眼,心旌神摇的样子。

透过黑暗,见不到丝毫的天光。所在的巨大石坑,俨如另成天地。置身此间,好像只有自己一人。再没谁掐脖子、踢屁股,从此远离压迫而独享乐土。嗯,开辟一片神人的乐土……

阿三昂着脑袋,久久仰望。他毫无倦意,黑瘦的脸上挂着笑容。

许是情不自禁,他缓缓伸开双臂。他想要将这方天地拥入怀中,再给它打造一架星宇战车。使得神人的梦想,就此飞翔……

忽而雾气浓重,迎面湿润。

阿三蓦然惊醒。

竟是一阵淡淡的雨雾,瞬间消散无踪。

嗯,雨季尚未过去呢!

那是雨水,透过大坑的坑口,从天而降,飘落了两、三千丈之后,化作丝丝缕缕的雾气。虽也清凉,却惊扰了神人之梦……

“咦……?”

放弃歇息的人,还有一位。在干什么,莫非也与神人有关?

阿三回头一瞥,心生好奇,站起身来,悄悄走了过去。

“师兄,这是……”

无咎盘膝而坐,身旁放着一个白玉酒壶,应该是饮了半宿的酒,却没醉,反而精神抖擞,兀自摆弄着一堆东西。察觉有人走近,他轻声叱道:“给我站住——”

阿三被迫停下,进退不得。他索性就地坐在两丈开外,赔笑道:“我的师兄,好多的符箓呦!”

他师兄所摆弄的东西,竟是符箓,厚厚一沓,怕不有近百之数。

他不觉眼馋,讨好又道:“师兄最为大方,不知能否相赠……”

他伸出只手,暗暗示意,贪婪之色,早已溢于言表。

无咎却是头也不抬,继续翻捡查看他面前的符箓。

近百张的符箓,有的来自于神洲仙门,有的来自于贺洲仙门,均为他杀人所得。而符箓的威力,远远不及他的两把神剑。故而,他极少施展符箓。而此时此地,他却突然改变了想法。他将符箓尽数翻了出来,并加以区分辨别,其中防御的摆放一沓,进攻的摆放一沓,只为对敌的时候,使用起来得心应手。

阿三不得理会,讪讪缩手,又不肯作罢,继续纠缠:“但凡符箓啊,飞剑啊,法宝啊,丹药啊,遑论优劣高低,我不嫌弃呢……”

以他的话说来,他很清楚师兄的底细。师兄杀的人多,所藏丰富,若能讨要一二,便是难得的收获。何况师兄喜欢听好话,多多奉承几句,也不耽误工夫,倘若真如所料呢……

而他正在想着便宜,阿胜冒出一嗓子——

“嗯,我也不嫌弃!”

“师叔,你……”

阿三顿时无语,一脸的晦气。

只要阿胜师叔掺和,天大的便宜也会泡汤。

果不其然,阿胜从静坐中醒转。只见他霍然起身,迈开大步,嘴里念叨:“哎呀,无咎,你说你杀了多少人,方能攒下如此多的符箓,且让我瞧瞧……”

阿威与阿雅等人,也纷纷睁开双眼。

恰于此时,有光亮微微闪烁。而不过瞬间,一道粗大的光柱倾泻而下。浓重的黑暗顿时消淡,偌大的所在也为之明亮起来。

不知不觉间,又是一日过去?

无咎终于抬头,却对阿胜以及四周的情形视而不见。突然挥袖收起的符箓,酒壶,然后慢慢起身而凝神仰望。

当日光再次透进大坑,可不又是过去了一日。

但见日光照耀之下,那一块块石头闪烁着耀眼的白光。恍惚间好似神人、战车,恢复了生机,只待发出一声召唤,便将就此腾空万里而叱咤风雷……

阿胜也不禁停下脚步,与阿三、阿威等人抬头仰望。

那撕破黑暗,突然乍现的光明,在这一刻,竟然变得如此的壮观,如此的震撼……

而不过瞬间,众人均是一怔。

循着光亮看去,大坑的尽头,光明与黑暗的边缘,竟冒出四道人影。其中不仅有先前逃走的石臼与阿果,还有另外两个男子。而那脸赤浓须的中年汉子,好像是玄武谷的巴牛长老?

阿胜再也顾不得讨要符箓,大惊失色:“糟了,巴牛长老……”

阿三更是吓得魂不附体,慌忙跳起:“天呐,快逃……”

阿威与阿雅,阿猿与冯田,同样的愕然不已,纷纷动身便要逃离此地。

不用猜疑,那中年汉子,正是巴牛长老,人仙的前辈。他应该是顺着地下的暗河,来到大坑之中,又寻到了石臼与阿果,旋即获悉了前后原委。如今气势汹汹而来,意图只有一个,杀人!

阿三已蹿出去十几丈远。

面对人仙前辈与筑基前辈的追杀,他不敢有丝毫的侥幸。且跑快一步,且多活一刻。而纵使拼尽全力,还是不断有人超越而过。先是阿威、阿雅师叔,接着阿胜师叔,便是阿猿与冯田也追了上来。

天呐,还是自家的修为最弱呢。此时一旦落后,必死无疑啊!

正当绝望之际,阿三猛然回头:“咦,师兄——”

阿威、阿雅、阿胜,以及阿猿、冯田,均已察觉异常,愕然之余,纷纷止步观望。

无咎最为擅长的,便是跑路。而他却是站在原地,双臂舒展,昂首向天,仿佛在尽情享受着光明时刻。对于同伴的逃离,以及渐渐逼近的四道人影,他浑若不觉,只管沉浸在自我的天地之中。

“师兄,你又醉酒不成,此时不敢耍诈啊……”

“无咎,莫要逞强……”

“那是人仙的前辈,无咎你招惹不起……”

“但有不测,没人救你……”

众人站在数十丈外,发出焦急呼唤,却无一胆敢返回,只等稍有意外便将继续狂奔。

而无咎没有醉酒,也不想逞强。或许他只是痴恋于光明之中,怎奈光明又是如此的短暂。不消片刻,头顶的那道光柱已渐渐偏移。而四道人影却是愈来愈近,随即呈现出一张张杀气狰狞的嘴脸。

那是巴牛,石臼,阿果,还有一个家伙不知名字。四人有恃无恐,顺着光滑而又平缓的坑壁长驱直入。转瞬之间,已逼到了二、三十丈外。

无咎依然没有挪步,而是轻轻抬起一只手。

呼唤声,顿时停了下来。逼近的四人,也不由得神色狐疑而纷纷止步。

无咎这才冲着远处的六位同伴咧嘴一笑,扬声道:“人在坑中,四壁千仞,无处可逃啊,何妨拼上一回呢!”

阿胜与阿威、阿雅,面面相觑。

那是人仙前辈,如何拼得?一味的骄狂凶悍,或快意一时。而不知天高地厚,就是找死啊!

阿三不敢出声,默默念叨。

我的师兄,如此关头,你若是还敢使诈,我便承认你比我稍胜半筹……

“哼,大言不惭!”

大坑的坑底,最为低洼,四周坡起,渐趋渐高。此时,坑底的乱石堆中,昂首站着一人,两侧分别是元天门与玄武谷的仙道高手,将他夹在当间而形成了一个对峙的场面。而对峙不过片刻,冷哼声响起。

巴牛的相貌,极易辨认。他脸色发赤,络腮胡子,身躯高大,整个人显得粗壮而又杀机阴沉。他发出一声冷哼,然后迈开脚步:“无咎,以往打过交道,我也知你狡诈奸滑,且诡计多端。而此地并非大海之上,我看你今日又该如何逃脱!”

他杀气腾腾的话语中,竟透着恨意。他今日想要对付之人,便是无咎。至于另外的一群元天门弟子,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或许打过交道,更让他耿耿于怀。

曾经从地下,追到地上,又从山谷密林,辗转到大海之上。而最终死伤惨重,还是被那小子逃了。如今回想起来,犹然恨意难消。而有着相同感受的,不止他一人。却被他抓住了那个小子,也堪称运气。

无咎依旧是站着没动,摇头微笑:“嘿,你聋了不成,我何曾说过要逃……”

巴牛的脚下一顿。

他带来的三位筑基高手,左右散开,各自召出飞剑,便要摆出一个合围的阵势。

巴牛难以置信道:“你……你要与我硬拼?”

而他话语未落,便听身后“叮当”作响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