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章 坑中之坑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与书友的月票支持!

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!!!

…………

巴牛长老,很是难以置信。

他带着一个弟子,顺着暗河飞瀑,来到了大坑之中,遇见了石臼与阿果。当他获悉了原委,并未感到意外。无咎的凶悍狡诈,他是早有领教。这也是随后追来的缘故,他要亲手对付那个小子。谁料晚了一步,再次折损人手。他颇为愤怒,即刻搜寻起来。

倒也侥幸,无咎没有走远。

不过,那小子的同门,已吓得逃窜,而他本人却留在原地,全无半点的惧色。还说什么,硬拼一回?即使他修为筑基,也不过是个小辈,便想着以一己之力,硬拼四位仙道高手?

而更加难以置信的并非如此,石臼三人的飞剑竟然“叮当”掉在地上……

巴牛看向左右,愕然道:“磁石……”

适才早有察觉,怎奈无暇多顾。眼前的这片所在,可谓坑中有坑。便是这坑中之坑,蕴含着强大的磁石之力。一旦祭出飞剑,旋即便将被磁力吸住而难以施展。便在石臼三人忙着抓起飞剑,几张符箓突如炸响——

“轰——”

随着阵阵轰鸣,列焰飞溅,还有纷乱的兽影,带着凌厉的杀气狂扑而来。

巴牛察觉不妙,急忙喝道:“谨防偷袭,躲开——”

他在提醒石臼三人躲开,而本人却不躲不避,大袖挥卷,双掌齐出。顿时雷鸣震耳,两道火光轰然而出。雷火所致,符箓之威大减。他趁势往前,“喀喀”又是劈出两道雷火,并发出一声大吼:“无咎,我要让你神魂俱灭——”

不愧为人仙的高手,轻易便化解了符箓的攻势。攻守逆转,瞬息及至。

无咎出手偷袭之后,却转身急蹿。

他之所以留在原地,并非狂妄。如其所说,既然无处可逃,倒不如借助地利之便,拼上一回。而地利之便,则为磁石之力。一旦飞剑无用,法术神通的威力亦将大减。而自家凭着一身坚硬的筋骨与一双铁拳,应该能够周旋下去。这也是他琢磨半宿,想出来的一个对策。而对手乃是四人,还有一位人仙。稍有不慎,那就是自寻晦气。果不其然,巴牛极为强悍。所施展的雷火,虽威力不复从前,却依然不可小觑。且避敌锋锐,伺机而为。

而往常一步十余丈,眼下不过三、两丈。磁石之力,不仅能够吸住飞剑,阻碍法术神通,对于行动,也稍有迟滞。所幸两脚快起快落,倒也能够辗转腾挪而灵活自如。

“轰、轰——”

无咎刚刚蹿出去七八丈远,两道雷火砸在身后。霎时火光四射,烈焰带着火星狂扫而至。他躲避不及,反手一甩。雷鞭出手,“喀、喀”一串响雷回敬过去。虽然威力不抵对方的三成,却也堪堪挡住了焚身之劫。而他尚未缓口气,迎面两人扑来,二话不说,“砰、砰”扔出几张符箓。

石臼与阿果,两个六神门的筑基弟子。此前吓得不敢应战,如今有了人仙前辈撑腰,竟也变得极为强悍。

而飞剑无用,改成符箓。如法炮制,学得挺快。

不过本人还有一招,那就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

无咎抬手抓出一沓张符箓,便冲着石臼与阿果砸了过去。而与此同时,巴牛的雷火再次呼啸而来。他急忙催动法力,抽身横移。曾经神奇的闪遁术,仅仅遁出去十余丈便已余威不再,而籍此摆脱重围,却堪堪可用。他去势一顿,又是一道人影挡住去路。乃是另外一位筑基弟子,双手齐挥,“嗖嗖”几点暗影飞来,竟来势凌厉而古怪莫名。

咦,竟是几块拇指粗细的石头?

无咎不敢大意,闪身再躲。谁料那几块石头突然炸开,霍然化作几道刺眼的光芒而快如闪电。他惊奇之际,已无处躲藏。“砰、砰”闷响,胸口连遭重击。他顿时双脚离地,“呼”的一声倒飞出去。直至四、五丈外,“扑通”摔个实在。而他周身光芒微闪,旋即翻滚两圈而又猛然蹿起,却依然收脚不住,兀自“蹬蹬”后退而暗暗惊愕不已。

所幸坤元甲护体,免却伤害。而那石头状的东西,是何等样的符箓,怎会如此厉害,竟然叫人招架不迭?

而那位玄武谷弟子,也是大为诧异。与人对阵,他从未失手。

“喀喀”又是雷火呼啸,紧接着片片符箓炸开。十余丈方圆之内,顿时化作火海而杀气狂虐。

巴牛带着石臼、阿果,步步紧逼,强攻不断。他见无咎已呈现颓势,不失时机喝道:“阿世,快快祭出你天狼门的狼牙符,务必将他灭杀于此……”

天狼门,并不陌生,与四象门、雷火门等等来历相同,乃是依附于星云宗的十三家仙门之一。而那石头状的东西,果然是一种符箓,名作狼牙符,威力很是不俗!

无咎尚自震惊,阵阵杀机已从身后强袭而来。左右躲避不得,也招架不得。以一敌三,铁定吃亏。而正前方的那个叫作阿世的家伙,再次举起几枚狼牙符。他一咬牙关,抓出一沓符箓抛向身后。又是电闪雷鸣,威势狂乱。他借势急蹿,瞬间扑到了阿世的面前,不容对方出手,再次抓出一块玉符而抢先砸了过去。

阿世只觉得光芒爆闪,“砰”的炸开一团白雾。与之刹那,他整个人已被白雾笼罩。尚未来得及躲避挣扎,竟然僵立原地而动弹不得。他蓦然一惊,失声道:“昊日门的蔽日符……”

看来昊日门的蔽日符,在玄武谷中的名头不小。

而无咎祭出比如副之后,并未罢休,往前急冲,顺势抬手而腕子一抖。雷鞭呼啸而出,却不见雷声,也不见火光,只有一道银光去若蛟龙。

阿世尚在拼命挣扎,已堪堪冲破白雾的禁制,谁料那怪异的雷鞭当头罩下,瞬间已将他的四肢给死死捆缚。他慌乱无措,惊恐难耐。而一道人影急冲而至,竟将他“砰”的撞飞离地,旋即又将他抓住而扛在肩头,就此一路飞奔起来。

这是要干什么,放下我……

阿世的身躯高大,却被比他矮了半头的人,给生擒活捉,并扛在肩头。且雷鞭紧缚,又挣扎不得。他又惊又吓,扯开嗓门便要叫喊,而喊声尚未出口,一只拳头“砰”在砸在脸上。拳头势大力沉,差点砸破护体灵力。即使侥幸,也震得脑袋发蒙而鼻眼发酸。而一切并未终结,只听道:“交出狼牙符,不然我打死你……”

话语朴实,简扼明了。却又野蛮,而粗暴。

就是想要狼牙符,不然便是铁拳索命。

阿世好歹也是筑基五、六层的高手,众目睽睽之下,岂肯示弱,拼尽全力大喊:“长老救我……”

呼救声才起,“砰、砰”招来一通拳头。

阿世强行忍受,苦不堪言。

所幸巴牛长老,就在不远处。他与石臼、阿果,飞扑而至。又是雷火不断,符箓炸响。还有巴牛长老的怒吼声,在咆哮的杀气中回荡:“无咎,你给我站住……”

却没人站住,只有十余张符箓应声砸来。

无咎肩扛着阿世,依旧是健步如飞。他堪堪躲过雷火与符箓的轰炸,并未就此远逃,反而扭头扎进乱石堆,然后又左右迂回,在四周转起圈子。

巴牛带着石臼、阿果紧追不舍,攻势不断。眼睁睁看着就要追上,形成合围,却又总是被无咎借助石堆躲开,每每功亏一篑。三人岂肯罢休,继续追赶。而无咎只管抛出符箓加以阻挡,稍稍逃脱,再挥拳猛砸,口中叫嚷:“交出狼牙符,我打……”

此时,阿威、阿雅、阿胜等六人,早已逃到了大坑的边缘,而回首俯瞰,又不禁停下脚步而各自目瞪口呆。

只见偌大的坑底,乱石堆间,依旧是轰鸣阵阵,光芒闪烁。其中的五道人影,犹自来回飞窜而追逐不停。

不,应该是四人。

某人扛着一人呢,带着另外三人兜着圈子,原本是惊心动魄的混战场面,却因他疯狂的举动,而多了几分诡异的情景!

阿威道:“他果然胆大过人,竟敢以一敌四……”

阿雅道:“他借助地利之便,倒也有勇有谋……”

阿胜道:“那可是人仙的前辈,他太莽撞了……”

冯田道:“无咎师兄的筋骨之强,堪比四象门的高手。倘若抛开飞剑与法术神通,巴牛前辈也不过比他稍胜一筹。而无咎师兄,不仅身手敏捷,且极为擅长贴身打斗,又擒得人质在手,巴牛长老投鼠忌器,未必占得便宜……”

阿猿道:“难怪他扛着阿世不撒手,原来如此。不过,无咎他面对巴牛长老,且以寡敌众,能够在混战之中生擒一人,着实了得,放眼贺洲仙门,实乃数百年一遇的菁英之辈……”

“哈,阿猿师兄错了!”

便在众人惊叹之际,阿三竟不以为然的笑了笑。他像是看透了某人的阴谋诡计,感慨道:“师兄的为人啊,我太熟悉不过了。他无非想要抢夺天狼门的功法,而不惜以身犯险。如此穷于算计,欲壑难填,且毫无情怀之人,只怕到头来害人害己!”

他好像要表明所言无误,忙又抬手一指:“诸位快瞧啊,师兄又在索要功法,他撑不住了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