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一章 为什么呢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南部项目、o老吉o、书友shen8190、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不知觉间,日头偏移。

随着光明远去,四方渐趋黑暗。

一场追杀,仍在继续。

但见雷火与符箓的轰鸣中,坑底的乱石堆间,几道人影倏然而左,倏然而右,场面混乱,而又惊心动魄。

正如所说,有人撑不住了,却并非无咎,而是他肩抗的阿世。

阿胜被银色的鞭子捆住,根本挣扎不得。当拳头砸来,他只能硬撑。而拳头太重,且猛,砸在脸上,着实不堪消受。而无咎每回躲开巴牛、石臼与阿果的袭击之后,便将怒火发泄在他的身上。哎呦,一拳接着一拳。似乎不解恨,还连声叱道:交不交出狼牙符?再不答应,我打……

自从踏上仙途以来,何时受过如此的摧残与蹂躏啊!而随着护体灵力的流逝,渐渐的头晕眼花,渐渐的神志迷糊,也渐渐的心生绝望!

这个无咎,果然是凶残狡诈。倘若逃往远处,他早已身陷重围。而他如今只在数十丈的方圆内转着圈子,借助乱石堆的遮挡,以及地下磁力的阻碍,使得巴牛长老与石臼、阿果难以放手施为。况且他始终不离三人的身后,彼此混战一团而不分敌我。照此下去,即便不被拳头打死,也要被三位同伴误伤致残。

苦啊!

一个仙门弟子,筑基的高手,被人生擒活捉也就罢了,还要当众受到毒打!

而巴牛长老,明明近在咫尺,不仅救不了自己,还被符箓砸得狼狈不堪。石臼与阿果,早已耗尽了各自的符箓,虽然跟着追赶阻截,却两手空空。而某人的符箓,取之不竭……

“砰、砰——”

又是铁拳砸来,阿世禁不住呻吟道:“哎呦,住手——”

他懂得利害权衡,他在求饶。

拳头稍歇,旧话重提:“交出狼牙符!”

话语声,很急促,却理所当然,并透着胁迫的蛮横。

“恕我有心无力……”

阿世的双臂双手,被捆得铁牢。他伸着手指上纳物戒子,示意道:“能否宽松一二……”

便于此时,两道雷火到了身后。

神识中看得清楚,阿世的心头打颤。

那是巴牛长老的雷火印,很厉害的一种法术,虽不比往常,却也威力强劲,倘若落在身上,不死也要褪层皮。

忽而去向左转,身子甩动,吓人的雷火,“咣当”砸在身后的地上。

阿世松了口气,却又忙道:“莫要打我……”

而无咎躲过一劫之后,并未挥起铁拳发泄怨气。

阿世尚在侥幸,只觉得身子腾空而起。他又吓得心头一紧,人已凌空越过一块石头,周身的束缚猛然一松,旋即“扑通”落在地上。

咦,获释了?不用挨打,也不用担心送命了?

阿世暗暗窃喜,落地刹那,举着纳物戒子虚晃一下,瞬即抓出几张符箓便要祭出。

却见无咎从头顶飞掠而过,好像早有所料,竟呲牙一乐,挥手便是一把短剑狠狠扎下。

阿世蓦然一惊,拼命躲闪,为时已晚,护体灵力“喀嚓”破碎,一把短剑穿透大腿而“砰”的扎在坚硬的地上。他疼得“嗷嗷”惨叫,旋即手上一空,戒子飞走,而抢了戒指的人影,已快如鬼魅消失在另一块大石头背后。

与之瞬间,又一道人影落在面前。

“嗷嗷……长老……”

阿世瘫坐在地,仰望巴牛长老,惨叫声断续,满脸的痛不欲生。

一把尺余长的短剑,将大腿穿透了一个血窟窿,并插入坚石三寸,俨然是将他钉在地上。这该多狠的手段,差点废了他的一条腿啊!

巴牛看着阿世的惨状,一张赤红的面皮透着异样的血色。他不予多说,伸手拔起短剑“当啷”扔在一旁。

阿世的大腿顿时血喷如注,他不禁又是惨叫:“啊——”

巴牛的火气难耐,叱道:“料理伤势……”

而话语声未落,远处再次传来两声惨叫: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巴牛脸色一变,禁不住闭上双眼。

不用多看,石臼与阿果,正要迂回拦截,却分别遭到了偷袭。一个被短剑扎透了肩胛,一个被短剑刺透了胸口,虽然没有致命,却已双双倒在地上而挣扎不起。

仅稍稍耽搁,形势逆转。

而那偷袭之人,终于不再逃窜,还频频招手,一个劲地呼唤:“巴牛,本人在此……”

巴牛慢慢睁开双眼,牙缝中蹦出两字:“可恶——”

只见无咎跳上一块石头,挽着袖子,晃动拳头,兀自挑衅道:“比比拳头如何……”

天色已黑暗下来,而惨叫声犹在空旷中回荡。而其中夹杂的挑衅的话语声,更是令人难以忍受!

巴牛冲着那个嚣张的人影投去恨恨一瞥,没有作声。他径自走向石臼与阿果,帮着拔去了短剑。而后又将两人带到了阿世的身旁,以便相互有个照应。

短剑极为寻常,也没有加持法力,而强行撕破护体灵力,再穿透身子,留下的伤势同样的惨重。而那个小子伤人之后,随即弃剑。显然是早有预谋,且极为的果断。如今又要比拼拳头……

“来啊,大战三百回合——”

无咎站在石头上,继续叫嚷。嚣张的架势,简直就是无法无天。

而此前的凶险,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。连番的周旋呢,足足持续了小半时辰。那可是三位筑基高手与一位人仙高手,想要在其中穿插并趁机反攻,与猛虎恶狼嬉戏也没两样,仿如行走刀尖一般的艰难。之后又扛着一个大汉奔跑,更添几分的曲折。而运气不错,总算是废了三头恶狼,如今只剩下一头猛虎,依然不能掉以轻心!

“嘿,容我来口酒……”

无咎似乎等得不耐烦了,竟拿出酒壶,冲着远方遥遥致意,昂头来了一口酒。旋即又咂巴着嘴,回味深长道:“啧啧,一口酒,一分胆量,不让宵小逞凶狂;一壶酒,十分豪情,战天斗地惊八方……”

远处的大坑边缘,一字排开站着六道人影。

虽然黑暗降临,且相隔甚远,而修士的目力不比寻常,坑底的情形还是能够看个明白。当三位玄武谷的筑基高手相继遭到重创,持续不断的混战就此中止,曾经以寡敌众的场面,也变成了一对一的挑衅。

远观的众人难以置信,又一个个愕然莫名。

阿三却好像早有所料,摇头叹道:“我的师兄,就是这般的狡诈、这般的毒辣!一旦他要杀人,便诡计连环,后手不断,防不胜防啊!若是得罪了他,天呐——”

突然想起了掐脖子踢屁股,他禁不住打了个冷战。

阿胜“嗯”了声,深有感触:“昨日见他摆弄符箓,还当他贪财炫耀,谁料他深谋远虑,心机可见一斑!阿三,你以后多加谨慎哦!”

“师叔,你不懂他。他那人念旧,何况你我与他交情过深!”

“我不懂他?胡说八道!交情过深?这倒不假……”

“师叔,你与阿三,最为熟悉无咎,弟子请问……”

阿猿打断阿三与阿胜的对话,问道:“无咎他明明能够杀了三位筑基高手,缘何又手下留情呢?”

阿威不假思索道:“仅凭拳头,难破护体灵力,况且巴牛长老步步紧逼,岂能容他随意杀人……”

冯田回头看向左右,欲言又止。

阿雅则是裙袖轻拂,露出手腕。她腕子上缠着一根鞭子,名为如意索,又叫缠金鞭。她眼光闪烁,转而又凝望着远处的那道人影,轻声道:“不,他故意留下那三人的性命……”

阿威不解:“为何……?”

“哦,原来如此……”

阿三恍然大悟,忙又压低嗓门:“师兄重创三位筑基高手,却伤而不死,只为拖累巴牛长老,真的好卑……”最后一字尚未吐出,他抬手捂嘴,旋即又伸手一指,惊咦道:“咦,师兄他与你我敬酒呢,如此目中无人,巴牛长老岂肯饶他……”

众人循声看去,屏息凝神。

无咎脚下的石头,便是那个所谓神人的半截头颅。只见他高高站着,饮了口酒,然后举着酒壶,洒脱示意:“巴牛长老,要不要来口苦艾酒。此酒壮胆哦,嘿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他竟咧嘴笑了,嚣张的神态中,透着几分邪狂之气。

自从来到域外,难有挥洒放纵的时候。而一旦他放开顾忌,他还是当年的那个仙门鬼见愁。只是他的性情中多了几分深沉,或者说多了层风霜的痕迹。

巴牛将三位筑基弟子安顿一处,慢慢转过身来。他既为玄武谷的人仙前辈,总要有所兼顾。何况阿世三人尚且活着,且顺便照看一二。见某人嚣张依旧,他喘了口粗气,强抑怒火,冷冷出声:“无咎,你可知晓,象垓长老最想杀你……”

无咎举着酒壶,呷了口酒,然后脑袋一歪,疑惑不解:“象垓长老?我与他无冤无仇,为什么呢……”

他好像很无辜,无辜的如同他那张年轻而又清秀的面庞,似乎他从来不曾沾染过世俗的侵蚀与玷污,只是他闪烁的眼光中透着狡黠的笑意。

巴牛的性情阴沉,再加上浓须赤脸,话语不多,为人难以捉摸。

他迈开脚步,哼道:“哼,你是苦海子留下的余孽!”

无咎微微一怔:“从何说起……?”

巴牛脚下不停:“我且问你,苦海子人在何方?”

无咎摊开双手:“你问我,我又问谁呢?”

巴牛的两眼中厉色一闪,突然腾空跃起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