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四章 以己度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无仙粉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火光熄灭,四周归于黑暗之中。

巴牛,腿上插着两把短剑,一瘸一拐跑远了。那位人仙高手渐渐的消失在大坑边缘的丛林中,没了踪影。

无咎虽虚张声势,而追赶两步,就此作罢,随即摇晃着身子,竟慢慢瘫坐下去。不忘顺手摸出几粒丹药扔进嘴里,然后闭上双眼而疲惫地喘了口气。

疯狂过去,有种虚脱的恍惚。

以他筑基的修为,根本拼不了人仙的高手。所幸他的力气不输巴牛,再以坤元甲护体,趁着对方的防备松懈之际,终于扎了两剑。那家伙遭到重创,吓走了。而他本人却已拼尽了力气,真的累坏了。何况硬撑了数记雷火印,着实难以消受!

至于同伴,已从六人,变成五个,本该避免,唉……

阿威、阿雅、阿胜,以及冯田、阿三,则已返回原地,慢慢凑到一起。既然巴牛长老逃了,便也没了凶险。而当众人面对地上的一堆灰烬,皆默然无语。

阿猿死了!

他没能躲过的巴牛长老的愤怒一击,被烧成了灰烬。人仙长老对付羽士小辈,太过于轻松随意。而他本来不该这般死去,可见命运的无常,总是叫人无所适从,而又防不胜防!

死则死矣!

身为修士,谁也不知道能否活到最后,而人在仙途,依然还要走下去。或许一不小心,便抵达仙道巅峰呢。既然心怀期望,便要执着不辍。再者说了,也停不下来。这条路有进无退,非生即死!

巴牛长老,竟然逃了?

一位人仙,带着带着三个筑基高手,以四敌一,不是应该毫无悬念吗?结果相继遭到了重创,只剩他这个前辈人物。他却留下了几堆灰烬,与一声维系颜面的叫嚷,然后带着腿上的两把短剑,匆匆忙忙的落荒而逃!

巴牛长老的对手,何方神圣?

一个曾经的羽士弟子,突然有了筑基修为,从此更加的嚣张,死在他手下的筑基同道也日渐增多。而如今筑基高手,已不放在他的眼里。他竟然打败了巴牛长老,并逼得那位前辈跑掉了,头也不回啊,要多狼狈有多狼狈!

而这位弟子,又是何人?

无咎,当真是鼎鼎大名!

他就坐在不远处的地上,悠闲自在的闭目静坐!

众人守在原处,东张西望,又面面相觑,没谁再想离去。此地凶险已无,切忌乱走乱撞,倘若遇到了巴牛长老,那才是倒霉呢!阿猿死了,而逃生之路仍将继续!

阿胜迟疑片刻,迈开脚步:“有道是,除恶务尽。放走了巴牛长老,后患多多……”

阿威点了点头,附和道:“本该乘胜追杀……”

阿雅轻声示意:“此乃我珍藏的丹药,恢复体力最为有效!”

阿威伸手阻拦:“师妹,此丹来之不易,岂能送人?”

阿雅拂袖一甩,脸色不悦:“无咎以一己之力,打败了玄武谷的四位高手,更是不易!”

“却不该放走巴牛长老啊……”

“你何不追去?”

“师妹,为兄虽然莽撞,却有自知之明……”

“两位师叔,错怪了无咎师兄!他拼尽了全力,方才已是强弩之末。怎奈巴牛长老不辨虚实,否则下场难料呢!”

“冯师兄,你所言有理!我早已看出师兄的诡计,所幸赶来不晚……”

无咎依然闭着双眼,静静独坐。

五位伙伴走到近前,吵闹声不断。

一阵香风轻轻飘来,柔媚的话语声随之响起:“无咎,此丹送你……”

无咎睁开双眼。

一道婀娜的身影,款款到了面前。近在咫尺,喘息可闻。体香魅惑,芬芳怡人。尤其她俯身放下丹瓶,丰腴的胸,玲珑圆润的腰肢,更添几分动人韵致。还有金色的长发,在黑暗中依然那么的飘逸柔美。旋即又是明眸闪烁,便如春夜泉涌,透着无尽的风情,给人无限的遐想……

谁料想一声叱呵传来,顿时大煞风景。

“哼,师妹,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兄?”

阿威冲了过来,伸手便要抢夺丹瓶,却有所顾忌,猛然止步,只管狠狠瞪着两眼,愤怒的面容已变得扭曲狰狞。

阿雅的脸色微微一红,似有羞怒。她咬着嘴唇,便要发作。

无咎摇了摇头,抓起丹瓶抛还过去:“我不缺灵丹妙药,多谢阿雅前辈!”

阿雅接过丹瓶,稍稍意外。

阿威却是松了口气,趁机道:“无咎,我倒是藏有两瓶丹药,不妨送你……”

无咎又是摇头,以示拒绝。他的眼光掠过众人,无意之中冲着冯田咧嘴一笑。而对方却神情如旧,生人勿近的德行。他收敛笑容,转而轻叹:“唉,阿猿死得冤枉啊!”

“生死有命,奈何……”

阿胜重重点头,深以为然的样子,却又微微诧异道:“死得冤枉,又从何说起呢?”

阿威与阿三附和——

“巴牛长老虽然中剑,毕竟是位人仙的前辈……”

“只怪阿猿师兄躲避不及,又能怪谁呢……”

无咎的眉梢一挑,叱道:“若非诸位赶来,阿猿怎会惨死?”

阿胜忙道:“此言大谬!”

阿威道:“杀了阿世三人,岂不是助你一臂之力?”

阿雅道:“无咎,我等并无恶意!”

阿三道:“师兄,你内心憋屈,却不好迁怒他人哦!”

无咎忍不住提高嗓门:“我打伤阿世三人,却未下杀手,便是要让巴牛心存顾忌……”

阿三道:“哈,师兄休怒!你试图拖累巴牛长老的诡计,已被识破,不必多说……”

“放屁!”

无咎放声大骂,许是怒气所致,衣袍猛然鼓荡,竟杀机隐隐。阿三吓得脸色微变,转身便跑。他无暇追究,继续怒道:“我不杀阿世三人,巴牛便不会冲着诸位下手。两害相权之下,他自有取舍。而他一旦穷凶极恶,诸位谁能侥幸逃脱……”

阿三已跑出去二、三十丈远,不见有人追来,他停下脚步,辩解道:“师兄,是你得罪了玄武谷,因而牵累了玄天门,却又怎能责怪他人……”

阿威不满道:“留下阿世三人,便是留下祸害。我等前来相助,实乃好意。而你不领情也就罢了,岂能胡乱埋怨呢?”

阿胜附和道:“无咎,切忌以己度人!再者说了,你又怎能知晓巴牛长老的心思呢?若被误解,还当其中另有隐情!”

“我以己度人,我另有隐情?”

无咎愕然,出声打断:“胡说八道……”

阿胜却是摆了摆手,劝说道:“杀了阿世三人,亦算是为了阿猿报仇!之所谓一报还一报,正是这个道理!而巴牛长老吃了大亏,铁定不会罢休!快快歇息一二,众人的生死安危,还要指望你呢!”他也转身走开,又不忘带着长辈的口吻嘱咐一句:“嗯,不可居功自傲!”

众人随之纷纷散去,没谁多作计较,似乎方才发生的一切,是那样的是理所当然。

只留下无咎坐在原地,犹自瞠目无语。

直至半晌之后,他这才吐出一口闷气。

正如所说,句句属实。之所以没有杀了那三个玄武谷的筑基弟子,便是为了顾及同伴的安危。而如此用心良苦,依然躲不过众人的私欲作祟。果不其然,阿猿惨死。却没谁认错,反而一个个振振有理!

或许,错的是自己。

这帮家伙,没有神洲的道统传承,又何来的仁义道德,倘若再以惯有的眼光待之,可不就是以己度人而自讨没趣!如此想来,所谓的礼仪教化,也不过是一种自我修行。遑论人性、兽性,只求一个心安理得。而我本神洲人氏……

无咎再次摸出几粒丹药扔进嘴里,继续吐纳调息,却又总是心神难宁,禁不住抬眼瞥去。

几丈之外,那个神人的头颅化石,犹然睁着两个黑窟窿,似乎也在岁月的迷途中默默沉思……

当又一缕光亮从天而降,已是三日过后。

始终不见巴牛长老现身,使人心生疑惑而又暗存侥幸。或许那位人仙的前辈,已离开了大坑。

无咎从静坐中醒来,几位伙伴凑到近前。

阿雅似乎带着微笑,眼光盈盈,却又手拈发梢,左顾右盼。日光的照耀下,婀娜的身子与飘逸的金发倍加迷人。

而阿威则是盯着他的师妹,神色狐疑。转而又看向某人,见对方两眼迷离,他禁不住哼了声:“哼,你我耽搁不得,当速速离去!”

“无咎,有无大碍?”

阿胜倒是问候一句,却又忍不住担忧道:“倘若再有玄武谷的高手追来,只怕不妙啊!”

阿三跟着催促:“不好故作深沉,师兄回个话呗!”

冯田依然默不作声,矜持之中不失稳重。

明亮的日光下,五道人影也仿如罩了一层光芒,各自眉目清晰,且又神情各异。再加上不远处闪烁白光的石头,交织出一个奇异的场景……

无咎依旧是两眼迷离,神情恍惚。好像在分辨着石头与人的区别,一时有些糊涂。而不消片刻,他甩着长袖站起身来,已是神色清明而精神饱满。他悠悠舒了口气,咧嘴一笑:“走吧,且寻一条捷径,远离这大坑!”

歇息三日,他消耗的体力也找回了八、九成。

该是动身的时候了,却不知捷径又在何方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