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六章 虚张声势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墨竹赤莲、书友3172448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巴牛长老在此?

不怕那位前辈闭关疗伤,也不怕他远去,就怕他没走,尤其是怕他躲在暗处。人仙的前辈啊,一旦被他窥伺偷袭,没人能够抵挡,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。这也是众人急着逃出大坑的缘由,唯恐不测而重蹈阿猿的覆辙。

不过,一路寻来,极为小心,始终未见异常,而无咎又怎会发现哪位高人的踪迹?

遑论真假,躲开为妙。

众人大惊,急忙退后。

阿威犹自疑惑难耐,扬声叱问:“巴牛长老何在?”

转瞬之间,几位伙伴躲到了二、三十丈外。

而四周毫无动静,只有某人拎着一把黑剑,独自站在原地,昂头张望之余,竟同样有些疑惑:“是啊,人在何处呢……”

言外之意,他也不知道巴牛长老的下落。

阿威与阿雅、阿胜面面相觑,转而怒道:“你既然不知,又岂能危言耸听……”

阿三跑到山坡下的一块石头旁边,兀自摆着逃跑的架势而满脸的惊慌。他眨巴双眼,慢慢站起了身子:“哎呦,吓死我了!师兄又在虚言欺诈,我早该知晓……”

而话音未落,便被骂声打断——

“狗东西,闭嘴!”

无咎张口骂了一句,头也不回,斜伸的右臂猛然一抖,所持的五尺长剑“嗡嗡”作响,随之迸发出丈余的黑色剑芒。分明钝剑无锋,而此时的剑芒却是透着骇人的锋锐之势。他双眉倒竖,厉声又道:“巴牛,再不给我滚出来,我斩断你的四肢,踢烂你的屁股!”

阿三只觉有趣,笑道:“哈,巴牛长老的屁股硬着呢,不似我这般的好欺负!”

阿胜冲着阿威与阿雅摇了摇头,埋怨道:“无咎,莫要羞辱前辈人物!”

“什么狗屁前辈,我照打不误!”

无咎依然煞有其事般的怒骂,抬剑一指:“巴牛,怯懦小儿,三息之内再不现身,我让你后悔终生!”

他的嚣张与霸道,叫人叹为观止。而依然没有回应,也不见任何的动静,只有他一人在举剑痛骂,使得原本窒息惶恐的场面,突然变得诡异起来。或如所说,他在虚张声势。

阿胜抬脚往回走来,催促道:“行啦,莫再耽搁……”

谁料便于此时,那被青苔覆盖的狭长石缝之中,突然光芒闪烁而“喀喇”炸响,旋即两道雷火与一道剑光带着凌厉的杀气呼啸而下。随之霍然蹿出一道人影,扬声怒喝:“可恶,该死——”

阿胜骇然变色,再不敢往前半步,转身暴退,急忙摆手:“快走——”

根本不同招呼,几位同伴便如惊弓之鸟而呼啦散去。

与之瞬间,“轰”的一声闷响。

无咎没走,也没躲,却微微瞠目,旋即心头一横而双手持剑猛然往上劈去。顿然光芒刺目,杀机怒卷。闷响声中,人往后飞,直至十余丈外,仓促落在山坡上,脚下又荡起一串碎石,这才堪堪止步,犹自摇摇晃晃而脸色发白,且双臂颤抖,五尺长剑即使恢复了原状也威势不再。

与此同时,一位中年壮汉落在石缝前,正是巴牛长老,竟也脚步踉跄,而气喘吁吁,还有一道淡弱的剑光在身旁盘旋,他的整个人显得颇为疲倦。尤其他的两条大腿上带着乌黑的血迹,更添几分狼狈。浅而易见,他的剑伤并未痊愈。

阿威、阿雅等人已跑了数十丈外,抵近了古木丛林的边缘,这才一个个停下脚步而回头张望。

只见巴牛长老缓了口气,抬手抓起飞剑,便要继续发作,却好像有所顾忌,旋即面带狐疑而冷冷出声:“无咎,你怎知我躲在此处?”

可恶,且该死的人,就在十余丈外,看似并无大碍,只是胸口起伏而显得神情凝重。

而不消片刻,无咎已恢复常态,双臂也不抖了,竟呲牙一乐:“嘿,纯属猜测!”

巴牛的脸色一沉:“你……”

远处的阿三冲着三位师叔与冯田连连耸肩,又摇头感慨状。他太熟悉他的师兄了,果然不出所料,所谓的猜测,说白了就是瞎蒙。而阿威等人并未理他,各自凝神关注着这边的动静。不管怎样,一波三折,真真假假而惊险不断,叫人再也不敢大意。

无咎往前走了两步,“砰”的长剑杵地,很是轻松,有恃无恐道:“巴牛,你离去之后,我便暗中留意,却始终未见你远逃的迹象,为此我颇感不解。而行到此处,无意发觉,天地禁制之力稍弱,诸般神通或能施展一二。于是我便想啊……”

好像陷入沉思,而他的胸口再次微微起伏。

巴牛依旧是神色狐疑,两眼中的杀机隐隐。

无咎沉吟片刻,又道:“你的腿伤并不致命,只须稍加收拾,便可行动无碍,故而你不会躲起来疗伤。而你又迟迟不见踪迹,唯一的缘由,便是躲在暗处,等待着偷袭报仇。至于你躲在何处呢……”

他像是在卖关子,关键时候,顿上一顿,或者借机喘口气。少顷,接着说:“为了偷袭得手,当然是躲在要道之上!而这道石缝乃是所知的唯一出路,且便于藏形匿迹,我猜你必然躲在此处,于是召唤几声,你倒是乖巧听话,嘿、嘿……”

笑声得意,且透着捉弄的恶趣味!

而愈是如此,愈是叫人难以忍受。

巴牛只觉得两眼发黑,禁不住重重的闷哼一声。

虽说剑伤并不致命,而左右大腿,各中一剑,扎透了啊,已损及经脉与筋骨。即便匆匆收拾,能够勉强行走,却殃及法力修为,只怕没有三、两月而难以大好。却也没工夫闭关疗伤,总不能放任这群元天门弟子逍遥法外。恰逢这条石缝,便施展遁法藏于其中,且等着一帮小辈攀爬之际,便趁机偷袭。一旦杀了可恶的无咎,余下弟子不足道哉。谁料如此万全之策,竟被识破……

不,没有识破!

且听听什么叫召唤几声,什么叫乖巧听话?

那是辱骂!

自己好歹也是人仙的长辈,竟然遭到小辈的辱骂,且极其的恶毒。试问,谁能忍受?

忍无可忍,愤然出手!

而狠狠之下,竟然没有伤了那个可恶的无咎。不是他的修为高强,而是自己的法力不如从前。何况他好像有宝物护体,且力气惊人,又不畏雷火,倘若再次贴身缠斗,下场如何还真的难以预料!

不过,他终究只是一个筑基的小辈!

“无咎……”

巴牛喘了口粗气,强抑怒火,召唤一声,沉声又道:“我眼下的修为,已不足从前的三成。你的修为,堪比筑基的圆满。若敢与我放手较量,我或许饶你一回……”

阿威等五人,依然守在树林的边缘,并渐渐凑到一起。但有不测,随时都能逃入林中。而目睹着石缝前方对峙的两道人影,各自忍不住窃窃私语——

阿雅:“巴牛长老,虽伤势在身,法力不济,而他的人仙修为,又岂止三成,他在诱骗无咎呢!”

阿威:“这便是一报还一报,谁让他欺诈在前呢……”

阿雅:“师兄……”

阿威:“啊……我并非心胸狭窄,我也愿他逢凶化吉!”

阿胜:“我当年将他带出千慧谷,便知他前途无量。他如今的对手,已非等闲之辈……”

阿三:“瞧瞧啊,师兄他这回自找苦吃呢。那可是人仙前辈,师祖般的人物。如今正面较量,他断无侥幸之理。也该有人教训了他,太猖狂了……”

冯田:“……”

与此同时,猖狂的笑声响起——

“哈哈,你饶我一回……?”

无咎的双手抓着剑柄,放声笑着,身子晃着,轻佻而又随意。尤其面对一位人仙长老,他的神态举止未免过于嚣张无礼。

巴牛闷哼一声,怒火难抑。而尚未发作,微微一怔。

只见十余丈外的那道摇晃放肆的人影,突然没了。而笑声犹在黑暗中回响,并瞬间逼近:“我还怕你跑了呢……”

巴牛急忙散开神识,抬手祭出飞剑,顺势两记雷火印,霎时电闪雷鸣而杀机炽盛。

而笑声犹在近前,飞剑与雷火印竟尽数落空。

巴牛有所察觉,闪身躲避,却腿脚不便,步履踉跄。与之刹那,一道人影冒出,旋即双手持剑,狠狠劈了下来。他忙而不乱,双手齐出。盘旋的剑光呼啸回转,杀气凌厉,解围之际,直奔近在咫尺的对手狠狠袭去。随即又是两记雷火印咆哮而出,更是威势非凡而猛不可挡。

该死的小辈,还是得意忘形。三言两语,终于骗他来个正面较量。而此处没了地磁之力的束缚,人仙高手不容小觑。但有三成修为,务必将其杀之而后快!

巴牛全力以赴,只等着给某人收尸。

不想眨眼之间,一紫一青两道剑光拦住了自己的飞剑,旋即又是一块玉符炸开而挡住了雷火印。近在咫尺的人影又是微微闪动,瞬移身后,紧接着一道黑色的剑芒直奔双腿扫来,还有揶揄的话语声响起:“哎,腿伤如何,再吃我一剑啊……”

明知腿脚不利索,专寻短处找麻烦。

面前“砰砰”炸响,飞剑乱撞,杀气肆虐,蔽日符纠缠,逼得人只能退后躲闪。而势大力沉的玄铁剑,又如毒蛇般乘机而至。

巴牛被迫拔地而起,堪堪躲过偷袭。铁剑却顺势逆卷而脱手砸来,“砰”的狠狠击中他的后背。他人在半空,护体灵力震荡,胸口一闷,不敢停顿,借势往前蹿去。

而某人抓剑在手,大喝一声:“你跑不了——”

……

ps:这几章总写坑,寓意诸多无奈,也很写实,因为昨天老婆去淮河搞防汛,在军营的厕所里,手机掉粪坑里没了,嘿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