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七章 扎你屁股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万道友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巴牛蹿出去七、八丈远,落地踉跄,尚未喘口气,便被喊叫声逼得又羞又怒。

以他的修为与身份,岂能轻易逃走。

他怒而转身,两手交错,盘旋的飞剑倏然回转,继而法诀催动而狠狠劈出一道火光。飞剑之力,加持雷火之威,霍然化作一道四、五丈之巨的烈焰闪电,瞬间撕破黑暗,并发出“刺喇喇”而令人毛骨悚然的震响。

此乃雷火门的一记杀招,若非遇到强敌,或遭遇凶险之际,轻易不会施展。即便此时的威力不比往日,却也绝非一个小辈所能抵挡。而他自认为没有遇到凶险,也没将安危放在心上,只是因为他愤怒了。

没错,出离的愤怒了。

一个人仙长老,众多弟子仰视的存在,却遭到一个小辈的连番暗算,按在地上挨拳头不说,又给大腿上捅了两剑,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啊。而尚未报仇雪恨,竟然再次手忙脚乱而狼狈不堪。

他要杀了那个可恶,而又该死的无咎!

雷火之剑的威力,着实不凡。顿时轰鸣震耳,碎石飞溅。坚硬的山坡,竟被烈焰闪电给轰出一个丈余方圆、尺余深的石坑。而硝烟散去,方才还紧追不舍的人影竟然没了?

巴牛禁不住微微喘息,左右张望,似乎有所察觉,急忙抬手召回飞剑。

与之瞬间,一道淡淡的人影,与一道黑色剑光,突然从身后扑了过来:“吃我一剑……”

这小辈大言不惭,却只懂得暗中偷袭。

巴牛急忙强驱法力,双臂交错而抬手一指。又一道雷火之剑呼啸而去,凌厉的杀气霎时笼罩四方。而唯恐意外,他再次祭出几道雷火印。他要让对方无处躲避,不得不与他正面硬拼。他坚信自己家的修为与神通,足以碾杀任何一个筑基的小辈。

而无咎现身之后,似乎已无暇躲避。他抡剑劈砍之际,狼、乾两把神剑随后而至,可谓三剑齐出而声势非凡。转瞬强攻对撞,轰鸣炸响。他身子摇晃,惨哼一声,嘴角溢血,人往后飞。与人仙硬拼修为,他终究还是远逊一筹。

巴牛得势不饶人,咬牙纵起身形扑去,并双手挥舞,盘旋的飞剑又一次卷起烈焰而势不可挡。他不容对手稍有喘缓,他要发出他暴怒之下的致命的最后一击。

无咎依然在狂乱的杀机中摇晃后退,像是激流中的一叶孤舟而难以自持。所持的玄铁长剑,威力不再。两把神剑,亦消失无踪。眼看着他就要被惊涛骇浪所吞没,却又是身形闪动,倏然横移,接着逆流而上,竟快如闪电般地逼到了巴牛的身前,顺势凌空蹿起而猛然劈出一道剑光。

正是一道剑光,却并非玄铁长剑,而是紫青闪烁,狼剑与乾剑的双剑合一,霍然爆发出两、三丈长的剑芒而威势浩荡。

巴牛不及多想,强凝心神,以全身的法力,祭出一道最为猛烈的雷火之剑。而出手瞬间,突然发觉不远处的人影往下坠去。他隐隐觉察不妙,而杀机的对撞已然爆发。疯狂的杀气反噬而来,竟逼得他身形停滞而往后倒飞。

咦,方才的那一剑,分明出自一个筑基六层的小辈之手,竟堪比人仙一层的修为……

便于此时,有人冷笑:“毁我雷鞭,我扎你屁股……”

巴牛的人在半空,正往下落,尚自诧异,又是蓦然一惊。

只见那个神出鬼没的无咎,躲过了法力反噬,悄然落在地上,再次抓着那把乌黑的长剑,竟反手一剑往上劈来。且声到剑到,异常的鬼魅而防不胜防。“喀”的砸在腿上,竟使得护体灵力发出碎裂的声响。

巴牛慌忙借力腾空,却不想又是两个拇指粗细的石头从某人的手中飞出,“砰、砰”炸开,瞬间化作两道锋利的光芒,从下往上,快如闪电般的狂袭而至。

天狼门的狼牙符!

巴牛有心躲避,为时已晚。

且不说人在半空,无从凭借。雷火之剑施展之后,也尚未回转,危急关头,难以防御。且对手忽左忽右,忽上忽下,神出鬼没,根本躲避不迭。更何况天狼门的狼牙符,极为的刁钻凶猛。

巴牛终于慌神了,被迫祭出两记雷火印,再全力往上蹿起,只想侥幸一时。

而他的两记雷火刚刚出手,一道毒似狼牙的利芒,便“砰”的击中大腿。大腿有伤啊,尚未痊愈,且护体灵力已不堪应付,瞬间崩碎一个豁口。却祸不单行,又一道利芒呼啸而至,“砰”的撕裂护体灵力,而狠狠扎进了屁股。

“哎呦,疼……”

巴牛嘴里唏嘘,失声喊疼,凌空倒栽出去,翻滚了几圈,“扑通”砸在十余丈外的山坡上。他倒也硬气,挣扎而起,却屁股流血,经脉受阻而法力难为。他踉踉跄跄,摇摇欲坠。便是随之而去的飞剑,也无力坠落身旁。

“嘿、嘿——”

无咎不再隐身,也不再东躲西藏,摇晃着站稳双脚,暗暗急喘了几口粗气。而他旋即又佯作轻松,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,嘿嘿笑道:“不疼、不疼啊,再吃我一剑……”

像是在哄骗小儿的口吻,而话语中却杀机凛凛。

再吃一剑?也未必送命。

不过,那两把诡异的飞剑,过于厉害。再加上蔽日符,狼牙符,以及各种隐匿的手段,着实应接不暇。何况心神疲惫,法力消耗殆尽,且再遭重创,竟然伤了屁股,够了……

巴牛的一张红脸,已变得发青苍白,气喘吁吁中,抓出一把丹药扔进嘴里,冲着无咎狠狠瞪了一眼,既不啰嗦也不答话,转身便要离去。谁料稍稍挪步,牵动伤口,差点摔倒,显得极为的狼狈。

“咦,想跑——”

无咎也摸出几粒丹药吞下,却来不及歇息,抬手一指,一紫一青两道剑光呼啸而去。

巴牛的两眼中透过一阵惊慌之色,旋即抓起飞剑,咬紧牙关,拔地而起。竟斜斜蹿出去十余丈,“砰”的落地刹那,再双脚用力,而再次腾空。虽腿脚不便,索性不用迈步,便这么斜起横落,倒也去势极快。眨眼之间,便已蹿到了三、四十丈外。

神剑固然所向披靡,却受制于大坑中的天地之力,看看追到巴牛的身后,已余威渐尽而往下栽落。

而正当杀人的好时候,又怎能轻易放弃。且趁你病,要你命,从来都是无先生所秉持的一个道理,倘若能够杀了巴牛,至少除掉一个强大的对手呢!

“你给我站住——”

无咎抓起他的玄铁剑,撒腿便追,而当他收起落地的两把神剑,巴牛已蹿向古木丛林。他恨恨啐了一口,继续追赶:“你跑不了……给我站住……聊聊家常啊……屁股疼不疼……再吃我一剑如何……”

两道追逐的人影,转瞬消失在丛林的深处。

而叫喊声,仍在黑暗中回荡。

在丛林边缘的另一侧,依然静静站着五道人影。

阿雅的手拈发梢,眼光远眺,腮边含笑,夜色下更添几分魅惑风韵。

阿威的神情错愕,却又脸色郁闷而悻悻暗哼了一声。

阿胜扯着胡须,僵立原地不动。

冯田的神态如旧,只是他的两眼中似乎多了几分忖思之色。

阿三半张嘴巴,两眼瞪着。

须臾,那喊叫声渐去渐远。

众人也终于从纷乱的心绪中回过神来,又面面相觑。

阿三的大眼珠子转动了下,兀自心有余悸:“天呐,巴牛长老竟然败了!我还以为师兄说笑呢,他却有言必行……”他禁不住伸手捂住屁股,好像被扎烂屁股的,不是巴牛长老,而是他阿三本人。

阿威竟叹了口气,这才难以置信道:“巴牛长老乃是人仙前辈,怎会败呢……”

阿雅似乎有些兴奋,道:“一位筑基晚辈击败了人仙长老,着实罕见。而得以亲眼目睹,倒也幸运……”

阿胜摇了摇头,感怀颇深:“击败了巴牛长老倒也罢了,却追杀而去,呵呵……”他抚须强笑,感慨又道:“我千慧谷出了这么一位旷世奇才,真的出乎想象……”

他的话,没人赞同,也没否认,却换来一片沉默。

便于此时,冯田突然出声:“巴牛长老,并非败于无咎师兄之手!”

见同伴看来,冯田不紧不慢接着说道:“先有地磁阻碍,后有天地之力,致使巴牛长老的修为,仅剩下往日的三成。连番遭到暗算,身受重创,法力修为再跌过半,他与筑基圆满的高手已相差无几。而无咎师兄,不仅持有两把极为罕见的飞剑法宝,还掠取了各家的符箓加以相助,且他颇为擅长贴身缠斗。此消彼长,巴牛长老落败亦属寻常,而依我之见,无咎师兄固然大胜,而想要杀了巴牛长老却难……”

听到此处,阿威与阿胜点了点头,深以为然,脸上的神情似乎轻松了许多。

阿三却眨巴着双眼,狐疑道:“既然杀不了巴牛长老,师兄他又何必紧追不舍?”

冯田稍加思索,沉吟道:“无咎师兄的为人秉性,难以猜测,谁又知道呢……”

而话没说完,已被打断。

只见阿三伸出一根手指连连摇晃,恍然大悟道:“不用多想,师兄他为了摆脱你我,借机逃了啊……”

阿威倒是当机立断:“事不宜迟,就此离去!”

阿雅迟疑道:“师兄,不若等等……”

“师妹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