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八章 很意外吗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随便指挥官8的月票支持,感谢各位亲的订阅与红票支持!

提前祝各位友端午安康,诸事顺遂!

………………

两道人影,在黑暗中奔跑不停。

穿过一片片的丛林,越过乱石山,又绕过湖水岸边,然后继续环绕着大坑。不知不觉,几个时辰过去。而一前一后的两人,依然奔跑如初。或许是后边的一人追赶正急,逼得前方的另外一人不敢歇息。如此这般,又是几个时辰过去……

当一道日光乍泄而来,四方顿时明亮起来。

茂密的丛林,熟悉的山坡,陡峭的山壁,还有山壁上那道深深的缝隙。而此前守在此处的几位元天门弟子,均已消失不见。其中有阿威、阿雅、阿胜、冯田,以及阿三。

巴牛再次蹿起身形,不过七、八丈,又匆匆落下,旋即踉踉跄跄,差点摔倒在地,好像是慌不择路,竟一头冲进石缝之中,“砰”的撞在石头上,再也无路可去。他被迫转过身来,背抵着石壁,大口大口喘着粗息,又伸出一只手连连摇晃:“且……且慢……”

他的下身沾满血迹,有绽开的旧创所致,而屁股上新伤所带来的痛苦,尤为凄惨几分。旧创加新伤啊,不仅使得经脉受阻,法力消耗无几,却要拼尽全力疾驰,途中根本无暇疗伤。疲倦狼狈也就罢了,而身后之人依然紧追不舍。又想怎样,难道真要杀了自己不成?

十余丈外,一道人影急冲而来。

无咎收脚不住,伸手抓住山壁,这才猛然停下,同样的气喘吁吁而疲惫不堪,顺手将长剑“砰”的杵在地上,然后倚着山壁而眼光斜睨:“你……你倒是跑啊……”他似乎意犹未尽,喘着粗息又道:“不过追了一日一宿……你便跑不动了……想当年我……嘿……”

他很想炫耀,或分享他当年逃命的经历,又觉不妥,一笑作罢。

所在的石缝,足有十余丈深,却只有一、两丈宽,显得极为狭窄。人在其中,与陷入牢笼没有两样。更何况出口被人堵住,俨如绝地。

巴牛说话之际,冲着头顶的石缝抬眼一瞥,趁机冒出几粒丹药扔进嘴里,暗暗行功几转,总算是稍稍缓过气来。一张青白脸皮,也添了几分血色。他这才硬撑着站直身子,虚弱道:“你我并无深仇大恨,这又何必呢……”

他分明在恳求,或认输,而他的话语中,依然带着前辈高人的口吻。

“没……没有深仇大恨?”

无咎很是不解的样子,却伸手举起玄铁剑:“我杀了你门下弟子,你不记恨?而你伙同玄武谷的高手屡次相逼,又为哪般?”他歇息片刻,好像又振作起来,出声质问之余,彪悍霸道的气势渐渐恢复以往。

巴牛忙道:“仙者不念恩仇,生死只为殉道……”

“咦,这句话倒是稀罕!”

或许是贺洲仙门与神洲仙门的道统不同,境界修成迥异。故而,两地修士对于天地的认知也不一样。却不乏另辟蹊径,令人耳目一新。诸如阿胜的刑罚慈悲之说,以及巴牛的不念恩仇的只为殉道。看似大道理,却更像是一种借口。所谓的殉道之说,神州早已有之。岂不闻:天下有道,以道殉身;天下无道,以身殉道。

无咎的念头一转,却无意论道说法,他冲着巴牛上下打量,似笑非笑道:“长老,你想求和?”

“不……”

巴牛摇头否认,又急忙改口:“不,我是说,为何不呢……”

他遮遮掩掩,语无伦次,显得极为尴尬窘迫。一个人仙长老,被一个筑基小辈,逼到了讲和的地步,着实非他所愿。而带着伤势,拖着残躯,修为法力耗尽,他真的难以支撑下去。倘若敷衍几句,便能躲过此劫。试问,又为何不呢?

“嗯,冤家宜解不宜结!”

无咎倒是善解人意,干脆利索的回应一句。

巴牛的两眼一亮,连连点头:“正该如此,你与我拼死拼活之际,你的同门却弃你而不顾,你又何必为了元天门卖命呢……”

“哼,都跑没了,一群不仁不义的家伙!”

似乎触动了心事,无咎竟怒哼一声,转而神色狐疑,质问道:“巴牛长老,元天门与星云宗一脉相承,即使我为元天门卖命,又何错之有呢?”

他早已察觉了阿威等人的动向,却无暇计较。

而再次被那群小伙伴们抛弃了,又很意外吗?

远处,一道明亮的日光照亮了整个大坑所在。而大坑的边缘,稍显幽暗。狭长的石缝中,两人一个堵着出口,一个躲在石缝深处,依然还是对峙的阵势。只是比起之前的猛烈拼杀,以及不死不休的追逐,眼下的双方已大为缓和,仿佛一对友人在叙话寒暄。

巴牛,这个玄武谷的长老,原本是个不喜欢啰嗦的人,却突然发觉说话的好处。

他一边暗暗行功调息,一边上下打量着那个年轻的对手:“实不相瞒,瑞祥长老早有反叛之心,你若继续为元天门卖命,难免遭到牵累!”

“哦,此话如何说起,你莫非胡言乱语,而即便如此,又为何要如实相告?”

无咎似乎很吃惊,一脸的错愕。

“呵呵……”

巴牛伸手撑着石壁,趁机挪动着脚步,只想活络经脉而使得滞塞的气息变得顺畅。而屁股的疼痛,又让他禁不住呻吟了一声。见无咎依旧是神色关切,他这才接着说道:“为何如实相告?我见你年轻有为,不忍你误入歧途啊!至于我是否胡言乱语,却要从头提起……”

他稍加斟酌,继续道:“星云宗灭了星海宗,元天门的瑞祥,居功自傲,亟待摆脱宗门而自立门户。苦云子门主心知肚明,不愿与他翻脸,并以玄武峰的长老之位,委以重任。而他迟迟不肯就任,反叛之心昭然若揭。苦云子门主大怒,于是便有了部洲之行,又恐瑞祥长老为所欲为,命我玄武谷加以掣肘,以免他趁机坐大。倘若瑞祥长老识趣,倒也罢了。如若不然,他与他门下的弟子难逃惩处!”

“即使瑞祥长老自立门户,那又怎样?玄武谷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,怎能撼动元天门的强大,何况玄武谷的四位人仙,亦非瑞祥门主的对手啊!”

“呵呵,元天门只有一个瑞祥长老,而我玄武谷的背后,却是整个星云宗。孰弱孰强,一目了然。你若幡然醒悟,犹未晚也,我会帮你说话,来日的玄武峰必有你一席之地……”

“很不错的样子,令人心动哦!而我记得,你猜疑我的来历?”

“并非是我……”

“那就是象垓长老,他竟然说我与观海子有关?”

“象垓长老仅是猜疑你的修为,由此牵扯到瑞祥,或观海子,亦在情理之中。而他往上禀报,未获认同,毕竟你修为低微,不入高人法眼……”

“哦,还有高人……”

“啊……你若真心投诚,又何必多问!”

巴牛说到此处,突然话语一转:“无咎,你愿否叛出元天门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无咎背靠着山壁,双手拄着剑柄,很是迟疑不决的样子,自言自语道:“部洲与世隔绝,便是传送阵也被悉数捣毁,而象垓长老却能往上禀报,那位高人究竟是谁呢……”

巴牛不予分说,只管催促:“性命攸关,速速决断!”

“元天门早已归顺星云宗,无所谓叛出。有道是,人往高处走,若得苦云子前辈的青睐与提携,何尝不是一场机缘?”

无咎好像动心了,却又摇了摇头:“我最怕受人胁迫,也不愿违心行事,元天门与星云宗,又关我屁事!”

巴牛以为他的劝说奏效,暗暗松了口气。若能凭着口舌之功,降服一个筑基弟子,不仅摆脱了困境,也算是一桩意外收获。而他还是小瞧了无咎,微微一怔:“你……”

无咎不是一个天真无邪的人,亦非善人君子。他的遭遇阅历,与他的年轻相貌不符。否则他当年也逃不出都城,成为不了无先生,以及边关的将军,又将神洲仙门搅得鸡犬不宁,最终辗转异域而活到今日。不过,他又极为简单。好不易将一个人仙长老逼入困境,又怎会善罢甘休呢。既然从对方的口中套出虚实,也得以歇息,便该接着动手,将这场追杀坚持到底。

“交出你雷火印的功法,我便饶你一命。胆敢吐出半个‘不’字,我扎烂你的屁股!”

无咎再次举起他的玄铁重剑,却又一乐:“嘿,你的屁股早已稀烂……”

巴牛的脸色微变,两眼中怒气闪现。

说了半天,白费口舌,转了一圈,再次回到从前。而对方竟然不将星云宗放在眼里,并对于元天门口出不逊?尤其他张口索要功法,很是厚颜无耻,如此掠夺行径,与劫匪何异?

无咎迈开脚步,往前逼近,上下打量,自言自语道:“你的屁股又烂又臭,我要打断你的双腿……”

他明明相貌清秀,而此时的神态举止,十足一个凶残的屠夫,便是话语中也透着血腥的杀气。

巴牛竟心生惧意,后背猛地撞在山壁上。而人在夹缝之中,根本无处可去。他终于忍耐不住,猛然大吼一声:“无耻之徒,欺人太甚!”

一个人仙长老被逼得歇斯底里,情何以堪!

而吼声未落,巴牛猛然蹿起,手脚并用,顺着石缝往上攀爬而去。三下两下已是直上十余丈,竟然去势惊人。

无咎早有提防,随后追赶:“给我站住,你跑不了……”

谁料他刚刚蹿起七八丈,一块玉符砸来。

“可恶的小辈,去死——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