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鞭长莫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林彦喜与秋荻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举起大弓,伸手抓住弓弦,摆出一个开弓射箭的架势,极为的淡定而又从容不迫。

而他方才还是语无伦次呢,又是转圈,又是沮丧,谁料转眼变了个人。

夫道子微微一怔,急忙与龙鹊腾空飞起。

“无咎,切莫自误!”

“他找死——”

“大阵之内,法力难为,即便你能够施展神弓,也仅能射出一箭,而我与龙兄任何一人,都能将你置于死地!”

“哎呀,是真是假,刀下立见分晓——”

龙鹊腾空百丈,双手合握而用力挥动。一道金色的刀光,带着排山倒海之势呼啸而下。

“何谓真假?”

无咎嘀咕一声,却已来不及多想,猛然弓弦炸响,一道烈焰箭矢冲天而起。

与此刹那,有金色小人一闪即逝,随即一线黑影快如疾风,直奔龙鹊急袭而去。龙鹊始料不及,慌忙躲避,却被层层禁制束缚,竟一时再难挣扎。旋即身形僵硬,所祭出的刀光顿然崩溃。他本人支撑不住,翻滚着栽下半空……

双方啰嗦许久,只为试探彼此的虚实。而一旦动手,则快如电光石火。

不过眨眼之间,龙鹊便遭禁锢。飞仙五层的高手啊,竟被生擒活捉,又该是怎样的法宝,缘何这般霸道?还有无咎,谁说他徒有其表……

“瑞祥害我!”

夫道子又惊又怒,禁不住啐了一口,却已来不及抱怨,那道烈焰箭矢竟然直奔他袭来。他急忙飞遁而去,不忘挥手催动法诀。半空之中,顿时涌现出层层禁制。他要借助大阵之力,挡住那疯狂的杀机。

却听“砰砰”炸响,禁制崩碎。火红的箭矢,快如迅雷,又似愤怒的蛟龙,势不可挡,猛然撕裂层层禁制,带着疯狂的杀机轰然而至。

那神弓的威力,竟然远胜从前?

夫道子大惊失色,拼命催动遁法,却依然躲避不及。而四周石塔阻隔,阵法笼罩,就此远逃,也不能够。他抬手抛出一枚玉符,顺势掐诀一指。玉符飞向天穹,一度笼罩四方的光芒缓缓消失。而他头顶的铁簪,倏然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而直奔烈焰箭矢迎头撞去。

与其瞬间,轰然巨响。

黑色闪电,炸成粉碎,而那火红的箭矢不过是稍稍一顿,还是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咆哮而至。

迫不得已,他抓出几块玉符捏碎。他逃窜的身影,突然没了。

而烈焰箭矢,去势如旧,“砰”的一声,在半空中炸开一团火光,继而穿云破雾而去。

夫道子的身影,再次冒了出来,却没了之前的护体光芒,整个人显得极为笨拙而轻盈不再。

而不改过闪念之间,曾经白蒙蒙的天穹骤然消失,随之夜色降临而山风劲吹,还有一轮明月朦朦胧胧。

夫道子如同绝处逢生,急忙飞遁而去。直至千丈,回头一瞥——

“无咎,你惹不起玉神殿,我劝你放了龙鹊,离开此地……”话虽如此,他的身影再次消失,惶惶然如惊弓之鸟,就此一去不回头。

“砰——”

龙鹊摔在地上。

尚在远处观战的修士们,早已吓得失魂落魄。两大玉神殿的祭司啊,一个被生擒活捉,一个落荒而逃,谁还敢留下来看热闹?恰见封山大阵开启,众人争相逃命。

而无咎同样有些措手不及,持着神弓,愣在原地,很是意外的样子。

夫道子与龙鹊,乃是飞仙四、五层的高人,绝非这般无能,又怎会轻易落败呢?从夫道子的怒叱声,或许不难猜测,瑞祥不仅骗了他无咎,也骗了夫道子。否则他不会如此的惊慌愤怒,龙鹊也不会如此的轻敌。

却让夫道子逃了……

无咎尚自患得患失,忽而察觉法力自如。而当他想要追赶夫道子,已为时太晚。夫道子早已逃得没影,山谷中倒是人影乱窜。他收起大弓,扬声喊道——

“兄弟们,给我封住金吒峰!”

随着一声令下,十四道人影出现在半空之中,正是等候多时的灵儿、韦春花与月族的兄弟们。

韦春花催动剑光,凶狠道——

“谁敢离开金吒峰半步,格杀勿论!”

广山带着兄弟们,脚下云板,四下散开,封住金吒峰所在的山谷四周。但有人影蹿出,冲上去便是一棒砸得血肉横飞……

灵儿与韦春花并肩而立,她一边留意远方的动静,一边低头俯瞰,又是吃惊又是欣喜——

“夫道子与龙鹊竟然在此设伏,所幸无恙……”

与此同时,逃窜的修士,被迫返回,四散躲藏。

无咎却不管不问,飞身便是一脚踢出。

龙鹊尚在地上挣扎,“砰”的飞了出去,直至十余丈,“扑通”坠地。他狼狈翻滚,怒声吼道:“夫道子,你不仁不义……”

吼声未落,他的身形突然消失。而捆缚的皮索仍然如旧,却忽而缩小,忽而变大,显得颇为诡异。

“哼,本先生的捆仙索,便是擅长变化的神兽,也难以逃脱,更莫说你龙鹊!”

无咎随后而至,双手一合,掌心多了一道紫色的剑光,猛然举起来便冲着地上扭动的捆仙索砍去。

“砰”的一声光芒闪烁,旋即呈现出龙鹊的身影。

“你又奈我何……”

龙鹊羞怒交加——

“你有胆放了我,公平较量一回……”

无咎挥剑响应——

“哈,你勾结夫道子,设计害我,也敢妄谈公平……”

“你抢我女人、宝物,毁我山庄,此仇不共戴天……”

“既然如此,受死吧……”

“想要杀我,不容易……”

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剑光怒劈而下,一剑接着一剑。

龙鹊不敢大意,急忙催动法力护体。他的修为远远高于瑞祥,又是成名已久的祭司,绝非等闲之辈。如今虽然被困住了四肢,而全力抵御之下,竟也安然无恙。

无咎接连劈出了数十剑,依然收效甚微。

毕竟有捆仙索的阻挡,这般硬劈硬砍,使得九星神剑的威力大减。倘若施展拳脚,将会更加吃力!

无咎有些急躁,后退两步,抬手一指,口中轻叱:“夺——”

尚在全力防御的龙鹊,身子一僵,便如夺走了气息神魂,护体法力顿然失守。

无咎趁势挥剑。

“喀嚓”、“扑哧”,血光迸溅,惨叫声起——

“你敢杀我,尊者饶不了你……”

“尊者是谁……”

“玉虚子……”

“不认得……”

“我……”

龙鹊拼尽全力,又是隐身,又是变形,依然摆脱不了捆仙索的束缚。而如此倒也罢了,且凭借修为支撑一二。谁料眨眼之间,体内的法力修为也不听使唤。随即剑光闪烁,他强壮的身躯已被捅出一个个血窟窿。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急忙搬出玉神尊者。那是玉神殿的天仙至尊,谁也不敢藐视半分啊。谁料对方的回应如此简单,不认得……

“扑哧、扑哧——”

九星神剑之狼剑,多锋利啊,没了护体法力的阻挡,杀人便如砍瓜切菜一般。

眨眼的工夫,龙鹊已变成了一个血人,兀自痛苦挣扎,惨叫不已——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而无咎一边劈砍,一边好奇道:“我毁了你的气海、绛宫,还不死呢……哦,待我毁了你的上元识海……”

不堪羞辱的龙鹊,知道他已在劫难逃,再不敢有所侥幸,厉声嘶吼:“你抢我女人,毁我藏宝阁,如今又肆意凌辱,欺人太甚,且同归于尽——”

无咎举起剑光,正要冲着龙鹊的脑袋砍去,突然心头一凛,急忙闪遁而去。

与此刹那,“砰”的一声巨响。霎时血光夺目,血肉迸溅……

无咎躲到了百丈之外,安然无恙。而看着那满地的血肉狼藉,他犹自目瞪口呆而难以置信。

自爆元神?

贪财好色的龙鹊,竟然不畏生死,刚烈异常,倒也是个汉子啊。早知如此,或许应该留他一命。而他竟敢说自己抢了他的女人,侮辱灵儿,倘若任由他信口雌黄,本先生的颜面何在……

无咎挥袖卷动,一条黑色的皮索落在手中。

他尚有担心,旋即又松了口气。捆仙索不愧为上古的宝物,并未受损……

而未及侥幸,他突然神色一动,急忙踏空而起,怒声喝道——

“龙鹊,休走——”

只见夜色之中,一道淡淡的金色人影冲天而去。

正是龙鹊,或者说,他的元神,竟然与真人无异,只是形同魅影虚幻。

也由此可见,此前自爆的并非元神,而是他的肉身之躯,只为混淆耳目、挣脱束缚,以便他的本命元神借机逃脱。

此时,灵儿与韦春花,犹在半空之中全神戒备。恰见一道诡异的人影冲出山谷,两人急忙迎头阻拦。

而龙鹊既然舍弃肉身,便抱有拼命的心思。他一眼盯上了灵儿,更添几分疯狂,抬手抓出一把金色的刀光,厉声吼叫道:“仙儿,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贱女子,给我去死……”

灵儿与当年的仙儿,相貌稍有差异。而他倒是没有认错人,只想将对方碎尸万段。

他恨啊,正是那个女子,勾引来了无咎,毁了他的藏宝阁,害得他人财两失。

灵儿与韦春花始料不及,双双愕然。

只当逃走的乃是寻常的修士,谁料想竟是龙鹊的元神。即便是元神之体,也有着飞仙修为,绝非她二人所能抵挡!

无咎人在半空,也是大吃一惊。

此时的龙鹊,犹如困兽之猛。而灵儿与韦春花,又首当其冲,一旦迎面对撞,后果难以想象。怎奈他无咎刚刚飞遁而起,远隔数百丈,不管是神弓与九星神剑,抑或是他谙熟的诸般神通,皆鞭长莫及……

:。: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