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大阵毁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纷封一十七、天上白杨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砰——”

卷毛神獬,遁入石塔,直去千丈,突然被禁制阻挡。它收势不住,一头撞破而去。旋即景物变化,剑光闪烁。它顿时吓了一跳,扭头便要逃窜。恰见一道熟悉的人尾随而至,它急忙跑过去躲在身后。

与此同时,惊呼声起——

“无先生……”

“大败夫道子,生擒龙鹊,被称作无咎,或许并非一人……”

“仅是化名……”

“无前辈……”

卷毛神獬,不愧为神兽,石塔的禁制稍有崩裂,便被它寻隙而入。而无咎紧随其后,也果然有所发现。他伸手拍了拍卷毛的大脑袋,以示嘉许,然后收住去势、站稳身形、凝神张望,禁不住两眼一眨而嘴角上扬。

置身所在,乃是一个极为宽阔的石室,足有十丈高、数百丈的方圆。其中同样布设着法阵,却与之前所见迥然有别。且四壁、穹顶嵌有明珠照亮,再有晶石闪烁生辉,仿佛置身异域,而顿然使人目不暇给。

而无咎另有关注。

石室当间的空地上,站着十余道人影,均为男子,有壮年,也有老者,有人仙,也有筑基,而遑论彼此,皆神色慌张。尤其是为首的一个中年人,与一位老者……

“咦,可是象垓长老,我记得你少了一条臂膀?还有乐正长老,你还活着?巴牛与巫马两位长老呢,我甚是想念呢!”

无咎拱起双手,像是故人见面,感慨寒暄,又一一辨认道:“诸位师兄,眼熟啊,瞧我的记性,这是宰灵,还是阿鲍,还有这位,是阿重,还是阿健……”

他还是当年的模样,便是谦和的话语声也一如从前。而在冤家死敌看来,那更像是一种包藏杀心的装腔作势。尤其他力挫两位玉神殿祭司的神威,早已令人胆寒。如今却故作姿态,用意再也简单不过。那就是尽情羞辱曾经的对手,然后再报仇雪恨。

故而他话音未落,已有人跪倒在地。

“扑通、扑通——”

不止一个,**个筑基修士,跪下一多半,无不瑟瑟发抖,出声求饶——

“前辈,当年也是情非得已……”

“大人大量……”

“高抬贵手……”

“饶命啊……”

仇怨的双方,曾为同辈弟子。而如今的一方,依然困守在金吒峰;另一方则是成了飞仙高人,难以睥睨的存在。既然再次相逢,莫谈交情,跪地求饶,保命要紧。

“他……真的是他……”

“唉,夫道子前辈有过交代,他当年只是丧失修为,潜伏宗门罢了。之后他出走部洲,大闹飞卢海,横行卢洲,早已名震天下。只可惜你我地处闭塞,而浑然不知……”

“倒是报应不爽!”

“运数使然……”

人群中,脸色黝黑的中年男子,便是象垓,虽然无咎就在他的百余丈外,而他依然有些难以置信。倒是他身旁的老者,乐正,话语沮丧,神色绝望。

而不消片刻,两人还是恢复了人仙高手的镇定。

“整个金吒峰,为禁制笼罩,无处可去,我等被迫躲在此地,不料想还是被你寻来。而巫马早已道韵,巴牛下落不明……”

“这几个小辈,也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,还请高抬贵手,乐正甘愿受死……”

“也多谢挂念,当年幸存,借助秘法,在下的断臂已完好如初……”

“唉,夫道子曾许下诺言,如今看来,你我不过是代人受过的玩偶……”

无咎将象垓、乐正等人的神态举止看在眼里,嘴角的笑意更浓。少顷,他摆了摆手,道:“跪下的,站起来。说话的,且闭嘴!”

跪在地上的修士,慌忙起身。

象垓与乐正,双双噤声不语。

一群当年的玄武谷弟子,与某位无先生,在部洲大地纠缠了好几个年头,当真是用尽了手段,使得一场场仇杀如火如荼。而二十年过后,双方再次相遇,彷如昨日重现,却彼此的强弱悬殊已如天壤之别。

无咎呵斥过后,并未多说,而是拍了拍卷毛的脑袋,吩咐道:“我要在此了结一段恩怨,让灵儿与春花姐稍候片刻!”

卷毛转身离去,瞬间消失无影。

无咎这才背着双手,躲着步子,一边抬眼打量,一边出声道:“我有诸多不解,还请两位赐教。夫道子与龙鹊,何时赶到金吒峰?他二人与瑞祥,如何密谋算计?河叶长老是否知情,又是否回转?还有这金吒峰的大阵,有何用处……?”

象垓,还是黝黑精明的模样;乐正,同样是心机深沉而老谋深算。即使放眼部洲,两人也足以独当一面。怎奈今日的对手,并非筑基、人仙,亦非地仙,而是飞仙。对方只须挥袖之间,便能将在场的众人碾得粉碎。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,所有的阴谋算计都没了用处。想要活命,唯有恭敬顺从!

不过,既然了结恩怨,又问起话来,那个无先生究竟要干什么?

象垓与乐正换了个眼色,老老实实答道——

“夫道子祭司,于半年前抵达此地,五个月后,龙鹊祭司现身。至于两位祭司与瑞祥前辈如何算计,晚辈弟子无从知晓……”

“而夫道子许下承诺,逐走河叶,将金吒峰交由我二人掌控,而他……”

“唉,我倒是对此深信不疑。据悉,星海宗已光复贺州,身为星云宗长老的河叶等一干弟子,理当遭到驱逐。而瑞祥前辈攻打金吒峰时,突然败退,河叶带人追赶,想必已落入圈套而再无返回之理。之后听说又有强敌入侵,谁料想竟是……”

“金吒峰的大阵,名为**通天阵,对外声称有消灾避祸之能,而据我打听,并非如此,或与天劫有关,至于究竟如何,不甚了了……”

话到此处,象垓与乐正突然往后退去。一群筑基弟子,也跟着慌乱起来。

无咎在十余丈外,停下脚步。他并未理会众人,而是两眼放光。

不远的地方,应该便是大阵的阵眼所在。有玉石摆出阵基的形状,一大八小,占地百丈,法阵森严。而每一座法阵之上,皆敷设着厚厚的一层五色石,看上去晶光闪烁而耀人眼目。而与此前的法阵,有所不同。法阵当间,各有晶石堆砌的石柱,三尺粗细,直直耸立,与穹顶相连,便好似撑起整个石室而蔚为奇观。

而无咎的两眼中,只有五色石,他禁不住摆了摆手,催促道——

“尔等速速离去!”

象垓与乐正,以及在场的筑基弟子,好像没听清楚,彼此面面相觑。

“无前辈,你声称……了结恩怨……”

“莫非你已反悔,还请网开一面……”

“前辈饶命……”

无咎收回眼光,也想起了正事,旋即抬手挠着下巴,沉吟道:“诸位给我赔礼道歉吧,不必跪地叩首,只要真情实意,过往的恩怨一笔勾销!”

众人更是错愕不已。

不打不杀,只须赔礼道歉,曾经的生死仇怨啊,便可就此揭过?

“咦,缘何没人理会?”

无咎不耐烦了,叱道:“搁在当年,我恨不得将尔等碎尸万段。而如今杀人简单,却无报仇的痛快。因为我要对付的乃是夫道子、鬼赤、万圣子,以及玉神殿。各位修仙不易,好自为之!”

换而言之,曾经的冤家仇敌,过于弱小,已不配当他的对手。

在场的众人,皆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,无不尴尬窘迫,急忙举手赔礼,然后匆匆告辞离去。

不过,象垓却稍作迟疑,拿出一枚玉简。

“此乃**大阵的图绘,为我暗中收集,或有用处,权作赔礼!”

话音未落,他又道:“我对你再也熟悉不过,却还是奉劝一句,莫要擅动法阵,否则后果难料!”

人性尚存,是非分明。

也就是说,那个象垓虽然够坏,却也并非不懂好歹之人。

无咎随手接过玉简,却又眉头一皱。

“咦,你对我很熟悉吗……”

象垓不敢耽搁,随同众人飞遁而去。

转瞬之间,石室中,只剩下无咎一人。他收起玉简,禁不住又两眼闪烁,用力搓动着双手,已是垂涎三尺的模样。

寂静而又空旷的所在,法阵森严。九根石柱,立地擎天。

而他在意的并非法阵,而是那闪闪生辉的晶石。

不计其数的五色石啊,该有多少,五万,还是十万?倘若尽数用来吸纳修炼,又该提升几层修为?

如今不比往日,修至飞仙之后,他修炼的进境,顿时缓慢下来。幸亏他有分身与神弓、捆仙索的加持,否则他根本逃不脱瑞祥的陷阱,也绝非夫道子与龙鹊对手。故而,他不敢有丝毫的懈怠。而想要提升修为,五色石必不可少!

眼前的五色石,是否够多呢?

无咎点了点头,双手一挥。

数十道剑光呼啸而去,霎时“砰、砰”炸响,法阵基石崩碎,一块块五色晶石凌空飞起。

无咎顺势又是挥袖一卷,崩飞的晶石被他尽数收入神戒。

不消片刻,九座法阵已被毁坏殆尽,唯独剩下九根石柱,兀自撑起石室的穹顶。而每根石柱,均为晶石堆砌,怕不有数万之数……

无咎稍作迟疑,抬手一指。

剑光盘旋,九根石柱上的晶石纷纷坠落。

而正当收获之际,突然传来沉闷的巨响。

“喀、喀、喀——”

随着晶石的剥离,石柱愈来愈细,终于不堪支撑,竟相继崩裂折断。旋即穹顶坍塌,地动山摇!

“哎呦……”

无咎尚自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,猛然吓了一跳。九座法阵乃根基所在,倘若失去支撑又将如何?而四周已是山崩地裂,巨石滚落,烟尘滚滚,闷响隆隆。他不敢多想,收起飞剑,又将仅存的晶石洗劫一空,这才匆匆飞遁而去。

眨眼的工夫,人在半空之中。

却见夜色之下,千丈高塔缓缓倒塌,震耳的轰鸣响彻山谷,几如浩劫降临而天翻地覆。

与此同时,人影纷乱,呼唤声四起——

“无咎,你拆了金吒峰……”

“先生,此地不宜久留……”

“哎呀,**大阵毁了……”

“唉,他果然不听劝啊,只怕要惹下大祸。原星海宗弟子,各自逃命……”

无咎冲天而起,回头一瞥。

巨大的山谷,犹在翻滚的烟尘中颤抖。他暗暗咂舌,抬手一挥——

“兄弟们,走——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