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幽荧之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失业专干、pexxxyu、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《太阴灵经》,有段经文:阴气魂灵之盛,于盈亏午夜之时。

简而言之,魂灵,为阴气所载,阴气盛,则魂灵兴。盈亏,为月圆月缺之意,午,交替之意。也就是说,月末月初,子夜交替,乃是阴气最盛,魂灵出没的时候。

而如上只是经文的口诀,应该与山谷中的诡异景象没有关系,如若不然,过于牵强,也过于巧合。

渐渐的夜色降临,黑暗笼罩四方。

无咎、无先生,依然在参悟他的《太阴灵经》。他此番寻来,并非猎奇,只为陪同,以免两个伙伴遭遇意外。

这两位伙伴,非同一般。一个貌若天仙,精灵脱俗;一个白发苍苍,脾气暴躁。而无论彼此,皆与他胜似亲人。当然,他还是喜欢与年轻的仙子亲近。至于那位老姐姐,他唯有敬重……

灵儿与韦春花,则是关注着山谷中的动静,时不时的又窃窃私语,各自困惑的神色中透着几分期待。对于两位女子来说,陌生的部洲,有着太多的未知……

天上无月,夜色深沉。

不知不觉,亥时将尽。

又是一阵风,掠过寂静的山谷。与之瞬间,羽翅扇动,噪声响起,原本安安静静的鸟群兽群,竟然骚动起来……

无咎有所察觉,从冥思中睁开双眼。忽而柔软依靠,吐气如兰

“有状况哦……”

灵儿亟待查看端倪,又不敢莽撞,索性倚着他的肩头,并附在耳边轻声示意。

而身旁的韦春花,也是颇为惊讶

“这风儿古怪……”

入夜时分,曾有寒风突起,却又倏忽远去。此时此刻,那古怪的寒风再次袭来……

部洲,没有四季之分,仅有雨季与夏季。

试问,闷热的夏夜,竟有寒风入侵,怎能不古怪?

而韦春花话音未落,打个寒颤

“阴气……”

寒风袭来,并未消失,而是随之卷起淡淡的雾气,迅即漫过偌大的山谷。即便是远远躲在山峰上的三人,也能感到到雾气的阴森寒意。

却正如韦春花所说,那寒风雾气之中,夹杂着丝丝缕缕的阴气,并在山谷中汇聚盘旋。不消片刻,有物体坠落的动静传来……

“咦?”

无咎也不禁瞪大双眼。

他看得清楚,那坠落的物体,乃是一只只鸟儿,像是承受不住寒风的侵袭而纷纷栽下树梢枝头。而凝神再看,绝不简单。坠落的鸟儿,均成了没有生机的尸骸,而游离的魂魄,融入雾气,化作阴风,继续盘旋。继而更多的鸟儿,形体瘦小的走兽,在阴风的侵蚀下,不断的坠地、倒地而亡。个头壮硕的猛兽,则是瑟瑟发抖,苦苦支撑,绝望等待……

“天呐!”

无咎再也顾不得修炼他的《太阴灵经》,暗暗惊叹一声。

“只为送死而来?”

灵儿与韦春花,同样是愕然不已,却亲眼所见,又不能不相信,不能不为之感到震惊。

成千上万的鸟兽,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,不为宝物问世,亦非等待机缘,而是静静等死,再化为一缕阴魂,融入到那盘旋的阴风之中。

“真的闻所未闻哦……”

“此地无灾无难,缘何自绝,鸟兽万千,无一例外……”

“召唤而来,也许被迫呢……”

“谁有如此神通,竟逼迫万里方圆的鸟兽前来送死……”

无咎的心头一动,看向手中的玉片。

又听灵儿与韦春花相继出声

“这般阴冷……”

“莫不是年迈体衰,老身有些不适……”

只见灵儿像是不耐寒冷,身子颤抖;韦春花尤为更甚,竟然呈现出满脸的倦态而神色迷离。而所在的山峰四周,已被阴风雾气笼罩。阵阵寒意侵袭而来,使得二人无从抵御,或也忘却了抗争,随时都将昏昏睡去……

无咎吓了一跳,收起玉片,双手齐挥,霎时祭出重重禁制封住了三人所在的前后左右。

没了寒雾阴风的侵蚀,灵儿与韦春花蓦然惊醒。

“哎呀,方才命魂失守,元神几欲离体……”

“老身更为不堪,命魂已冲出玄关,差点摆脱肉身而去,好险……”

无咎暗呼侥幸,却再不敢有所大意,索性站起身来,冲着山谷凝神张望。适才若非他的修为更加高强,只怕也要遭到阴风的侵蚀。而一旦元神摆脱肉身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此时,整个山谷已被雾气所吞噬。弥漫的雾气,又被阴风搅动盘旋。而万千鸟兽,大半之数已化为亡魂。仅剩下一群巨兽、猛兽,犹在寒雾阴风中苦苦挣扎……

须臾,最后一头巨兽轰然倒地。

而寒雾阴风,依然凝聚不散,彷如一个诡异的漩涡,环绕着山谷北侧的山峰盘旋不止。对照之下,山谷中那万千鸟兽的尸骸,极为悲壮惨烈,而又触目惊心……

灵儿逃脱一劫,知道怕了,她余悸未消,紧紧抓着无咎的臂弯不撒手;韦春花也站起身来,神色凝重。而无咎则是抬头看着天色,眼光中闪过一丝狐疑。

片刻之后,寒雾阴风犹在盘旋。

而浓黑的夜空中,忽有一丝亮光乍泄。

无咎与灵儿,以及韦春花,还以为是错觉,继续凝神张望。

并非错觉!

只见一束亮光,从山谷北侧的山峰上缓缓升起,旋即爆发出耀眼的光芒,虽然仅有丈余方圆,却如一轮满月照亮四方,且又形同圆环而煞是诡异……

“幽荧”

无咎诧然失声。

那圆环状的光芒,正是幽荧之魂,本以为再难找寻,谁料它竟然躲在此处。

而万千鸟兽,受它召唤而来?

圣兽啊,万兽之祖,发出召唤,莫敢不从。

鸟兽尽亡,也是它暗中所为?

它要干什么……

无咎犹自难以置信,他身旁的灵儿与韦春花也认出了那闪闪放光的怪物。

“果然是金吒峰的那头圣兽……”

“而它召唤群兽,又予以灭杀,所欲何为……”

“哦,幽荧圣兽,乃是魂体,莫非要借助兽之魂,让它变得更为强大……”

“应该不假……”

无咎却无暇多说,神色焦虑。

他丢失了幽荧之后,一直耿耿于怀。而如今圣兽突然现身,他却措手不及。因为相距甚远,稍有惊动,或祭出魔剑,幽荧必然再次逃脱……

与此同时,那团环状的光芒,在半空中稍作停留,竟然缓缓飘向山谷。盘旋的寒雾阴风,跟随移动,且旋转的更为猛烈,并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声响。

恍惚之间,偌大的山谷,有万千魂灵在拼命挣扎,在悲号、呼喊,使人毛骨悚然、胆战心惊!

不过转眼之间,那兽魂所化的雾气漩涡,渐渐从山谷中凸起,便如一道诡异的水柱,再又旋转着冲天而去。而幽荧随之翻转,好像张开它黝黑的独眸俯瞰着整个山谷。形同水柱的阴气,恰好从中穿过,却被吞噬殆尽,旋即消失无踪。

那不是独眸,而是无底深渊,或一张大口,吞噬所有……

“哦,它在吞噬兽魂!”

灵儿恍然大悟,韦春花也深以为然

“那头圣兽,许是过于虚弱,便借万兽之魂,滋养壮大魂体。倘若被它得逞,后果难以想象!”

果不其然,仅仅吞噬兽魂片刻,仅有丈余大小的幽荧,已暴涨至两、三丈。闪烁的光芒愈发耀眼,使人不敢直视。而旋转的阴气,也渐趋的猛烈……

“无咎,那圣兽为你所有,何不将它降服?”

“灵儿所言极是,不敢耽搁,错过今晚,只怕先生也奈何不了它……”

灵儿与韦春花看出端倪,急声提醒。

而无咎搓着双手,又是无奈、又是后悔。

他虽然口头声称,幽荧为他所有,而离开了魔剑的封禁,那头圣兽根本不会将他放在眼里。所谓的降服,更是无从谈起。

只怪他放出幽荧的时候,《太阴灵经》尚未修炼娴熟,以至于后悔莫及,偏偏又束手无策。

“你愣着作甚?”

“先生……”

“哎呀,那家伙不怕我啊!”

面对灵儿与韦春花的催促,无咎也是急了,却只能摊开双手,很是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“啊……你放出了圣兽,却收拾不了它,你……”

灵儿很是诧异。

而韦春花似乎看出某位先生的难处,劝说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离去,以免幽荧发作,后果难料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

灵儿盯着那团耀眼的光芒,顿足惋惜道:“幽荧圣兽啊,哪怕只是魂体,也是天下仅有、傲视万物的存在,便这么撒手不管了……”

无咎耸耸肩头,有苦难言。

韦春花示意道:“当断则断,迟则生变!”

只见山谷中的阴气漩涡,旋转的愈发猛烈。而夜空中的幽荧,犹在疯狂吞噬着兽魂。随之暴涨的身躯,已近八、九丈之巨。阴森的威势,更为令人胆寒……

无咎神色焦灼,迟疑不定。

倘若今日错过,以后休想找回那头圣兽。而稍有差池,同样一无所获。难道便如灵儿所说,只能眼睁睁作罢?

遑论如何,总要尝试一回。当断则断,迟则生变。

无咎不再患得患失,一道黑色的剑光透体而出。而尚未祭出魔剑,他忽又默念有词

“唯有阴阳和合,方能吞噬造化……”

他心头一动,手中多了一个石珠。

巴掌大小的珠子,被一层黑雾所缠绕,且光芒隐隐,很是阴森怪异。

他眼光一闪,挥臂一甩。

一道无形的剑光,托起石珠,飞向山谷,瞬即没入阴气漩涡之中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