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阴阳和合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子安哥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

长夜过去。

一轮红日,跃出天际。

朝霞尚未褪去,那赤色的大地、青翠的山林、无边的荒原,便已笼罩在炽烈的日光下。氤氲的热浪,随之席卷四方。

一行三人,由远而近。

当然,还有一头卷毛独角,四蹄腾空,摇头摆尾的大家伙。

一座小山,就在前方。山顶上的一群人影,已是清晰可见。

“咦——”

而灵儿却惊咦一声,与并肩而坐的韦春花换了个狐疑的眼色,旋即又回头一瞥,然后伸手拍打——

“卷毛……”

两人一兽,率先往下落去。

无咎依旧是踏空而行,不慌不忙。他一边眺望着天边初升的朝阳,一边两眼闪烁而神有所思。

赶了半宿,终于返回歇息之地。

而一路上,他依然在回想着昨夜发生的一切。

遇到幽荧,纯属意外。能够将其收入魔剑,更是出乎所料。而圣兽之魂,如今就在魔剑之中。谁能想到当年观海子送的石珠,竟然派上了大用呢。

提起石珠,便牵扯到一件往事,或观海子与苦云子,那对师兄弟之间的一桩恩怨。说来话长,无需赘言。不过,石珠蕴含着圣兽之力,倒也不假,虽然已被吸纳殆尽,而其中的威势,好像并未消失。而这头圣兽与幽荧不同,它的大名叫作烛照。

典籍所载,天地初生之际,至阳之炁与至阴之炁分化两仪圣兽。一者曰,烛照,黑色圆体之形,造化万物;一者曰,幽荧,白色中空环状,吞噬万灵。

由此得知,烛照,乃是比肩幽荧的圣兽,两者一阳一阴,彼此对立,却又相互存在。

而此前研修《太阴灵经》,便让无咎想到了同为魂灵之极的烛照。再加上钟尺,也就是魔剑中那个壮汉的阴魂,曾无意中吐露一句话:阴阳和合,吞噬造化。于是便在幽荧吞噬兽魂的最后关头,他临机一动,拿出了石珠,孤注一掷般的送入对方口中。

克制极阴,唯有至阳。对付幽荧,或许只有烛照。

果然不出所料,石珠之所以威势尚存,只因其中的一缕烛照之魂尚未灭绝。当石珠炸碎,烛照之魂冲入幽荧的体内,不待对方吞噬,反而趁机逆袭反噬。便在双方相持不下之际,他趁势祭出魔剑而侥幸得手。至于最终又将如何,他依然无从猜测。

不过,能够将两头圣兽收入魔剑,哪怕仅仅是一缕魂体,也是巨大的收获啊!

试想一二,万兽之祖在手,而且是阴阳双兽,万圣子见了,要不要跪地喊声祖宗呢?

怎奈两头圣兽,犹在争斗不休。想要将其祭炼收服,为时尚早!

而魔剑中,除了数千兽魂之外,还封禁着三位修士的阴魂元神。

钟归子与钟尺,倒也有趣。两人应为师祖与徒孙的关系,相继罹难,并失去肉身,却一直在万灵谷中寻觅不去。而即便此时,依然不愿离开魔剑的封禁。或许便如猜测,令人另有企图!

来日不妨劝说那祖孙俩,仅剩一缕残魂,修为也不过地仙,莫要异想天开!

幽荧与烛照,均为本先生所有!

而龙鹊,自称结识两位兄弟。而钟归子、钟尺,似乎并不领情。那家伙还想逃出魔剑,哼……

“无咎——”

“先生——”

灵儿与兄弟们的呼唤声,稍稍有些异样。

无咎收敛心绪,飘然而下。

转瞬之间,他已落在小山顶上。

广山与一群兄弟,欢笑相迎。灵儿与韦春花,则是举手示意。卷毛神獬没有约束,趁机跑向远方,在荒原中撒野,很是自由自在。

而山顶的一株老树下,竟躺着一位赤脸的中年男子,呈现出人仙八、九层的修为,却被丝网捆绑四肢而动弹不得。

“咦?”

“你……”

无咎有些意外,抬脚走了过去。

而地上的男子也好像认出他的模样,却一时惊愕无语。

“这人昨日打此路过,询问金吒峰的变故。我兄弟忙于修炼,无暇理会,他却自恃修为,出言不逊。惹得心烦,兄弟们索性将他绑了,交由先生发落,哈哈!”

广山如此分说,又禁不住哈哈一乐。

韦春花点头赞许道:“广山处事,愈发稳重。如此先行擒获,倒是避免了滥杀无辜!”

灵儿好奇道:“无咎,部洲的修士,多为你当年的故旧,是否认得此人……”

“嘿,当然认得!”

无咎咧嘴一笑,招呼道:“贺州雷火门的巴牛长老,别来无恙啊!”

躺在地上的男子,正是当年的玄武谷弟子,雷火门的巴牛。他曾与无咎血战一场,之后下落不明。此番或许无缘相见,谁料他竟然撞到了广山的手里。

他禁不住挣扎起来,慌乱道:“我……”

“本人无先生,便是那个扎你满身血窟窿的玄武崖弟子。呦,多年不见,伤势痊愈,便是修为也涨了一截!”

无咎停下脚步,又道:“而你好歹也是人仙高手,缘何沦落至此呢?”

巴牛挣扎不脱,黯然无语。

他认出了无先生,或无咎,而惊愕之余,不免有些沮丧。

那个年轻人,竟踏空而来。而一老一少两位女子,乃是地仙高人无疑,却连同那十二个野蛮的壮汉,无不对他恭恭敬敬。浅而易见,他的修为更加高深莫测。他不是离开了部洲吗,怎会又回来呢,且带着一帮强大的随从,简直便如噩梦一般而令人难以置信。如今既然被他擒获,必死无疑啊。

无咎还想继续调侃,却突然没了兴致。

他不喜欢戏弄弱者。哪怕对方是他的生死仇敌,一旦过于弱小,而无力成为对手,便会被他抛在脑后。因为他要走更远的路,去挑战更强的对手。

“广山,收起你的海蚕丝网——”

“遵命!”

广山上前伸手一抓,一张轻盈精巧的丝网已被他揣入怀中。

地上的巴牛,顿时恢复自如。他慌忙爬起,错愕道:“你……你竟放了我……而你我的仇怨……”

“嗯!”

无咎转身走开,就近坐在一块石头上,摆了摆手道:“星云宗,没了。金吒峰,毁了。曾经的仇怨,也不必再提。至于何去何从,悉听尊便!

“啊……”

巴牛并未趁机逃脱,而是愣在原地。

“金吒峰毁了,倒是为我亲眼所见。而星云宗,怎会没了呢……”

广山与兄弟们,还以为自家的先生要斩杀仇人,必然热血四射而颇为热闹。谁料等了许久,所等来的只是一场乏味的对话。

灵儿也是无趣,与众人散去。

“广山,且烧烤美味……”

“哈哈,多谢灵儿仙子……”

老树前的空地上,只剩下曾经的一对仇敌。

无咎盘膝坐着,满脸疑惑——

“你人在部洲,怎会一无所知呢?”

“我一直躲在深山疗伤,与原先的同门并无交集。如今伤势痊愈,修为无碍,获悉金吒峰有变,便前去查看。金吒峰果然成了废墟,人踪杳无,故而……”

巴牛意外捡得性命,犹自惴惴不安。他曾经与某人,拼得死去活来。当然他也惨遭重创,如今想来,惨烈种种,犹历历在目。而再次狭路相逢,对方竟然如此大度,且言行举止不似作伪,他渐渐放下心来,并恢复了常态。他拍打着身上的尘土,接着说道:“故而,我离开金吒峰,继续打探消息,恰遇有人在此歇息,本以为是群炼气的晚辈,谁料……”

话到此处,他神色尴尬,拱了拱手,试探道:“无先生……不,该称呼前辈……”

“唤我无先生吧,听着顺耳!”

无咎笑了笑,道:“你躲在深山疗伤至今,却不知又要去往何方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巴牛迟疑不定。

无咎自顾说道:“我并未想过重返部洲,奈何瑞祥的盛情难却啊。道友若是有事在身,请便——”

“瑞祥长老?”

巴牛微微一怔。

“有何指教?”

无咎反问道。

“不敢、不敢……”

巴牛急忙摆手,扭头看向山下。

半山腰有火光燃起,还有烤肉的香味随风飘来。那貌美的女子,与老妇人,以及一群汉子,竟然在烧烤鹿肉,并且说笑不断。和睦欢快的场面,犹如田园景象……

巴牛稍稍失神,转而拱起双手。

“无先生,难得你宽宏大度,既往不咎。倘若巴某执迷不悟,枉为人也!”

他郑重一礼,接着又道:“实不相瞒,本人早已有意投靠瑞祥长老。此番外出,便是为了前往扎罗峰。”

“哦,我你记得你与象垓等人的交情不浅,又是星云宗的弟子,缘何背信弃义……”

无咎微微愕然,如此反问。

“唉,巴某又何尝不是星海宗的弟子呢!”

巴牛叹了口气,苦涩道:“所谓的改换门庭,亦无非生存而已。却因当年的象垓,投靠了夫道子,巴某便也深受蛊惑,甘愿受其驱使。所幸及时悔悟,总算捡回一条性命!”

无咎点了点头。

有关当年的尔虞我诈,阴谋诡计,血腥拼杀,他至今记忆犹新。

巴牛继续说道:“而我从冯宗的口中获悉,瑞祥长老要带着弟子,前往扎罗峰重建仙门……”

“冯宗?”

“正是那位元天门的长老,他曾接触过玄武谷的人仙高手,试图加以招揽,象垓等人自然不加理会,而我却暗中留意,于是借口疗伤躲在深山之中。而后来听说,瑞祥长老的下落不明。如今他既然返回部洲,在下愿意随你一同前往扎罗峰。若是安稳,也算为我雷火门闯出一条后路……”

“我何时说过,要前往扎罗峰?”

“你应瑞祥长老邀请而来,难道……”

“嗯,走一趟扎罗峰,也未尝不可!”

无咎抬手揉着鼻子,似乎被烤肉的香气所吸引,旋即拂袖起身,奔着山下走去。而没走几步,他又回头一笑——

“象垓与乐正,还活着呢!”

巴牛始料不及,脸色微变……

:。: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