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一对好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ngwujia、叶秋蓝、书友eli、书友50691862、林彦喜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有关灵气与仙元之气,典籍有所载录。

简而言之,灵气,乃是滋补万物,蕴育生机,支撑天地的存在。仙元之气,来自混沌,超脱五行,乃是一种更为精粹的灵气,有炼化腐朽、造就永恒之神奇。

一个凡人,唯有懂得吸纳灵气,化天地五行为我用,方能踏上修仙之路。而炼至金丹,元神初成,五行贯通,才算是真正的修仙者,便可尝试吸纳仙元之气,而成就更高的修为、更长的寿元、更强的神通。

故而,人仙之下的修士,只能吸纳灵气,倘若反其道而行之,必然气机逆转,不是爆体而亡,便是遭到元气反噬而一命呜呼。

而这也是让无咎感到困惑的地方。

广山与一帮月族的兄弟,偶然尝试吸纳五色石,非但没有出现意外,修炼的进境反而加快许多。

奇怪啊!

于是无咎抓起广山的手腕,查看他体内的状况。

而不看不知道,看了之后更加困惑。

广山的经脉,极为粗壮,便如修炼千年所致,只怕与他无先生相比也要强上一筹。且气海宽大,好像是天生而成,唯独法力微弱,呈现出炼气的境界。

无咎真的看不懂了!

广山与兄弟们尝试修炼,也不过十余年。而广山体内的状况,俨然便是一个仙道高手,却又迥然有别。唯一的解释,月族与常人不同,所谓的神人后裔之说,并非空穴来风。既然如此,也不必多问,且拿出五色石,让兄弟们继续修炼。至于最终又怎样,倒是值得期待呢!

云舟穿云破雾,一路往南飞行。

说笑的兴致已过,众人默然静坐,或吐纳调息,或参悟功法。便是灵儿也拿着一枚玉简,默默的凝神冥思。

无咎则是一手抓着五色石,一手抓着拓有《太阴灵经》的玉片。而他修炼之余,一心二用。

自从成就飞仙之后,他尚未有所体会,也来不及夯实根基,便不得不再次踏上征程。

又何为飞仙呢?

典籍有云,炼形为炁,化炁为神,成就纯阳之体者。

也就是说,从此寿元绵长,变化自如,逍遥四方,笑看风云变幻,感叹天地之恒久,而成为真正的仙人!

倒也未必!

眼下的烦恼,要远胜于当年的风华谷。且带着兄弟们无处落脚,依然在四处奔波,每日忙着尔虞我诈,难得有片刻的安闲呢!

唉,且行且安!

无咎收敛心神,又不禁皱起眉头。

本命元神,与肉身合体,依托天地,故而难见其形。如今的气海中,仅剩下七彩的剑虹,环绕着一个金色小人,与一团黑色的雾气。

那是两具分神。

而一个仅有地仙三层的修为,另一个尚未修炼成形。

修出了分神,固然可喜,却也拖累了本尊,使得飞仙一层的修为进境缓慢。尤其是那尚未成形的元神,为阴气缠结,有何后患,不得而知。

浅而易见,唯有让两具分神的修为有所提升,方能水涨船高,使得本尊变得更为强大。而在离开部洲之前,依然无暇修炼……

云舟,接连飞行了十日。

巴牛独自操持云舟,难免疲惫,苦于支撑的他,提议落地歇息。

无咎点头答应。

扎罗峰,位于部洲之南,地处遥远,即使借助云舟,也有一个半月的路程。既然如此,倒也不必急于一时。

傍晚时分,云舟落在一座高山之上。

高山足有千丈,俯瞰四方,景色壮阔,且阵阵凉风送爽。

众人摆脱了酷热,颇为快意,各自在山顶游玩片刻,然后就地歇息。

巴牛见无咎的为人大度,且通情达理,便也渐渐没了当初的拘谨,并试探着与其亲近。他找了块地方坐下,然后转过身来,遥遥拱手,讨好道:“当年也是荒唐,竟然与无先生为敌,所幸你念及瑞祥长老的情面,否则巴某焉有命在……”

无咎与灵儿、韦春花,坐在十余丈外的一块崖石上。广山与兄弟们,则是散落四周,享受着山风的凉爽,一个个神态轻松。

“无先生,不愧为地仙高人,胸襟宽广,可笑象垓等人不自量力……”

巴牛继续奉承。

无咎笑了笑,并未应声,而是陪着灵儿,欣赏着天边的晚霞。

他喜欢云霞,不管日出,或日落,那变幻的霞光都让他为之痴迷不已。故而每到一地,每日的早晚,他总是举目远眺,沉醉于天地的美景之中。

巴牛稍显尴尬,话题一转——

“无先生,此番重返部洲,想必见到不少的故人……”

他躲在深山中修炼多年,对于外界的风云变幻,以及无咎的来历,皆一无所知。而他又不敢询问,只能暗暗猜测。

“嗯……”

无咎终于点了点头,自言自语道:“故人倒也不少,却无久别重逢的欢愉……”

言下之意,他所见的故人,均为当年的冤家仇敌,而巴牛便是其中之一。

“呵呵,难道便没有当年的好友?”

“好友……”

无咎回头一瞥,似乎有些茫然,却又默默无声,转而看向远方。

巴牛更为窘迫,牵强一笑,然后摸出灵石,老老实实吐纳调息。

灵儿察觉某人的神色有异,禁不住悄声道:“是哦,我听你说过,你有两位好友……”

无咎依然没有理会,兀自神色淡远。而不过少顷,他突然双眉舒展,嘴角含笑,伸手抓着灵儿的小手,示意道:“夜色这般晴好,愿否与我踏风赏月?”

“好啊、好啊!”

灵儿欣喜不已,忙道:“春花姐、广山,且安心等候,我二人去去便回哦——”

话音未落,两道人影飘然远去。

广山与兄弟们答应一声,并未多想。而韦春花倒是颇感欣慰,暗暗点头。

“男女情投意合,本该花前月下,却整日拼杀而疲于奔命,如此仙道的意义何在呢?”

这位老妇人,看着远去的人儿,忽而心生感慨,旋即缓缓闭上双眼而幽幽自语:“唉,老身修炼了数百年,又为那般?”她虽然性情泼辣,却终究还是一个女子。坚强的外表下,有着不为人知的柔弱与无奈……

夜色降临,明月生辉。

无咎带着灵儿,犹在乘风飞遁。当明月渐渐爬上头顶,前方有大海无垠而波光粼粼。

“咦,此地东临大海!”

灵儿欣喜不已,跃跃欲试道:“酷热时节,海水清凉,且去踏浪嬉水,玩耍一番……”

无咎却放缓了去势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灵儿被抓着小手,挣脱不得,狐疑之际,凝神俯瞰。

人在高空,距大海尚有百里之远。而神识可见,海边的沙滩上,有篝火闪烁,人影绰绰……

“那是一群蛮荒中的凡俗老幼!”

“其中有两位修士呢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哦,你在万里之外,便已认出那二人,故而借口赏月,带我赶来?”

“纯属巧合!”

无咎迟疑片刻,并未往前,而是带着灵儿,落在一座山峰之上。居高远望,海边的情景依然尽收眼底。他撩起衣摆坐下,继续分说道——

“相隔万里之遥,纵然有所察觉,也难辨详细,故而外出查看。却遇上两位故人……”

灵儿依偎而坐,好奇道:“故人?”

“嗯,我记得他二人当年的落脚之地,位于金吒峰以北,本以为就此错过,谁料想缘分未绝!”

“那二人是谁……”

“阿三与阿胜……”

“我听你说过,那是你的好友,何不前去相会,偏要这般远远遥望?”

“……”

此时,夜色渐深。

百里之外的大海边,忙碌一日的人们,在林木间、草棚下、篝火旁,相继进入梦乡。

而一块礁石之上,却坐着两位男子,各自双手结印,分明是行功修炼的模样。

一个黑瘦,二、三十岁的年纪,头顶发髻,有着筑基一层的修为;一个壮硕,胡子拉碴,中年光景,却是位筑基九层圆满的高手。

两位男子的修为,强弱有别。而彼此的威势,也大不相同。修为强者,神态祥和;修为弱者,却面相庄严,显得深不可测,俨如高人风范。而正当夜色深沉之际,两人突然双双醒来——

“咦,神人?”

黑瘦男子,瞪着一双大眼,很是诧异的样子。少顷,他猛然扭头——

“阿胜,你是否也亲眼所见?”

叫作阿胜的中年男子,也是满脸的疑惑,却闷哼一声,叱道:“阿三,休得放肆,我是你师叔……”

“嘘——”

阿三举手示意,回头张望。远近并无异常,他松了口气,埋怨道:“师叔,你乃神之护法,万万不能拘泥于陈规陋俗。且记住了,我阿三之神,不,我乃天、地、人三神化身,你是阿胜护法……”

“你如此威武,还要我守护?”

阿胜似乎对于自己的身份,依然有些糊涂。

“当然,我即便是真神下凡,也你一手造就,叔侄一体……”

“嗯,算你有良心,而所谓的神,又在何方?”

“你方才不是见了?”

“嗯,神识之中,似有觉察……”

“是啊,一男一女,男的丰神俊秀,女的娇美无双,而两位神人不过稍稍呈现法相真身,便已消失无踪……”

“或许是仙道高人,打此经过?”

“哎呀,部洲何来如此惊艳绝世的高人,也不会与我对话……”

“与你对话?”

“他尊称我为阿三……”

“你难道不叫阿三?”

“我原名井三,如今三神化身,又称神之使者,如今我是阿三之神,乃神人敕封……”

“这般拗口……”

“神人说了,念我拯救苍生有功,特来相见,并赐下一段真言……”

“又是你信口胡诌……”

“不得亵渎真神!”

“好吧,我洗耳恭听!”

“元会当临,天劫注定,五洲沉沦,破界飞升。”

“嗯,你倒是编不出这段话……”

“是啊!”

“真言何解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阿三眨巴着大眼睛,忖思道:“天劫……沉沦……”不消片刻,他若有所悟道:“天翻地覆的大劫难,要来了!”

阿胜困惑道:“元会、五洲,以及破界飞升,又是何意?”

“神人的旨意,不可妄加揣度。之所谓天机莫测,当如是也!”

“你我又该如何?”

“还能如何,天翻地覆呢,必将巨浪滔天,若要摆脱此劫……”

阿三转而看向海边,恰好一片独木舟映入眼帘。他猛的一拍双手,恍然道:“若要摆脱此劫,唯有一舟渡厄!”

他竟不作耽搁,拂袖起身,当机立断道:“阿胜,召集族人,就此迁往大山深处,择林木茂盛处居住!我要伐木造船,我要一舟渡厄!”

阿胜则是半信半疑,自语道:“那位神人,我也见了,似曾相识……”

阿三微微一怔,又抚掌大笑——

“哈哈,你莫非说的是无师兄?他的修为与我相差无几,且举止粗鄙,贪财好色,又不懂情怀,岂能与神人相提并论。不过,我倒是想念他了,但愿他能够活着,返回部洲,看一看我阿三的神采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