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一念决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端条板凳来/书友55830109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的话语声刚刚出口,便被呼啸的风雪所吞噬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强劲莫名的杀气,排山倒海般扑面袭来。他连连后退几步,这才站稳了身形。

而他身后的云舟,如同狂风中的一片残云,盘旋着倒飞出去,惊得巴牛手忙脚乱。

与之瞬间,两道人影腾空飞起;

另外十二位壮汉,则是飞身跃下云舟,一个个“砰、砰”落地,便如同十二根石柱,钉在坚硬光滑的寒冰之上。

无咎挥舞大袖,飞仙一层的威势透体而出。肆虐的风雪与凌厉的杀气,顿时在他身前的三丈外左右分开。他凝神聚气,再次出声

“瑞祥,给我滚出来”

依然没有回应,只有猛烈的风雪,猛兽般的飞舞着、咆哮着,铺天盖地而来。

“哼!”

无咎哼了一声,抬眼四望。

置身所在,为万丈高山之巅,足有千里方圆,尽为寒冰覆盖而冰峰耸立。正前方那座占地十余里,高达数百丈的冰峰,应该便是扎罗峰的主峰,此时早已不见踪影。左右的数里之外,另有几座冰峰,遥遥相对,隐隐有拱卫之势,却并未消失,反而有法阵、禁制的闪动,使得肆虐的风雪更为疯狂。

而他身后的数十丈外,则是灵儿、韦春花,以及月族的兄弟们,许是状况不明,各自严阵以待。

“老东西果然躲在此处,试图倚仗阵法,让我知难而退,我呸”

无咎啐了一口,挥臂扯出他的撼天神弓。

他虽有猜测,却不敢断定瑞祥的下落。而如今刚刚抵达扎罗峰,尚未自报家门,也没见到一个人影,却突然被当成了入侵的强敌而遭遇阵法的阻挡。毋庸置疑,只有那个老东西知道他的底细,换而言之,他人就在此处。

“银甲卫,听令”

无咎踏空而立,举起大弓。

“在”

风雪的呼啸声中,传来广山等十二个兄弟铿锵有力的回应,并随之传来“砰、砰”的闷响,那是银甲上身,铁棒、铁斧顿地的动静。

无咎昂首挺胸,舌绽春雷般的喝道

“待我破了大阵,砸了元天门,铲平扎罗峰,鸡犬不留”

“杀、杀、杀”

喊杀声冲破风雪,震彻四方。

一帮月族的汉子,忍辱负重三年,早已是憋屈难耐,如今终于能够跟着先生冲锋陷阵,顿时一个个斗志昂扬而杀气腾腾。

“灵儿,陪着春花姐就地等候,看我箭射日月”

无咎再次吩咐一声,而话音未落,弓弦炸响,一道烈焰箭矢穿破风雪,直奔前方的茫茫深处激射而去。

“轰”

眨眼之间,轰鸣震响。千丈之外,光芒闪烁,一座冰峰呈现出来,却依然阵法笼罩而巍峨高耸。

“咦?”

无咎微愕。

修至飞仙之后,他的撼天神弓,应该威力倍增,谁料一箭射去,仅仅让扎罗峰的主峰显形,而封山大阵却安然无恙。

无咎岂肯作罢,再次举起大弓,弓弦“嘎吱”炸响,而便在烈焰箭矢闪现的瞬间,他突然调转方向。

“嘣”

烈焰箭矢脱弦而去,霎时化作一道数丈的火光,以闪电之势、带着风雷之声,直奔右手方的一座冰峰射去。

“轰”

风雪之中,一道火光犹在闪烁。而数里之外,已、却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。随之“喀嚓”闷响,地动山摇。一座冰峰崩溃,继而相连的冰峰也随之倒塌。大块大块的寒冰轰然坠落,旋即形成雪崩洪流而横卷四方。历经万年不化的千里冰川,也受其牵连相继崩裂。近在咫尺的扎罗峰主峰,更是剧烈震动……

无咎不作迟疑,转身往前,又一次举起大弓,抓住弓弦,“嘣”的一道火红的闪电怒射而去。

“喀”

眨眼之间,拖曳着长长烈焰的箭矢,猛地击中千丈外的冰峰,顿然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。旋即阵法崩溃,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。

“轰”

“呼”

无咎看向手中的人骨大弓,狠狠吐出一口闷气。

曾几何时,仅能射出一箭。今日连射三箭,却并无大碍……

便于此刻,十二道银甲身影,腾空跃起,顶风冒雪,直奔扎罗峰扑去。

灵儿与韦春花也是飞剑在手,蓄势以待。

无咎冲着两个女子摇摇头,示意不用她二人动手,转而踏空往前,旋即又微微愕然。

雪崩犹在继续,轰鸣声不绝于耳,崩溃的大阵使得法力反噬,卷起更为猛烈的风雪浩浩荡荡逆袭而来。

广山与兄弟们奋勇当先,正要趁势冲向扎罗峰。谁料脚下的冰川碎裂,更有狂乱的杀机难以逾越。众人不得不收住去势,而被迫退后。

“瑞祥,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!”

无咎暗啐一口,凌空蹿起,旋即身形一闪,猛然穿过狂虐的风雪,咬牙切齿举起他的撼天神弓。而尚未开弓怒射,却又去势一顿而蓦然一怔。

人在百丈高空,风消雪霁。

右手方向的几座冰峰,已尽数倒塌而一片狼藉;正前方的冰峰,犹在颤抖,冰屑迸溅,似乎摇摇欲坠。而没了阵法的遮挡,种种情景一目了然。只见半山腰上,聚集着数百修士,无不神色惊慌。却从中冒出一位老者,急声高呼

“老弟,住手!”

无咎没有理会,高举大弓,手抓弓弦,作势欲射。

与此同时,灵儿、韦春花,到了他的身后。广山等十二兄弟,也穿过了风雪,出现在冰峰脚下,旋即摆开战阵,一个个杀气彪悍。

“哎呀,息怒……”

老者踏空而起,连连摆手道

“无咎老弟,你登门造访,本是喜事啊,缘何要刀兵相见呢?”

他在百丈之外,稳住身形,犹自诧异的模样,分说道:“无咎老弟,我乃瑞祥,分别数日而已,你该认得老朽……”

“我当然认得!”

无咎的嘴角一撇,冷冷道:“而我远道而来,你却闭门不纳,并开启大阵,强行驱逐。如今我破了阵法,你倒是出来了,依然装模作样,莫非以为我心慈手软,而不会灭了你的元天门?”

“哎呀……”

那位老者,正是两个月不见的瑞祥,便如之前的猜测,他果然来到了扎罗峰。而他面对无咎的质问,似乎欲辩无言,却又急又怒,猛然扭头呵斥

“冯宗、冯田,你叔侄俩给老夫滚过来!”

半山腰上,两个男子踏剑而起,匆匆赶到瑞祥的身后,却又不敢靠近,各自拱手出声

“门主……”

“师祖……”

瑞祥面带怒色,严厉叱道:“贵客到访,缘何不见禀报?”

“你老人家尚在闭关,不敢惊扰啊……”

“哼,即便如此,也不该开启阵法,无礼相待,老夫的颜面何在?”

“师祖,掌管阵法的乃是四位长老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瑞祥不容分说,抬手一挥

“与无咎前辈赔礼道歉,他若不肯罢休,你叔侄俩是死是活,全凭他一念决断!”

“啊……”

叔侄俩,一个老者,一个青壮男子,双双脸色微变。门主的言下之意,让他二人背负所有的罪责,哪怕是搭上性命,也要求得那位贵客的宽恕。而事已至此,只能自认倒霉,却关系生死存亡,不敢有半分迟疑。

“无先生……”

“无师兄……”

叔侄俩拱起双手,神情各异。

老者,抬眼一瞥,神色躲闪,兀自难以置信而连连摇头。

青壮男子,则是打量着百余丈外的那道熟悉身影,确认无误之后,同样是惊愕不已,而愕然中又透着莫名的苦涩。

“此前的过错,由我叔侄一手酿成,为免殃及诸位同门,我叔侄甘愿接受惩处,唉……”

“无师兄……不,无前辈,你真威风……”

叔侄俩,便是冯宗与冯田,虽然摆出诚心赔罪的架势,却一个无奈叹息,一个惶惶落寞。

此时,冰峰崩落的轰鸣声,渐渐远去。肆虐的风雪,亦消散无踪。深邃的天穹,依然空旷无际;孤寂的日光下,闪烁的寒冰更添几分冷意……

无咎犹自举着大弓,威势凛然。而当那叔侄俩现身赔罪,他大为意外。尤其对方的口吻、神态,以及沮丧、或嘲讽的话语,更是让他出乎所料。而他并未理会那叔侄俩,皱起眉头道

“瑞祥,你莫要以为找个借口,有人顶罪,我便会放过你!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瑞祥很是无辜的模样,摊手道:“你我早已握手言和,即使有所误会,我也与你道明原委,并让两位弟子认罪受罚。而你……”

而无咎根本不容糊弄,挥手打断道:“我且问你,此前攻打金吒峰,你缘何一去不返?”

“我按照约定,引开河叶,以便你趁虚而入。怎奈河叶过于狡诈,追杀一月,方才得手,致使我筋疲力尽,故而来到扎罗峰闭关歇息几日……”

“哼,你为何与夫道子、龙鹊合计害我?”

“呵呵,原来老弟为此动怒,真是冤枉了老哥哥!”

“我冤枉你……”

“老弟,我也不妨问你一句,最终是夫道子与龙鹊害了你,还是你借机报仇而安然无恙?金吒峰的五色石,又是否被你席卷一空?”

“……”

“呵呵,老弟啊,你还是年轻气盛,枉费了我的一片苦心!”

“我为人蠢笨,却要弄个明白,如若不然……”

“老弟,你差点拆了我的元天门,能否让我门下的弟子收拾一二呢?何况此地亦非讲话的地方,请”

与此同时,有人踏着飞剑从远方飞来。

“瑞祥长老,我乃玄武谷的巴牛,来自贺州的雷火门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