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扎罗峰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林彦喜、秋荻、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冰峰之上,有片向阳的山坡,或冰坡,二、三十丈的方圆,覆盖着厚厚的白色寒冰,便彷如白玉石台,姑且称之为冰台,很是平坦,有玉石栏杆环绕,还有盘山小径通向远处。

冰台的前方,乃是茫茫云海。倘若以神识穿过云海看去,则是万丈山崖,以及无边无际的大海。

冰台背倚的冰峰,便是扎罗峰的主峰,虽然只有数百丈,却在落日的照耀下而晶光闪烁,浑如冰雕玉砌般的蔚为壮观。

冰峰之下,乃是五个宽敞的山洞,据说曾为瑞祥弟子的静修所在,如今却成了贵客歇息的洞府。而洞府门楣的冰壁上,还刻着三个大字,云天台。

十多位贵客,此时便聚集在这个云天台上。

广山与他的兄弟们,三五成群,左右闲逛,或指点云海,赞叹不已,或极目远舒,俯瞰万里。这群月族的汉子,来自地下蟾宫,如今抵达万丈之巅,好奇与兴奋不言而喻。

无咎,与灵儿、韦春花,坐在一张石桌前。

瑞祥将贵客迎进了山门,安置在云天台,却并未相陪、亦未叙话,而是借口要修补大阵,照看受创的弟子,之后便匆匆离去。

客随主便,且看风景……

“无先生,你何不将瑞祥痛打一顿呢?依着老身的脾气,此番决不饶他!”

“老姐说的是哦,瑞祥他巧舌如簧,却满嘴谎言,见难以收场,竟推出两位弟子抵罪,真是老奸巨猾也!”

“且不必管他,找到阵法,离开此地,以免他再生诡计!”

“嗯,据穆源留下的玉简所示,借助此间的阵法,可前往地卢海。而抵达地卢海,卢洲本土不远哦……”

“唉,转眼又是数年,青山岛如何,韦合是否见到师伯,皆无从知晓……”

“我也担心师兄呢,他是否出关,又是否依照约定,返回了碧水山庄……”

“先生,事不宜迟……”

“无咎,迟则生变……”

灵儿与韦春花,倒是想法一致,埋怨某人的心慈手软,并将扎罗峰当成险地而只想着及早离去。

无咎坐在桌旁,抱着臂膀,伸手托腮,两眼四望。像是在欣赏云海冰峰的景色,却眼光闪烁而神有所思。而他本想安静片刻,又不得不看向身边的两位女子——

“春花姐啊,你知不知道有句俗话,拳不打笑脸人?我也知道瑞祥的为人,而他的借口无懈可击。既然他道歉认错,我若不依不饶,与恃强凌弱何异?何况被他拿来抵罪的冯宗、冯田,与我渊源颇深,我总不能翻脸杀人,否则也良心难安……”

“咦?”

韦春花稍稍意外,旋即一拍石桌,瞪眼道:“妇人之见!瑞祥正是拿捏你性情的短处,肆意妄为,你却浑然不晓,反而指责老身的是非不分?”

“不……”

无咎遭到埋怨,本想辩解几句,却适得其反,他连忙摇晃脑袋——

“你我想要离去,务必要借助传送阵,而偌大的扎罗峰,找到阵法并不容易。故而与瑞祥周旋,情非得已……”

“情非得已?”

韦春花很是不解的样子,反问道:“凭借你我的修为,或抓住元天门弟子拷问一番,还找不到一座阵法,难道不是你陋习难改,优柔寡断……”

灵儿点了点头,附和道:“嗯,无咎他三番两次上当,被瑞祥玩弄于鼓掌之间,犹不醒悟,以后难免重蹈覆辙,奈何……”

无咎只觉得一阵眩晕,也不禁瞪大双眼。

“灵儿,你也如此看我?”

“嘻嘻!闲谈而已,何必气恼。而老姐所言,也不无道理哦!”

灵儿嘻嘻一笑。

韦春花却大为不满,质问道:“无先生,你将老身当成外人?”

“没有啊,我是说……”

无咎欲说无言,拂袖起身。

女人若是知心默契,会让人赏心悦目。反之,则让人头疼不已。尤其眼前的这两个女子,皆得罪不起!既然如此,敬而远之。

便于此时,有人从天而降。

“咦,瑞祥……”

一位老者,耷拉着眼皮,笑容暧昧,正是瑞祥。只见他飘然落地,拱手道——

“呵呵,瑞某诸事缠身,怠慢了各位,恕罪、恕罪!”

“不必客套!”

无咎摆了摆手,直截了当道:“我正要找你……”

灵儿与韦春花,皆无意寒暄,一个转身回避,一个招呼道:“广山,且歇息片刻……”

广山与兄弟们会意,跟着返回洞府歇息。

转瞬之间,云天台上只剩下无咎与瑞祥。

“呵呵,老弟有何指教?”

身为主人的瑞祥,踱步走到石栏前,转而手扶长须,和颜悦色的模样。

“哼,我等你释疑解惑呢!”

无咎背起双手,冷脸相对。

“哦,有关金吒峰一事,依然让你耿耿于怀?”

瑞祥善解人意道,随即又含笑摇头——

“老弟啊,你疑心太重。既然如此,是否要我再说一遍?”

“我洗耳恭听!”

无咎转过身去,眼光微微闪烁。

天色已晚,而万丈高峰之巅,依然是晚霞夕照。便是那茫茫的云海,也渲染了一层霞红而显得妖娆壮丽。

“以卢洲的月鹿谷为起始,继而银石谷、白溪潭,再至贺州、部洲,所发生的种种,均为观海子一手策划而成。而推翻星云宗,重建仙门,谈何容易,他不择手段亦在情理之中。而玉真人,还是想要了你性命而永绝后患。观海子念及旧情,始终不允,便让我将你带到金吒峰,交给玉神殿的夫道子。此举虽然对你不公,却也是你能够活下来的唯一途径。于是我诓骗夫道子,说你修为尚未恢复,建议他借助大阵设伏,也算是最后帮你一把。至于你最终如何,只能听天由命。所幸你的运气不错,呵呵!”

瑞祥又将前因后果简述一遍,笑道:“现如今,观海子与玉真人有了交代,你也安然无恙,可谓皆大欢喜……”

“最为欢喜者,非你瑞门主莫属!”

无咎眺望着云霞,幽幽回敬一句。

“呵呵,侥幸而已,不足道哉!”

瑞祥很是谦逊随和,又好奇道——

“据悉,你打败了夫道子与龙鹊,毁了金吒峰的大阵?”

“是啊!”

无咎没有否认,却也没有多说。

“哎呀……”

瑞祥稍作沉吟,忽而真诚道:“老弟啊,愿否留在扎罗峰,与我共创仙门,打造一方云天仙境?”他伸手一指,示意道:“此间名为云天台,高万丈、而俯瞰红尘,接天宇、而达日月星辰,远胜仙境多矣!”

无咎回头一瞥,恰见冰壁上的三个大字在火红的霞光中微微闪烁。恍惚之间,云天倒映而别有一番景象。他神色一凝,脱口道:“嗯,万丈红尘远,仙凡一念间,乘风揽日月,洒然出云天!”

“咦,难怪老弟年纪轻轻,便有如此成就,果然境界非凡!”

瑞祥赞赏不已,相见恨晚道:“老弟定要留下,以便老哥时时讨教!”

“哼,随口胡诌而已,关境界屁事!”

无咎却翻着双眼,爆了一句粗口,不容有人尴尬,他摆手道:“行啦,不必虚情假意。我要离开部洲,借你扎罗峰的传送阵一用!”

“哦,你是为了传送阵而来?”

瑞祥遭到讥讽,不以为忤,反而笑意更甚,忙道:“老弟何不早说,我这便带你前往阵法查看。却不知你何时动身,此去贺州路途遥远……”

“不,我要前往卢洲!”

“老弟,我扎罗峰,并无前往卢洲的阵法……”

无咎微微皱眉,拂袖一甩——

“星海宗,曾于此地布设阵法,你既然不知,我只得亲自找寻!”

“慢着!”

瑞祥伸手阻拦,恍然道:“我差点忘了,扎罗峰倒是有过这么一座阵法,却因年代久远,已被弟子毁坏……”

“能否修复?”

“应该不难!”

“几日?”

“最多不过三、五日……”

“也罢,我在此等候!”

“老弟这般急切,看来耽搁不得,我且召集弟子,失陪——”

瑞祥倒也干脆果断,转身便走。而离去之际,他又语重心长的丢下一句话——

“老弟啊,身为男人,莫与女人讲道理……”

一人离去,一人独立。

云雾弥漫,暮色渐沉。

无咎本想暗骂瑞祥的狡诈,却又咧开嘴角而自嘲一笑。

不管如何,那句话倒也算是肺腑之言。

女人呐……

无咎摇了摇头,踱步走到石桌前坐下,然后面对着空旷的天穹,一个人默默地出神。

灵儿是放心不下她的师兄,急于返回碧水崖;韦春花则是惦记韦家的安危,故而也想着早日离开部洲。而两人有所顾忌,不肯明说,只知道欺负本先生,而本先生亦是无奈!

杀了瑞祥,拆了扎罗峰,倒也简单,最终又能得到什么?

杀人,只是手段,上当受骗,也不过是尔虞我诈的一种周旋。最终活着,便是赢家。

当然,瑞祥那个老家伙,才是真正的赢家。他的世故圆滑,非常人所能及,至少他无咎,模仿不来。老家伙分明是怕他无咎留在扎罗峰,却欲拒还迎。果不其然,这边提出要走,他便找人连夜修葺阵法呢。

不过,还是要防他一手……

无咎想到此处,“啪”的一拍石桌。

“老婆子,你精通阵法,前去协助元天门的弟子,以便早日离去!”

话语声未落,两道人影冲出洞府。

“遵命!”

“无咎,我陪同春花姐前去,以免遭遇不测……”

无咎连连摆手——

“去吧、去吧!”

待人影远去,他又翻着双眼哼了一声。

“哼,本先生在此,谁敢使坏,活腻歪了……”

:。: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