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利己利他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林彦喜、无仙粉丝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扎罗峰下,还真的藏有一座阵法,据说能够传送到很远的地方,却已被元天门的弟子所毁坏。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而既然无先生要走,瑞祥也不再挽留,连夜召集人手修葺阵法,以便恭送贵客早日离去。

而韦春花前去查看之后,让灵儿回来禀报,说是阵法藏于冰峰深处,遭到严重的毁坏,只怕三五日内难以修复。

不急,莫说三、五日,便是三、五个月,本先生也等得起。

也由此可见,穆源的图简中,所标注的阵法,皆真实无误。

那位擅长炼丹、酿酒的穆掌柜,亦曾背信弃义,且坑人不浅,使得兄弟们陷入绝境。而之后他又不畏风险,暗中相助。他究竟是坏人,还是好人?

或许,便如瑞祥所说,人在仙途,所遇种种,不过是一场修行罢了。而他与穆源,均为真正的修仙者,深谙生存之道。正所谓:利己者,生;利他者,久。

还有,魔剑之中……

“无咎!”

又是日头当空。

偌大的扎罗峰,以及宽敞的云天台,在日光的映照下,折射出耀眼的光芒,再幻化出七彩虹光,并伴随着寒雾轻烟氤氲,壮观迤逦的景象然如仙境一般而令人叹为观止。

无咎依然坐在石桌的旁边,倚着石栏,面对苍穹,俯瞰云海,神色淡远。

一道小巧婀娜的身影走来,背着双手,学着某人,左右摇晃。

“难怪广山躲在洞府中不敢出来,一个个忙着修炼,原来有先生督促,嘻嘻……”

灵儿的话音未落,又不禁嘻嘻一笑,伸手拍向某人的肩头,悄声又道:“在此坐了一宿,有何心事呀……”

无咎转过身来,人影往后躲闪,小脸上还带着忍俊不住的笑意,狡黠、淘气的模样浑然天成。他微微皱纹,道:“你陪同韦春花修复阵法,缘何又四处乱逛?”

“所在逼仄,难以立足,不如返回,静候佳音!”

灵儿撅起嘴巴,振振有词,却又扑哧一乐,伸手掩唇道:“瑞祥的几个弟子,连番遭到春花姐的训斥,却敢怒不敢言,便是瑞祥也不堪忍受,只得借口回避!”

“你我乃是客人,岂能反客为主呢,哼……”

无咎哼了声,似有不满。而从灵儿的描述中,不难想象出一个白发老妇人,在凶狠叫嚷的场面。他不禁暗暗咧嘴,转身面向云海。却发觉一缕熟悉的香息,倏然逼近。他有过前车之鉴,急忙闪身而起。

果不其然,有人扑空,却伸出手臂,搂住他的脖子,又顺势跃起,双腿交缠,竟是爬到他的背上,然后张嘴便咬,还恨恨道:“小子,我昨日不过帮着春花姐说了两句话,你今日便给我脸色,看我怎么收拾你……”

无咎亟待摆脱,已被柔弱的四肢紧紧箍住,他慌忙捂住双耳,辩解道:“胡说什么呢,我在检视修为,无暇他顾……”

“当真?”

“哎呀,让兄弟们瞧见,成何体统……”

灵儿无处下口,只得松开四肢,滑落下地,却道:“你修为如何,也该让我知晓!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无咎稍作迟疑,身后的人儿,已凑到面前,双手卡腰,昂着下巴,分明是不依不饶的架势。他犹自捂着双耳,无奈传音道:“我本尊的修为,飞仙一层,后期境界;老二,地仙八层;老三,尚未成形……”

“什么老二、老三?”

“我的分神、分身,已陨落在白溪潭。随后修出的分神,便是老二、老三……”

“你若是修出一群的分身,便叫作无大先生,无二先生,无三先生,有趣哦!”

“此乃鬼族的功法,难以修炼,凭借我的修为,最多只能修出两具分神。即便如此,也弊端多多。否则我早已将法门传授于你……”

“不管你化身几何,对付你,一个灵儿,足矣!”

灵儿对于鬼族的法门没有兴趣,如此肯定道。见某人依然捂着双耳,她伸手将对方的手臂扯下来,随即明眸闪烁,而兴致勃勃道:“冰山雪峰的景色不错呦,何不游玩一二?而阵法的修复,尚需几日,走啦”

“嗯!”

无咎推辞不过,只得答应一声,被灵儿牵着手,走下云天台。

既为游山看景,便不宜踏空飞行。此外,也怕惹来猜忌,因为某位先生举动,过于受人关注。

于是乎,两人并肩携手,循着盘山石阶随意闲逛。

石阶,为玉石打造,与冰峰融为一体,盘山迂回上下。行走其间,云雾扑面,冰光闪烁,玄妙的景色美不胜收。且每过百丈,便有石台伸出峭壁,就此仰望碧天,观雪峰壮丽,看苍茫云海,顿然令人神我两忘而流连不已。

“啧啧,瞧那冰凌”

又是一处歇脚的石台,石柱上裹着厚厚的冰霜,还有冰凌堆积,乍一见便如冰花绽放而煞是神奇。

无咎停下脚步,微微点头。

“嗯,如此看来,星海宗、星云宗已在此地经营多年!”

而他话音未落,手臂摇晃,抱怨声起

“哎呀,此间的冰凌,乃天地造化而成,与仙门何干?”

也不怪灵儿抱怨,正当云雾飘渺,景色怡人,本该尽情游玩,却提起仙门纷争,着实大煞风景。

无咎急忙收敛心神,附和道:“此景只应天上有,伴随仙子到人间……”

灵儿顿作欢喜,笑道:“有阿谀奉承之嫌哦!”

无咎看着那晶莹剔透的冰凌,两眼一眯缝,带着莫名的感慨,自顾又道:“怎奈神洲路途远,西泠湖畔月影残!”

灵儿回头一瞥,小嘴一撅,而尚未发作,又明眸闪烁

“你还是放不下神洲故土?”

“嘿!”

无咎却咧嘴一笑,得意道:“我若不卖弄几句,你怎会知晓本先生的才华呢!”

“无先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,小女子仰慕万分呢!”

灵儿趁机恭维一句,却不再提及风景,而是扯着无咎,循着石阶往下。两人并肩而行,她不忘关切询问

“我记得你生擒了龙鹊祭司,他如今怎样了?”

无咎没有忙着答话,而是抓着灵儿的小手举了起来。他的掌心多出一把尺余长的黑色短剑,示意道:“此乃魔剑,且查看一二!”

灵儿只觉得寒意袭人,急忙撒手,又忍不住好奇,驱动神识查看。而她的神识刚刚浸入黑色的短剑,肆虐的阴气呼啸而至,数百兽魂狰狞凶狠,更有强劲的杀机令人胆战心惊。她猛然摇头,失声道

“咦,如此吓人……”

无咎收起魔剑,将灵儿的小手握在掌心。

“见到龙鹊没有?”

“嗯,除他之外,另有两人呢……”

“那是神洲万灵山的两位前辈人物,随同兽魂困在魔剑之中。我曾有意将他二人放了,却无人领情!”

无咎对于灵儿,毫无隐瞒。

而灵儿犹自惊魂未定,余悸未消道:“还有呢,那头幽荧也变了模样,好像是……”

无咎踏入仙道伊始,便由魔剑的煞气淬体,又渡过天劫,修炼鬼族功法,再加上如今的修为高强,他根本不惧阴风煞气。而灵儿乃是女子,体性属阴,且境界不稳,面对肆虐的阴风煞气,自然难以承受。

灵儿尚自打着寒战,忽而一股精纯的至阳之气,顺着她的腕脉涌入体内。她顿时觉着心神宁和,继续说道:“好像是一边黑一边白……不对,黑白参半,也不对哦,莫非圣兽之魂变异,而成为了怪物?”

无咎随口分说道:“并非怪物,而是幽荧与烛照合体!”

“圣兽合体?天呐……”

灵儿昂起小脸,满是钦羡的神色。

“你整日里默不作声,却将阴阳圣兽,双双收归己有,并让两者合体,简直令人难以想象。两仪圣兽呢,合体又将怎样?”

无咎倒是不以为然,苦笑道:“两个家伙争斗了许久,始终僵持不下,突然变成这般模样,我也意外!”

幽荧与烛照,两头圣兽之魂,足足争斗了一个多月,却于昨日合为一体。他独坐一宿,便是想要弄明白其中的缘由。至于又将怎样,他也弄不清楚。

而不管怎样,灵儿的神态,还是让无咎大为受用。小鸟依人般的仙子,谁不喜欢呢。他低头含笑,正想着温存一二,谁料掌心一空,身边的人影没了。

“咦?”

灵儿竟然抽身躲到他的背后,神色中似有羞涩。

这个野蛮丫头,她咬人的疯狂劲头哪里去了!

“无……无前辈!”

与此同时,有人出声见礼。

石阶就此转弯,寒冰峭壁的另一侧,冒出一位男子,个头精壮,神色精明,年轻的相貌再也熟悉不过。

“冯田、冯老弟?”

无咎展颜一笑,煞有其事般的拱手道:“多年不见,幸会、幸会!”

年轻的男子,正是当年的冯田,如今模样如旧,而神态举止间却多了拘谨与莫名的恐慌。他忙后退一步,小心翼翼道:“昨日便已见面……”

“哦,瞧我的记性,昨日被你叔侄坑了一回呢!”

无咎标榜他的记性差,却不意味着他糊涂。

冯田脸色微变,忙道:“情非得已……”

“情非得已?”

无咎玩味一笑,说道:“冯老弟,你我渊源匪浅,如今我作客扎罗峰,你与冯宗也该略尽地主之谊才是啊!”

“师叔他……”

冯田的神色挣扎,旋即点头叹道:“也罢,师叔的洞府,便在不远处,请”

“嘿,恭敬不如从命!”

无咎拂袖一甩,如沐春风般的招手道:“仙子,随本先生拜访一位老友……哎……”

他要与他的仙子,继续携手同行。

而灵儿昂起小脸,根本不予理会。

那清丽绝世的容颜,矜持孤傲的神态,俨如仙子到了人间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