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掌握阴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hbzylu百度、林彦喜、轰炸机20、小黄的爸爸、路虎极光霸道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进入魔剑,意在兽魂。而远处的兽魂,尚无异状,倒是跳出来三头拦路虎。其中的一个家伙,尤为可恶。

转念之间,一道金色的刀光呼啸而至。

无咎闪身后退。

龙鹊趁势紧逼,放声大吼

“小子,你倒是还手啊,你的飞剑呢,你的神弓呢……”

而无咎乃是元神之体,此番进入魔剑,纯属尝试,莫说神剑、神弓,便是一块灵石都没有携带,可谓是赤手空拳。谁料刚一现身,便遭到龙鹊的狂攻。他岂敢硬拼,只得被迫躲闪。

龙鹊是得势不饶人,挥刀乱劈。

那把金色大刀,应为他的本命法宝,“呜呜”风响,杀气凌厉。

钟灵子与钟尺也没闲着,紧随其后,看他二人的架势,随时都将联手发难。

无咎的元神之体,极为轻盈,闪身数十丈,只管往后躲避。

而龙鹊同为元神之体,同样的快捷如风,只见他挥舞大刀,如影随形,步步紧逼,得意吼叫

“小子,知道厉害了吧……”

无咎躲避不及,转而往上飞去。而魔剑之中的天地,为铸剑之初,机缘造就,蕴含阴煞之气,并历经杀戮,为精血阴魂淬炼,故而能够吞噬魂体。而其虽然宽阔,却好像一个封闭的牢笼,除了兜圈子,根本无路可去。且气机迥异,使得神通难以自如。即使他携带九星神剑,也只能如同龙鹊那般乱劈乱砍。至于撼天神弓,或许根本无从施展。

难道此番尝试,无功而返?

此时此刻,雾蒙蒙的天地间,一道金色的人影在竭力躲闪,很是狼狈不堪;而另一道金色人影,挥舞大刀,盛气凌人,叫喊不停;还有两道魂影,飘在半空……

“两位兄弟,打出禁制,封他退路,看我要他小命”

钟灵子与钟尺,点头会意,左右散开,齐齐挥动双手。

无咎尚自躲闪,忽然阵阵阴风、寒雾横卷。与之瞬间,又是一片片金色的刀芒,从四面八方狂袭而至。迫不得已,他抬手疾点而口中出声

“夺、夺、夺……”

无往而不利的《夺字诀》出手之后,阴风、寒雾如旧。刀芒稍稍迟缓,继而凶猛依然……

无咎很是意外。

他的“夺字诀”,有禁锢天地之能,此时此刻,缘何没了用处?

哦,许是魔剑之中,五行断绝,气机迥异,致使神通难为……

他尚自错愕,凌厉的刀芒已到了头顶。而趁火打劫的钟灵子与钟尺,也从一左一右扑到了身后。他躲避不迭,也无暇应对,身形一闪,凭空消失。

打不过,便跑,乃是某位先生,始终秉持的不二法门。

“呜呜”

刀芒呼啸,却人影杳无。

龙鹊踏空乱窜,手中的金刀依然闪烁着丈余长的光芒。他气急败坏,啐道:“呸,无胆鼠辈……”

钟灵子与钟尺,倒是不以为然,飘荡半空,默默换了个眼色。

而龙鹊的话音未落,数十丈外,金光一闪,呈现出一道熟悉的人影。被他称作鼠辈的某人,竟敢再次现身?他顿作惊喜,大喊

“小子……”

正是无咎,去而复还,却并未理会龙鹊,抬手一指、口中叱呵

“太阴有道,阴阳有术,敕”

而他打出一道法诀之后,身形一闪又没了。

龙鹊扑空,恨道:“该死的无咎……”

而始终没有出声的钟灵子与钟尺,却双双惊讶

“那是……”

“不妙……”

龙鹊不明所以,循声观望,而不消片刻,他也是愕然变色。

只见远处的兽魂,原本安安静静,此时突然骚动,并奔着这边涌来。随之阴风怒号,杀气狂乱……

“哎呀,出了何事?”

“兽魂已被祭炼、召唤……”

“谁敢如此……”

龙鹊还想追问,钟灵子与钟尺已转身离去。他急忙尾随,却见对方返回角落,坐在地上,口中默念有词,很是惊慌失措的模样。他尚自不解,忽又吓了一跳。狂风裹着数百兽魂,已从远处涌到近前。

那并非寻常的兽魂,乃是拼杀、吞噬中的强者,均为凶狠的存在。

龙鹊不敢多想,闪身挤到钟灵子与钟尺的背后,并藏起金刀、俯下身子,恳求道:“两位兄弟与兽魂相熟,又精通相关法门,且应付一二……”

“呼”

一阵强劲的阴风,轰然而至。随之涌来的数百兽魂,瞬间便将三人吞没。

霎时天昏地黑,兽影汹汹。狂乱的杀机,令人绝望而偏偏无从躲避。

龙鹊只觉得寒意难禁,惊骇难耐,索性趴在地上,战战兢兢道:“两位兄弟救我,来日必有厚报……”

而他的两位兄弟,自顾不暇,只管掐着手印、默念口诀,听天由命的架势。不知是口诀的用处,还是运气使然,涌来的兽群,并未吞噬撕咬,而是环绕徘徊。疯狂的杀机,依然令人胆寒。

飞仙的元神呢,若是被兽魂吞了,该有多惨啊,简直不敢想象!

龙鹊以为他躲过一劫,松了口气,悄悄张望,旋即又目瞪口呆。

所在四周,拥挤着数百兽魂,阵阵阴风盘旋,森然的杀气令人窒息。尤为甚者,一团丈余大小的黑白光芒,从半空中漂浮而来,旋即又静静高悬。便如一个硕大的眼眸,俯瞰四方、睥睨万灵……

此时,扎罗峰的洞府中。

无咎端坐如旧,闭着双眼,抓着魔剑,像是在入定冥思。而他的嘴角,却泛起一抹庆幸的笑意。

此前的祭炼,竟然有用?

被龙鹊逼得手忙脚乱,而不得不退出魔剑。却不甘心,于是打出法诀,这才遁出魔剑,而不过喘息的工夫,情景两重天啊。

既然如此,岂能错过……

与之瞬间,朦胧的天地间,冒出一道金色的人影,正是无咎的元神之体。

他再次遁入魔剑之中,却神色谨慎。

足有五、六百头兽魂,依然聚集成群,并将躲在角落里的三人,围困的风雨不透。而三人安然无恙,似乎有些诡异。

而他所关注的并非成群的兽魂,亦非陷入重围的三人。

无咎悄然落在兽群的数百丈外,而身形未稳,光芒耀眼,一股强大的威势霍然降临。他蓦然一惊,便想逃遁,却又暗暗咬牙,强行留在原地而抬头看去。

头顶之上,一团光芒寂然悬空。却不再像是眼眸,而是一轮月光,不断的变换着盈亏的更替,并时而深邃黑沉,时而满月生辉,像是要吞噬、毁灭万物,又仿佛造化生机、孕育天地……

无咎微微一怔,默然失神。

那黑白闪烁的光芒,倒是与卷毛神獬的眸子仿佛,却并非阴阳分明,而是相互交错旋转,犹如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……

无咎的心头一动,抬起右手。

他的本命元神的右手掌心,呈现出一个圆形的印记,形同两片弯月相合,或两条鱼儿缠绕,却又明暗各异。

这正是来自月族的玄月之印,又被他称作月光之印,与那阴阳合体的圣兽之魂,竟然极为的相似,莫非只是一种巧合……

无咎尚自诧异,他掌心的印记,忽然光芒闪烁,黑白旋转。旋即一股强大莫名的威势,随之震慑心魂,几近难以自持,他不禁“哎呀”一声而连忙甩手。慌乱之际,他又瞪大双眼。

头顶之上,空空荡荡。

那耀眼的光芒,没了?

数十里方圆的所在,除了成群的兽魂,与三个陷入重围的人影,再也不见圣兽之魂的踪迹……

无咎吃惊不小,愣怔片刻,猛然举手,再次瞠目难耐。

随着法力的催动,他掌心的印记,清晰浮现出来,却不再是弯月相合,或鱼儿缠尾,而是一黑一白两片光芒,上下左右旋转,似乎要迎头对撞,偏偏又相互交错而默契无间。并伴随强大的气机,蠢蠢欲动,犹如两头猛兽,随时都将咆哮而出逆转天地……

圣兽之魂,没有消失,竟附体于元神,怎会这个样子?

无咎的脸色大变,又忙连连甩手。未几,他再次凝神看向掌心。

随着法力内敛,掌心的印记,变得若有若无,而只须稍加催动,那诡异的光芒便透体而出,形同两条活鱼儿在纠缠旋转。

不过,所担忧的阴魂噬体,并未发生,元神、修为,也似乎没有大碍。唯独心神忐忑,便好像受到困扰,或是牵制,一时之间难以自已。

无咎猛的合拢手掌,依然不敢相信。

千真万确,圣兽之魂,跑到了身上,却并非简单的附体,而是藏于掌心的印记之中。

匪夷所思啊!

而收起掌心的印记,慌乱顿消。神魂深处的不安,依然隐隐约约,而令人无所适从。

无咎很想离去,就此弄个明白。

而他迟疑良久,眼光一瞥,心头一横,抬脚往前走去。

既然元神与修为,没有大碍,且不管它。

因为某位祭司,还等着与本先生较量呢。

成群的兽魂,就在数十丈外。那数百头形状各异的魂体,无不寒意森森,杀气环绕,令人望而生畏。

无咎放缓脚步,试探出声

“龙鹊,躲到哪里去了……”

而他话音未落,成群的兽魂突然蜂拥而来。他暗暗惊骇,连连后退。却见兽魂并未逼近,而是环绕四周,相隔十余丈,全无半分恶意,反而好像是众星拱月,一个个对他充满了敬畏而极为的顺从。

无咎始料不及,左右张望。

而透过晃动的魂影看去,三道熟悉的人影,依然蜷缩在角落里。

无咎不及多想,松了口气,佯作从容,嘿嘿一乐

“龙鹊啊,何以如此的狼狈呢,快快放马过来,大战三百回合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