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一路顺风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林彦喜、o老吉o、欢度oo国庆、烟光丶凝、砸锅卖铁人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接连几日,无咎没有进入魔剑。

此前的想法,很美丽。

囚禁了龙鹊,借助兽魂,对付他一个元神之体,只须稍加折磨,不怕他不乖乖顺从;而钟灵子与钟尺,来自神洲,算是故土人氏,聊聊过往今生,应该有个和谐的场面。

结果怎样?

如今的状况,很残酷。

龙鹊,或许知道躲在魔剑中,一时半会儿杀不了他,于是他索性耍赖,来个软硬不吃。

而钟灵子与钟尺,只将他无咎当成一个坏人,动辄以死抗争,想要叙谈几句都不能够。

也是无奈。

匹夫不可以夺志也,又何况是以心智坚韧著称的修士呢。而踏上仙道的数十年来,没有见到几个平庸之辈。即使阿三、阿胜之流,也有独到之处。反而是他无咎、无先生,像个傻子,遭人诟病,顶受着各种各样的骂名。

而面对诸多的诋毁、误解,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,他如今倒是要看看,囚禁在魔剑中的三个家伙,究竟能够折腾出什么花样。

且不管了,歇息两日。

而无咎并未修炼,也没有走出洞府,而是举起右手,冲着掌心的黑白印记,久久的端详、默默地凝思。

当发觉圣兽之魂跑到身上,着实吓他一跳。他先后遭受过飞蠹之蛊、精血魂禁与阴魂蚀体的痛苦,倘若再被圣兽钻入体内,天晓得又将带来怎样的大患。所幸圣兽之魂并未侵入四肢百骸,而是仅仅存在于掌心的印记中。他暗暗侥幸之余,又疑惑不解。

小小的玄月之印,为法力催动而浮现,如同虚幻般的存在,怎会存纳得下强大的圣兽之魂呢?

或许是月族的玄月之印,另有不为人所知的玄妙。

如此倒罢了,而一旦催动印记,旋即便能感受到暴戾的威势,使得神魂为之战栗,有种遭受禁制威逼的恐慌。便仿佛稍有不慎,整个人便将淹没、毁灭于滔天的杀意之中。

由此看来,圣兽之魂跑到身上,虽然能够驱使兽魂,却未必是个便宜。

而倘若圣兽之魂,来者不善。试问,又该如何将它从印记中驱逐出去?

不知道啊!

有关玄月之印与圣兽之魂,皆知之甚少,两者缘何凑到一起生乱,着实叫人想不明白。

而钟灵子与钟尺,乃是神洲万灵山的前辈,或能请教一二。却不好说话,徒呼奈何……

五日后,有人叩击洞门,还有熟悉的呼唤声响起。

无咎枯坐了五日,依然没有任何收获。

他甩了甩手掌,站起身来,撤了禁制,摇晃着走了出去。

洞外的云天台上,早已等候了一群人,有灵儿、韦春花,还有十二位月族的兄弟。

“山下的阵法,年代久远,毁坏严重,阵盘缺失。老身忙碌了数日,总算将其恢复如初,却也耽搁了两日,让先生久等了!”

“无咎,你我是否离去?”

韦春花讲述着修复阵法的经过,疲倦的神态中呈现出几分得意,却又不失矜持。而灵儿则是出声询问,很是期待的样子。

“嗯,春花姐辛苦了!”

无咎点头含笑,挥手道:“ 走吧”

扎罗峰虽好,却非久留之地。因为逃走的夫道子,必然要泄露他无咎的行踪。再加上老奸巨猾的瑞祥,以及诸多变数,与其时时提防,不如及早离去。

“老身带路”

韦春花依然是行动果断,闪身到了半空。

广山与月族的兄弟,则是摸出云板踏在脚下。各自壮硕的身躯,高大的个头,便如一截截的石桩缓缓飞起,不失为一道道奇异的景观。

无咎与灵儿,相继腾空。而人在云海之上,他不禁惊咦一声。

“咦,兄弟们的修为大有长进啊!”

十二个月族的汉子,原先的修为,最高不过炼气六层,而如今的广山、颜理、昌木、汤齐,已是炼气七层,余下的八人,也分别修至六层的圆满。

“诸位大哥吸纳五色石之后,修为突飞猛进。我与春花姐也是诧异呢,却弄不清其中的原委!”

灵儿如此分说,却又好奇道:“无咎,你缘何神色不佳……”

“没有啊!”

无咎敷衍一句,回头看向脚下。

云雾遮掩的云天台,依旧是冰光闪烁。高大巍峨的扎罗峰,还是那么的肃穆神秘。而此番的部洲之行,即将终结。阿三、阿胜,冯宗、冯田,象垓、乐正,等等,亦将随风远去……

片刻之后,一行十五人,相继抵达冰峰脚下的山谷,再又走入一个寒冰覆盖的冰洞。洞口有元天门的弟子把守,却不敢阻拦。众人进入冰洞,循着一道陡峭的阶梯继续往下。数百丈后,一个点缀明珠的山洞呈现眼前。

据说,星海宗留下的传送阵,便在此处。

果不其然,淡淡的珠光下,平坦的空地间,布设着一座阵法,四周环绕着八根石柱,并充斥着强劲的法力而蓄势待发。

而宽敞的山洞内,不仅有阵法,还有四位修士,与一位老者。

“无老弟,你何必急着要走呢,不妨多多盘桓几日,以便瑞某略尽地主之谊!”

是瑞祥与他的四位弟子,似乎已等待多时,应该是前来送行,偏偏摆出盛情挽留的架势。

“打扰至今,很是过意不去呢!”

无咎拱起双手,脸上堆笑,却没有心思寒暄,示意道:“客走主安,春花姐……”

“此阵仅能传送五人,我与广山先行一步!”

韦春花走向阵法,稍加查看,不见异常,然后带着广山等四位月族汉子踏入阵法。随其打出法诀,一道丈余粗细的光芒拔地而起。转瞬之间,五人消失无踪。

“颜理大哥,灵儿与你同行”

不用吩咐,灵儿带着另外四位月族的汉子踏入阵法。

而瑞祥与四位弟子,则是则是满脸的不舍之色,叹道:“哎呀,今日一别,不知何年何月方能相见啊!”

“我留下来,倒也无妨…”

“啊……”

“却怕兄弟们不答应!”

“呵呵!老弟的十二银甲卫,当真是赤胆忠心之士!”

“嘿……”

不消片刻,灵儿与四位月族的汉子,已消失在阵法的光芒中。

无咎含笑点头,抬脚走向阵法。

瑞祥似乎松了口气,却又出声道:“老弟……”

无咎踏入阵法,摆手道:“告辞”

“不……”

“哦……”

无咎正要打出法诀,开启传送,心头一动,转身看去。

只见瑞祥手拈长须,神色迟疑,旋即摇了摇头,面带苦笑道:“事已至此,毋庸讳言。我已接到星海宗的信简,说是玉神殿的神殿使,不日便将抵达部洲,我想你该知道其中的凶险!”

“信简?”

无咎微微一怔,难以置信道:“贺州距此遥远,如何传递消息?”

“仙门自有秘术,信不信在你!”

瑞祥收起笑容,拱起双手道:“言尽于此,保重!”

“你与我道出实情,便不怕观海子,或玉神殿的降罪?”

“你执意离去,我挽留不得啊!”

“说的也是……”

“老弟,我与你相识至今,何曾说过半句假话?”

无咎依然是狐疑不已,而看着满脸正色的瑞祥,他不无自嘲般的笑了笑,抬手打出法诀。随之芒光芒笼罩,他与四位月族汉子的身影倏然变淡。

而便于此刻,瑞祥突然双手挥动,并森然喝道

“老弟,一路顺风……”

他话刚出口,便传来“砰砰”闷响,旋即石屑纷飞,光芒崩乱,法力反噬,阵法猛然炸开。

“轰”

他的四位弟子急忙躲闪,失声惊道

“师尊,缘何毁了传送阵?”

“传送之际,阵法损耗,稍有差池,凶险难料……”

片刻之后,山洞内的烟尘渐渐散去。而地上的传送阵法,已荡然无存。

瑞祥,伫立原地,手拈长须,神色如旧。

他的四位弟子,缓缓靠近。

“师尊,既然放他离去,又何必如此……”

“是啊,他若遭殃,倒也罢了,若是幸存,必然记恨师尊……”

“他记恨老夫?尚不至于吧!只怪他修葺的阵法有误,又与老夫何干呢!”

“师尊所言有理,那个韦春花极为霸道,修葺阵法,不容外人插手,如今遭遇不测,纯属咎由自取!”

“老夫从来没有害人之心,也从来不曾得罪过星海宗与玉神殿,老夫只想留在扎罗峰,打造一方仙境而已,呵呵!”

……

何为传送阵?

借助两地的符阵,搭建虚空通道,便可瞬息千里、万里,称之为传送阵法。而一旦阵法崩裂,后果难以想象。而如此情形,极为罕见。因为阵法开启之后,极难阻止。不过,凡事就怕意外!

“哎呀……”

“先生……”

光芒闪烁,狂风大作,还有破空的撕裂声,在前后左右炸响。而便在这混乱之中,却有五道人影凌空翻滚,又收势不住,直奔着莫名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
正是无咎,与他的四位月族的兄弟。

与瑞祥打交道,着实伤神,他不愿纠缠下去,只想着离开扎罗峰。谁料阵法刚刚开启,便出了乱子。笼罩的法力突然崩裂,传送的进程也变成了一场生死之旅。

而无咎历险无数,尚算镇定。四位月族的兄弟却惊惶无措,一个劲的呼唤先生。他扬声呼应

“不必慌张,莫要远离……”

怎奈每个人都在翻滚、疾驰,想要靠近,身不由己,只能相互喊叫

“先生,我在此处……”

“先生,我喘不过气来……”

“先生,缘何如此寒冷……”

“我也是啊,风如刀割……”

“以灵力护体,我来也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ps:猪脚的运气,够逆天了,再算无遗策,机智无双,整日里牛逼闪闪,霸气冲天,怎么会呢,至少本书的故事中不会出现。真正的高人,就是凡人吧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