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七章 花花草草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蒋浩苍将原本打算当兄弟俩午餐的白面饼子,全留给静心法师,又交代明天他们就会安排人来修缮寺庙,到时候再来安排他的住处。在静心的千恩万谢中,兄弟俩离开空灵岸,乘船一路顺水而下,蒋浩然也懒得再回指挥部,直接赶往株洲,到株洲码头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,午饭太迟,晚饭太早,兄弟俩干脆一人两个包子,一路聊着就往建宁街走去。

在船上的时候,蒋浩然就为蒋浩苍规划了一下以后的路,别看株洲现在还是一个三万多人的小镇,但随着自己的蓝图逐步扩大,株洲的人口和经济也会出现腾飞,米店和绸缎庄虽然能赚点钱,毕竟是小打小闹,成不了大气候。不如找一个好的地段,开一家豪华宾馆,集餐饮、娱乐、住宿、百货于一身,至于资金就先从宝藏里垫付,赚到钱再慢慢还,一来兄弟俩好歹置办点产业,二来这么大的一笔宝藏拿出来,将来也要有一个出处。同时,如果蒋浩苍有兴趣,被服厂、香烟厂等等,都可以开,而且可以列入部队采购。

蒋浩苍也神情激荡、信心满满,大有大干一场的准备。

株洲镇,归湘潭县管辖。古称建宁,是一座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古城,据史料记载,早在公元214年孙权与刘备分荆州,以湘水划江而治,河西属蜀国,而东吴在河东设建宁县,后因湘江两岸槠树林立,因“槠”与“株”同音,于南宋年间改称株洲。

因为南山独立旅的驻扎进来,又是张贴难民榜,又是大兴土木,衣食住行各类物资的需求量自然是大涨,小小的建宁街更是人满为患,各种卖,各种买,所有的商铺、小贩都忙得眉开眼笑、不亦乐乎,连平时生意冷清的铁匠铺,都将炉火拉得红红的,几个伙计抡开了膀子,叮叮当当,使劲地敲打。

但也有例外的,在街道的中间地带,有七八个门面居然门可罗雀,好不容易有个人进去了,也很快闪了出来,嘴里骂咧咧地:“大白天的,抢劫呀!”

蒋浩然看着其中一家米店,门口挂着“今日米价每百斤四个大洋”的招牌,顿时就皱起了眉头。好家伙!比平时足足涨了近半,不用说了,其他几家商铺肯定也是因为涨价,吓到了进去的人。在自己的地盘,居然有人哄抬物价,发国难财,蒋浩然的火气立即蹭蹭往上冒,抬腿就欲进去拆台。

蒋浩苍急忙上前一把拽住他的手臂,拖着他就走,边走边告诉蒋浩然,这个人惹不起,叫黄三,人称“泼皮黄三,”是暂六师副师长的小舅子,跟湘潭县的县长都有交情。平日里欺男霸女、欺行霸市的事情干得多了去了,刚才所见的八个商铺都是他们家的,生意涉及餐饮、日杂、粮油,家里更是良田千顷,姨太太都收了八房,光一个宅基地,都占地上百亩,养了一百多条人枪,还美名其曰“保安团”,在株洲这个地带绝对可以横着走。几年前,蒋浩苍刚来株洲的时候,这黄三虽然没有现在的根基,也少不了来骚扰,好在他一身家传武艺,也没有让他讨到什么便宜,打了几年,倒还打出了一点交情,现在倒也相安无事。

蒋浩然知道,大哥这是顾及他初来乍到根基不稳,不宜竖此强敌,虽然名义上他们是湘潭警备旅,但毕竟是战时,就他们这点兵力,也就驻防个株洲刚刚好,湘江对岸的所有区域还是73军管辖,73军下辖第15师、暂六师。因为营地之争,南山独立旅已经将暂六师得罪了一遍,现在又出了这么一号人,偏偏又和暂六师扯上了关系,理论上这事还真不好管。

但蒋浩然是什么人?一听说这情况,更是火冒三丈,虽然暂时顾及大哥的面子,没有发作,但心里却打定了主意,管他什么背景,明天派支部队,先拔除了再说。却不曾想,几分钟之后,这个泼皮黄三,就会在自己手上,以一种奇特的方式血溅当场。

汤敏带着陈依涵和小虎,上午就回到了株洲,两个女人在绸缎庄对着各式面料评头论足地呱啦了半个上午,可把小虎急得抓耳捞腮,山里的孩子,难得进回城,这外面热闹非凡,他却只能陪着两个女人看布料,连少龙都去上私塾了,叫他如何坐得住,好不容易捱到了午饭后,小虎拖起陈依涵就上了街。

这街上人来人往,商铺林立,小虎是觉得什么都新奇,拖着陈依涵这家进那家出,忙得不亦乐乎。

陈依涵也就是一个记者,这体力可跟小虎这山里娃没法比,几个回合下来,小虎是意犹未尽,陈依涵却已经香汗淋漓,一张粉脸红扑扑的,更是平添了几分妩媚,扶着路边的一棵树,直呼走不动了。

“姐姐,就你这身子骨,真该锻炼了,以浩然哥的本事,将来指不定有多少女孩惦记,你要是跑都跑不动,怎么有力气去拔他身边的这些花花草草。”小虎打趣着陈依涵,一脸的坏笑。

“死小虎,你也敢拿你姐姐开心了!咦!这不像你说的话呀?是谁跟你说的?”陈依涵顿时神情紧张起来,一把就抓住了小虎的手臂。

小虎似乎也觉得这话不应该说,但出了口也收不回来了,只好讪讪地告诉她,平时刘大昆和苏鹏他们几个聊天的时候,说起过这个,他们说以旅座性格,以后这身边少不了花花草草。

陈依涵神情一凛,顿时觉得心里一阵绞痛,看来也不止自己有这种担心,别人早就将这事看穿了,虽然**将领里三妻四妾盛行,但对于她这个新知女孩还是不能接受,她心里立即就反反复复地问自己,真会有这一天吗?到时该怎么办?

小虎看到陈依涵这样,顿时觉得自己闯祸了,孩子气地拍着胸脯跟陈依涵说:“姐姐,你放心,如果真有什么花花草草来找浩然哥,我帮你拔!”

小虎的表现,让陈依涵不禁莞尔,摸着小虎的头,喃喃道:“他真要敢拈花惹草,我就走,走得远远的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