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 做贼心虚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刘鹤倒也不负所望,三言两语居然就将马队拉到了一边,经过良久的商谈,庄莹莹才带着众人愤愤地纵马离去。

看着黄尘远扬,蒋浩然才摇摇摆摆地走了出来,恨恨地骂道:“吓老子!看老子怎么收拾你?”

刘鹤一路小跑着过来,居然一脸的惊恐之色,气都没喘匀就急促地说道:“乖乖!你这个姑奶奶可真不得了,我说你一早就去长沙述职了,她却肯定你就在营地,你什么时候从武汉回来的,回来之后又去了观音岩,随后在建宁街为了一个女人踩死黄三,又什么时候到的营地,只差你在营地干什么她不知道,其它整个门清。我咬着牙坚持你已经去长沙了,她也没辙,丢下一句话,恨恨地走了。”

“丢下一句什么话?”

“哼!敢让姑奶奶在家白等一天,你给姑奶奶告诉那王八蛋,如果三天之内他不到姑奶奶家里来请罪,姑奶奶有他好看!”刘鹤学着庄莹莹的语气,居然也有三分神似,还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坏笑。

蒋浩然一听,只觉好气又好笑,佯怒道:“擦!这只小辣椒,老子要不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的,我就不姓蒋?”

“对,为了南山独立旅,这丫头你都要收拾了,你放心,这事我绝对不会告诉嫂子,我已经交代了警卫,如果他们敢乱嚼舌头,我就撕了他们的嘴巴!”

刘鹤的反常让蒋浩然疑窦丛生,自己收拾老婆关南山独立旅屁事,更何况,整个旅部谁不当陈依涵是自己的准夫人,平时都爱护有加,这家伙居然轻易就将陈依涵买了,他打的什么鬼主意?

看蒋浩然一脸的疑云,刘鹤赶紧解释:“不是!旅座,我就是想,这庄莹莹这么大的能耐,如果将他们布下的眼线,配合我们来清扫防区的特务,一定事半功倍。”

蒋浩然一乐,这家伙脑袋就是好使,居然能想到这层,庄家可是大内出身,看来自己的老丈人,倒是没有丢下他的老本行,如果利用他们的势力,成立一个特务连,还真是不错的主意。

看蒋浩然没有生气的意思,刘鹤立马顺着杆子往上爬,一脸讨好地说道:“旅座,你收拾了庄莹莹之后,能不能将她马队里面,那两个大胡子给我要来?”

“臭小子,合着你整个当我是你的棋子呀!说,你要大胡子干嘛!”蒋浩然佯怒道。

“呵呵!我哪敢!只是我在上军校之前,是干骑兵的,我一看那两个大胡子,就知道他们是马上的好手,所以我想,给我们旅也弄支骑兵。”

“骑兵?这主意不错,看来我还真得去拜访一下我的老丈人了,走,回指挥部!”蒋浩然一听说骑兵,顿时就眼睛放光,好像有什么想法样,兴冲冲地就往指挥部而去。

因为门口出了这档子事,苏灿武正在调查原委,看蒋浩然和刘鹤进来,赶紧啪地立正敬礼,蒋浩然一摆手,吩咐他立即将楚中天他们四人找来,再派人去给他们买几个包子。

蒋浩然他们到指挥部不多时,楚中天他们也霹雳巴拉地赶来,不待他们敬礼,蒋浩然就吩咐他们进来,随即就告诉他们,旅部准备成立一个特战大队,主要执行侦察、破袭、拯救、暗杀等特种作战任务,由楚中天任大队长,辖三个分队,由李铁、李兵、刘豹任分队长,命令他们在全旅所有部队里,选拔头脑灵活、身手敏捷的士兵,人数不在多,每个分队三四十人左右。在三个月的时间里,所有人员,必须掌握擒拿格斗、负重越野、隐蔽接敌、精通各式武器、汽车驾驶、特战手语等技能,不合格的坚决淘汰,明天他将提供整套的训练大纲以及特战手语。

几个人一听这任务,可是极具挑战性,也很符合他们的性格,立即就眉飞色舞地领命而去。

蒋浩然又命令刘鹤,一定要保证各团,在人员的选拔上不许藏着掖着,同时保证特战队员伙食不能跟其他团等同,猪肉、牛肉、米饭管他们够。所有的工厂里,兵工厂必须先安置好,尽早投入生产,没有厂房,可以暂时安置在黄三的那个大宅子里,别看委员长给了他们一个师的武器装备,但随着各团的大量扩充兵员,这点武器肯定会不够看,一旦兵工厂安置好了,就到他这里来拿武器生产图纸,虽然兵工厂不乏仿制各型武器的能力,但他们手里的参数都存在问题,生产出来的东西往往差强人意,就拿捷克式轻机枪来说,我们仿制的,跟捷克原厂生产的,就不是一个档次,精度和性能都要差好远。

刘鹤唯唯诺诺地应承着,也没有问蒋浩然,哪里来的这些图纸,只当真是他从九江偷来的,两个人咬着警卫送来的包子,各自离去。

蒋浩然回到家的时候,恰好看见陈依涵真正往皮箱里收拾衣服,以为庄莹莹的事情,已经穿帮,立即就慌了手脚,为了争取宽大处理,将整个事情一五一十地抖得干干净净。

只将陈依涵听得手脚冰冷、一身发抖,随即就泪如雨下。蒋浩然一看这架势,顿时就明白,一切都是自己做贼心虚,陈依涵根本就不知道这事,恨得直抽自己的嘴巴子。事已至此,也只得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,一顿捶胸顿足、信誓旦旦,只将陈依涵说得,就是他的天、就是他的地、就是他的水和空气。好一顿上蹿下跳的表演,才终于让陈依涵脸色稍有缓和。

陈依涵也知道,这事还真怨不得蒋浩然,跟他的人格品行没有一毛钱关系,他不是失忆了吗?一切只能怨自己的命不好,但要她就此接受这个现实,她也转不了这个弯,因为家庭原因,对于男人三妻四妾她是深恶痛绝,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,但她也不想逼迫蒋浩然,在她眼里,蒋浩然是国家的希望,他应该先属于国家和天下的百姓,然后才属于自己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