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 破绽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虽然武汉被日军占领,但两天两夜的大火,已经将武汉烧成一座废墟,四个月的时间里,日军不得不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,才让整个城市维持正常的运转。也因为如此,日军第十一军的司令官多田骏,才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考虑蒋浩然的问题,以至于给蒋浩然,留出了宝贵的四个月的时间,让331基地初具规模。

武汉行营,这栋原本是国民政府最高军事指挥部的老宅,也是战火后唯一保存较为完好的建筑,此时已经成为日军武汉守军第十一军的指挥部。

环形会议桌旁,日军第十一军司令多田骏和参谋长木下勇,带着众参谋正在研究从株洲送来的情报,和飞机航拍的照片。

情报显示,驻扎株洲的,为南山独立旅,旅长蒋浩然,参谋长刘鹤,副旅长刘大昆。部队兵力在一万人以上,目前发现的有骑兵团、炮兵团、步兵团,各团都在紧张操练,不定期就会有,实弹演练、对抗演习。

株洲镇已经由一个三万多人的小镇,快速地发展成为,拥有不少于三十万人口的中型城市,街道宽阔、商铺林立,各种配套设施一应俱全,并且于半个月前通电通水。川流不息的车辆,不分昼夜地将煤炭、矿石、钢材、洋灰等材料运进一片戒备森严的山区。因为南山独立旅有一个特别厉害的特务营,我方特工根本无法渗透,甚至是靠近山区,所以对于里面的情况不清楚。但是,很奇怪,特务营的成员不像是军方的人,也不像支那政府的军统特工,他们行动诡秘,很难分辨,而且一旦被他们黏上,几乎没有人能逃脱,至今为止,我方没有活着的人见过特务营的成员,也不知道他们的头领任何资料。

“八嘎!这个蒋浩然他要干什么?难不成还在株洲建立一个重工业军事基地?”多田骏一脸的怒容,又带着一丝不可置信。

参谋长木下勇扬了扬手里的航拍照片,说道:“从航拍的照片上并看不出什么问题来,整个区域崇山峻岭,植被茂盛,并没有严重被人为破坏的痕迹,但从特工人员的资料上来看,完全有可能。”

“哼!”多田骏发出了一个重重的鼻音,不知道是鄙夷还是不屑,随即又问道:“蒋浩然的资料收集得怎么样啦?”

听到多田骏问这个,木下勇身边的一个参谋,急忙打开手里的一个文件夹,将一叠厚厚的材料递给了木下勇。

木下勇随即打开,一张张的念起来:“蒋浩然,男,二十四岁,毕业于黄埔军校步兵科,祖籍湘潭,家里有父亲和一兄一弟???????”木下勇从蒋浩然的南山战役开始,一路说到九江劫机,足足说了近一个时辰,看看多田骏的脸上越来越难看,知道这九江劫机可是他的痛处,遂立即转移了话题。

“冈村君曾经评价此人是不可多得的战术天才,综合他的种种,也的确堪当此称号,他不但战术素养高,单兵能力更是卓绝,而且凶狠手辣,在他的眼里绝对没有‘俘虏’这个词,连他带的兵,我们至今也没有俘获的先例。其人心思之缜密,更让人叹为观止,他从马回岭的成功突围,我们曾今百思不得其解。我特意从总部请来了战场分析专家,才发现其中的玄机。他居然是从高达两百多米的千丈崖逃脱的,事实上我们开始也想过这个因素,但我们发现部队有到过千丈崖底的痕迹,却又发现下来的脚印,而且脚印与上去的人数基本吻合,故没有深究。谁知根据专家的分析,这下来的脚印是伪造的,因为人前进的时候重心在脚掌,后退的时候重心在脚跟,根据脚印的深浅,专家认为,他们有一半的人是退着上山,几百人登崖,又在雨天穿过被烧毁的树林,居然没有在山崖留下任何污迹,直至专家登上崖顶,才发现边缘有绳索留下的勒痕,也发现了绞架,这才明白几百人是光着身子,从崖顶被绞上去的。”

“照你这样说,此人就没有任何破绽?”多田骏的语气怪异,明显对于木下勇一味地鼓吹蒋浩然不满意,这可是严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。

“破绽?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,此人好色倒算是他唯一的破绽,他身边有两个绝色的女人,甚至他们的委员长,都为他专门物色了一个侍从小队,六个女孩,全部都是国色天香。”

“哟西!男人好色算不了什么,但对于一个军人来说,却可能是致命的,我看给土原肥贤二发一份绝密电文,让他将‘皇军之花’南造云子派出去对付他,便宜这个可恶的支那猪,让他死在云子小姐温柔的胯下!”多田骏的眼神突然变得阴鸷起来,嘴角露出一丝阴邪的笑容。

“这个就不容将军阁下操心了,事实上土原君??????”木下勇看了一眼身边的众参谋,似乎觉得这话不能当众说,随即将嘴巴凑到多田骏的耳边咕隆了一番,两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两人笑罢,木下勇有问道:“既然已经确定了株洲有重工业基地,不如让飞机进行几次无差别的轰炸,将蒋浩然的心血毁于一旦,活活气死他。

多田骏冷哼一声:“炸掉?那多可惜呀!他们所建的,正是皇军所缺的,如果能将它为皇军所用,岂不是更好地到达打击他的效果。”

“啊!您是说我们夺取株洲?”

“怎么?你觉得不可思议是吧!”多田骏说着就拿起桌子上的指挥棒,转身指着墙上的巨型军事地图说道:“参谋长你看,整个株洲都是丘陵地带,虽然山多林密,但都不险峻,几乎无险可守,进入株洲有两条路,一条是公路,适合装甲车和重炮长车直入。另一条是铁路,可派步兵突进直插他的腹地,如果有必要,我们甚至可以再派一支部队奇袭浏阳,翻越鸡公山,直接占领株洲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