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 刺杀多田骏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一个漂亮的摆尾,车厢直接对着机场门口,随着车厢后面的篷布被打开,霹雳巴拉地跳下二十多个装扮怪异的士兵,足足把林三木吓得目瞪口呆,行动瞬猛的士兵,从他的身边窜过,直将他撞得转了好几个圈,最后竟然被人提小猫小狗一样提到了一边,两个纵队排列,整齐划一,无声的气氛中,顿时就有隐隐杀气弥漫,让一肚子都是气的林三木,愣是不敢吭声。

随即,驾驶室的门被打开,从里面摇摇摆摆走出一个同样装扮的人,林三木费了好大的劲才看出此人正是蒋浩然,顿时就觉得汗毛倒竖,合着刚才他居然骂的是他,尽管腿肚子有些发软,但他还是夹紧屁股赶紧上前,啪地立正敬礼。

谁知蒋浩然啪地一下拍到他敬礼的手上,听不出喜怒地说道:“走,进去说!”

林三木赶紧小跑着跟在蒋浩然的屁股后面,谁知一进门,蒋浩然把头转向了韩树根,问道:“我安排你的事情都做好了吗?”

“放心吧!咱什么时候掉过旅座的链子!”韩树根拍着胸,牛皮哄哄地说道。

随即俩人叽里呱啦地说着飞机回航的安排、近段时间的训练、学生兵的表现等等,合着整个没有林三木什么事,原本还以为蒋浩然就是到机场来看看,谁知还有起飞任务,这一切他这个营长都蒙在鼓里,这就是不是嫡系的悲哀呀!

直到蒋浩然登机,好像才想起林三木一样,回头跟他打了声招呼,吩咐他带好部队,严防敌特分子渗透。

林三木唯唯诺诺,直到飞机冲上已经快要进入黑夜的天空,林三木从恨恨地吐了唾沫,咕隆道:“擦,都什么人?”

飞机上,蒋浩然在驾驶舱磨蹭了一阵,才出来告诉特战队员,他们这一次不是演习,而是深入敌占区——武汉,目的是刺杀多田骏。又再一次跟队员重申跳伞的动作要领,虽然夜间跳伞他们也没少训练,但这次不同,场地他们完全陌生,甚至没有地面引导,蒋浩然唯一能告诉他们的是,高度是800米,降落的地点是一片湖区,他们可以循着水面的反光,尽量向北岸降落,降落后,立即向自己发出的手电筒光亮靠拢,十分钟内集合完毕。

随即蒋浩然又走进驾驶舱,吩咐飞行员叶兆丰,他们跳伞之后,飞机不要盘旋,也不要纠结航弹轰炸的位置,哪里灯光密集就丢哪里,炸完立即全速返航,机场会为他点燃导降火把。

叶兆丰是空军司令周志柔在武汉的时候,专门给蒋浩然安排的飞行员,本来也就是送蒋浩然回株洲的,谁知到了株洲之后,这人就被他扣下了来了,搞得周志柔好一顿苦笑,飞机没有要到,还搭上一个优秀的飞行员。

叶兆丰的飞行技术的确不错,几个月的训练下来,也和特战队员结下了不解的情谊,此时只怕周志柔拿枪来逼着他,他也不会离开南山独立旅了。听到蒋浩然的吩咐,叶兆丰呵呵乐道:“旅座,你就放心吧,咱什么时候掉过链子!飞机不要盘旋,也不要纠结航弹轰炸的位置,哪里灯光密集就丢哪里,炸完立即全速返航,安啦!”

叶兆丰复述着蒋浩然的命令,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南山独立旅的气质。随即就告诉蒋浩然,飞机已经接近跳伞位置,他正在下降飞行高度,三分钟后开始跳伞,并祝他们凯旋归来!

回到机舱,蒋浩然喊道:“对表,现在时间是晚上七点一十二分五十秒,两分四十秒后开始跳伞!”

特战队员们都对着手表忙活起来,冷如霜却脆生生地报告:“报告旅长,我没有跳过伞!”

“没有跳过伞了不起呀!用得着这么理直气壮!行了,你跟我一起跳。”

蒋浩然的话差点没把冷如霜噎死,敬礼的手半天都没有放下来,这能怪她吗?你那条规定她必须要会跳伞啦,就算是特战队员都会,可她是特战队员吗?就算她是特战队员,你倒是给了她时间训练?

可蒋浩然说完,看都没有再看她一眼,盯着腕上的手表,随即打开舱门,大声喊道:“跳!”

二十六个特战队员,快速地跳下了飞机,轮到冷如霜,她看了看地面远远的灯火,顿时不自觉地退后了两步。

“怎么,你也知道怕呀?”蒋浩然损着她的同时,抄起她的手臂带着她就往外跳,呼呼的风声里,听着冷如霜撕心裂肺的尖叫,蒋浩然竟然卑鄙地生出一丝满足感。但也就一闪念之间,右手随即拉动冷如霜身上的开伞索,谁知一拉下去,手里居然就多了一截绳索,而降落伞并没有打开,蒋浩然顿时惊得面无人色,见过坑爹的,没见过坑得这么彻底的,这伞索居然也会断?容不得他多想,急速地将冷如霜往上一提,右手顺势从她的腋下穿过,将她抱住,随即打开自己的降落伞,两人身形一顿之后,随即飘在了空中。

望着越来越近的灯火,蒋浩然才长长嘘了一口气,暗道幸运。很快他就发现,自己右手手掌处,居然罩着一团柔软,指头一用力,呵呵!弹性十足,倒不像被人捷足先登了。只当冷如霜已经被吓晕了,几个手指弹钢琴一样地弹开了去,心里美得只冒泡,早知道有这待遇,还不如直接抱着她跳下来,也不至于一点福全让右手享了,要不然怎么也得让左手也抽空来抓两把。

直到落了地,蒋浩然还不舍得将手从冷如霜的胸前挪开,刚才手上要用力,虽然感觉有颗相思红豆顶在自己的手心里,但远不如捏过瘾,所以蒋浩然想趁机将这个动作也完成。

谁知冷如霜在空中还一身软绵绵的,到后来也没有个声音的,像是吓晕了一样,一落地却浑身充满了力量,不待蒋浩然反应过来,顺手就是一耳光往他的脸上扇去。冷如霜可没有晕,只是她也不知道伞索断了的事,只当一切都是蒋浩然故意为之,不打开自己的降落伞,好趁机猥亵自己,在天上虽然是气得她浑身发抖,但也莫可奈何。这脚上一踏实了,这火气能小了去?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