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弹炸连环舰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看着众人离去,蒋浩然扫视着四周,确定沒有威胁之后,从树林里窜出,沿着江岸往武昌方向,一路蛇行虎跃,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距离武昌不到两公里的一处港湾,日军海军陆战队村井大队的八十余艘各式舰艇,静静停泊在这里,江面上的巡逻艇來回穿梭,岸上也是戒备森严,三步一岗五步一哨,刚从南昌战场紧急赶來的村井大队官兵,都已经十分疲惫,加上也是夜晚十一点多了,整个港湾除了浪花轻轻拍打着舰艇的声音,就是一片声势浩大的呼噜声。

在滚滚长江浊流里,一艘日军巡逻艇打着雪白的探射灯,轰鸣着搜索着江面。突然,就在巡逻艇刚刚驶过的水面,一个球状物体露出了水面,四处转动了一周之后,又快速地潜入水里,消失在江面上。

不用说,水底下的就是蒋浩然无疑,本來打算从水里绕过鬼子的岗哨,再上岸,谁知一入水,他居然发现在水里自己也可以自由呼吸,为避免岸上暴露,干脆一咬牙,从水底一路游了上來,几十斤重物,加上又是逆流而上,不到三公里的水路,就算是他这种体能也花了一个多时辰。

再次确定了位置之后,蒋浩然一个深潜,很快就到了舰艇停泊的水域,从整齐排列的舰艇缝隙中,蒋浩然逐个地搜索着鬼子的油船,总共才七枚定时炸弹,要炸掉八十余艘舰艇显然不现实,所以蒋浩然只能对鬼子的油船下手,这一艘挨着一艘,整得跟曹操的“连环船”似的,这一炸开,光弹药的殉爆都够鬼子受的,就算不能将舰艇全部摧毁,沒有了油船,这舰艇也在江面上折腾不了多久。这正是,古有孙权火烧连环船,今有蒋浩然弹炸连环舰,恐怕今晚的所作所为,会成为历史上长江第二场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,载入史册。一想到这,蒋浩然噗嗤一乐,一口水顿时就灌入口中,把他呛得两眼直翻白眼,不合时宜的得瑟,总要付出点代价。

很快,三艘油船都被蒋浩然锁定,从包里取出带磁铁的定时炸弹,逐个贴在各船的油舱附近,每艘两枚,多出一枚干脆塞在最大一艘驱逐舰的螺旋桨中,算是额外奉送。

忙完这一切,蒋浩然再度潜入水中,顺流而下可比逆流而上轻松多了,随水一漂,很快就到了老虎滩,如果不是还约了大栓子,蒋浩然甚至打算直接游过长江,恐怕还迅速快捷得多。

蒋浩然从水面一钻出來,大栓子就快步迎了上來,可见他一直盯着水面,一点都不敢松懈:“姑爷,成了?”

“那哪能不成!呸!呸!”蒋浩然一边吐着口里的泥沙,一边得瑟得沒边。

“啊!这來回近十公里,你都是从水里过來的呀?”大栓子不可置信地问着蒋浩然。

“不说这个了,他们都安全过江了吧!”

“过了,连汉江的部队也已经接上头了!

大栓子这样一说,顿时引起了蒋浩然的警觉,此处隔汉江可不止十五公里,步话机明显无法联系,难道楚中天用电台联系了外援组?为防止消息从内部泄露,他的命令里可沒有这一条,于是紧张地问道:“你,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呵呵!蛇有蛇道,鼠有鼠洞,你有张良计,就不许我有过墙梯呀!看看,我们用的都是这个,虽然远距离不如你们的电台好使,但近距离还真不如它实惠。”大栓子得意地说着,就从衣襟下掏出一只鸽子,演示般地往空中一丢,灰色的鸽子顿时振翅高飞,顷刻间就消失在夜空中。

听大栓子这样一说,蒋浩然才放下心來,暗道这个可恶的“暗夜玫瑰”愣是搞得自己也是草木皆兵。这信鸽在现代战争中,虽然已经退出历史舞台,但对于前清的大内侍卫來说,传递个消息什么的,倒是还能演绎到极致,想必父亲、庄铁山和迟六奇之间,就是以这个为纽带联系的。

因为必须快速追上楚中天他们,蒋浩然也不敢耽搁,吩咐大栓子赶紧上船,准备渡江。

在船上的时候,蒋浩然又再一次跟大栓子确定,三道弯的位置和他们所要到的目的地距离及路线,这可关系到雪狼特战队一百多号人的性命,蒋浩然虽然记忆力超强,但也怕遗落什么?

上了岸之后,蒋浩然吩咐大栓子就不要跟着了,剩下的事情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,别暴露了身份,以后反攻武汉的时候,他们还派得上大用场,同时也叮嘱他照顾好迟六奇,让他好好活着,看他怎么将武汉的鬼子、乃至是全中国的鬼子赶出去。两个人一番感谢、小心之类的客套之后,旋即分道扬镳。

汉江,发源于陕西省西南部,流经陕西汉中、安康,出陕西后进入湖北西北部,在十堰的丹江口与汉江最大的支流,,丹江汇合后,继续向东南流,过襄阳、宜城、沙洋、仙桃、汉川等地,在武汉市汉口龙王庙汇入长江。

从长江入口进入不到五公里,就是汉江的三道弯,这里水流湍急,但河床狭窄,五十米不到,两岸更是层峦叠嶂,地势险要,也因为如此,日军在此布防的兵力并不多,十几个日本兵,被蒋至武派了十几个水性好的特战队员,趁夜潜过江摸得干干净净,与大栓子派來接应的人也顺利接上了头。

因为“暗夜玫瑰”的存在,蒋浩然的命令也不敢在电台里发,只好托大栓子的人带过來,蒋至武一看命令顿时就皱起了眉头,倒不是担心不能为蒋浩然打开撤退通道,只是蒋浩然提到的这“暗夜玫瑰,居然能逃过自己的眼睛,让他颇不能接受。因为消息是从电台走漏的,蒋至武不自觉地就将眼睛扫向,背着电台的肖玲,这丫头一路來也沒有什么反常呀?按道理不是这里出了问題,但他也不敢松懈,毕竟这关系到整个行动人员的性命,还是谨慎一点好。

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