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痛打落水狗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真正的凌空虚渡、飘飘欲仙,让冷如霜的心如遭电击,酥麻震颤不已,以至于两脚落了地,她还沉醉其中,蒋浩然提议“洗洗!”她竟然胡乱地点着头。等据守西岸的蒋至武,带着两个小队的特战队员,赶到岸边的时候,两人已经脱下那身鬼子军服,跐溜钻进了水底。

特战队员一个个从天而降,快速地窜进岸边的树林里,一个个神采飞扬,开始分享着种种传奇的经历,整个树林顿时都染上了激荡的情绪,只有一个人例外,肖玲孤零零地站在树林一隅,眼里冒出一种可以杀人的眼光,原本俊俏的脸也变得狰狞可怖,但这一切都没有逃过蒋至武那双鹰样的眼睛。

“旅座,哪里去了?”众人开心完了,终于有人问了一句。大伙这才发现人群中居然没有蒋浩然,好一阵慌乱的低呼,才有人想起,旅座一下来就到河边洗澡去了,这都十几分钟了,不会还在河里吧?众人一听,顿时慌了手脚,纷纷涌向河边。

这黯淡的月光下,白浪滔滔的,哪里有蒋浩然的影子,楚中天命令大伙赶紧沿着河岸找寻,十几个自持水性好的,也不待命令下达,噗通噗通跳下水,上上下下好一番折腾。

“你们都干什么?还让不让人活呀?洗个澡都整得这惊天动地的,都给老子滚上去!”蒋浩然不知什么时候从水里冒出个头来,后背居然还贴着一个脑袋,看水里漂着长长的头发,疑似女人。

一个不长眼的特战队员,居然还想走近些看个究竟,迎面就遭蒋浩然一顿水泼,随即就是一声暴喝:“滚!”

众人顿时吓得抱头鼠窜,麻利地上岸,还是苏灿文机灵些,命令两个队员脱下两套衣服丢在岸边,驱赶着众人赶紧进林子,只说是非礼勿视。

看众人走了,冷如霜颤颤抖抖地说道:“怎么办?”

“还能怎么办?莫非你还想把没有办完事办完?”

“嘶??????”

黯淡的月光下,两人施施而行,随着一步步靠向岸边,冷如霜前胸紧紧地贴着蒋浩然的后背,光洁的后背竟然泛着淡淡的幽光,让人不禁狐疑,难道她没穿衣服?

一上岸,冷如霜就直往苏灿文丢下的衣服扑去,淡淡的月光勾勒着她迷人的曲线,周身都泛着幽光,胸前一对人间胸器顿时小兔般跳跃。擦!什么“难道”?整个一个没穿衣服。

蒋浩然倒是还剩下条裤子,顶着一顶小帐篷,苦着一张脸,看着蹲在地上手忙脚乱的冷如霜,好一顿叹气、咋舌、摇头晃脑,一副无比痛惜的样子。临门一脚,被人扑了出去,换谁不蛋痛?

清晨,丝丝缕缕晨光,照耀着依然硝烟弥漫的武汉,看来,三月难得的晴好天气,也催不开武汉上空重重的阴霾。

武汉行营,日军第十一军指挥部。环形会议桌旁,一众日军将领、参谋垂手低头,颤颤抖抖地,似是有不尽的惶恐,多田骏坐在首位,双眼布满血丝,一脸惨白,原本干净的脸颊,居然一夜之间长起一寸长的胡子,看上去仿佛老了好几岁。

舰艇被炸也就算了,毕竟是海军自己防备不利,大不了挨一通臭骂了事,可飞机可是十一军的家底,就现在的国力而言,重新装备起来,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。更可怕的是,失去了舰艇和空防之后,整个武汉的江防已经成了没有牙的纸老虎,被**一撮,恐怕就会破。而岳阳方面也传来消息,据守岳阳的'集团军正在大量调集兵力,大有举兵武汉,痛打落水狗的架势。

虽然南昌方面,皇军陷永修、围修水,一路高歌猛进,直逼南昌腹地。但迫于武汉严峻的形势,多田骏不得不忍痛退兵,可恶的薛岳,居然也趁火打劫,一路追着皇军打,趁势就收回了永修,整个声势浩大的南昌攻略战,结果以皇军仓惶撤退而告终。

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拜蒋浩然这个恶魔所赐,一想到这个人,多田骏就气得脸色发黑、牙齿咬得“嘎嘎”作响、浑身只哆嗦。以前他还笑冈村宁次这个蠢货,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玩得团团转,现在才知道,自己这个“蠢货”也好不到哪里去,人家现在倒是还可以坐在预备役的办公室里,悠闲地品香茗、喝清酒,自己呢?贪功冒进、不服从命令,遭此一败,等待自己的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,搞不好就得到军部的大牢里去陪老鼠。

多田骏正在惴惴不安的时候,门口走进来一个大佐军官,精神抖擞、神采奕奕,脸上还带着不可抑止的笑容。径直走到多田骏的面前啪地立即敬礼,说道:“将军阁下,我已经查明雪狼特战队整个行动计划的始末,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对手,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怎样袭击的海军舰艇,但机场方面透露的信息表明,这伙敌人训练有素、行动迅猛、手法干净利落,甚至在爆破方面都有专家??????”

大佐军官一路滔滔不绝,从蒋浩然老虎滩登陆,分四个方向定向爆破炮楼,进入机场,到怎样撤退到汉江,中间还有伤兵利用高超的化妆技术,骗过皇军的救护车逃脱,甚至还从飞机的残骸里找出了一些铁疙瘩,分析出了特战队携带的武器装备。

整个都是溢美之词,只听得多田骏恨不得抽他几耳光,但这个人他还真不敢抽。

吉川勇,神风特战队队长,朝香宮鳩彦王的亲表侄,毕业于德国慕尼黑军事学院,一手创建了日军第一支特战队,并多次深入敌后,取得非凡的战果,为人凶残狠毒、狡猾善变,是典型的好战分子,他看到的不是雪狼特战队给皇军带来了多大的损失,而是欣慰,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与自己为敌的真正对手。

“哼!那又怎么样?多田骏虽然不能抽他几耳光,但发发怨气还是敢,心里也在骂着:“你也就这本事,这雪狼特战队,还不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窜过江的?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