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二章 天上人间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看着大家都高兴,蒋浩然也不好扫大家的兴,毕竟也难得出来一回,不让兄弟们乐呵乐呵也说不过去,但还是将楚中天、刘豹、苏灿文叫到一边,要出去玩也可以,但是得换了服装分批出去,至少得留一个小队守装备,他们身上的东西可都是高科技,尤其是步话机,绝对不容有失。

交代了一番之后,蒋浩然就带着小虎出了医院,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,橘黄色的路灯已经亮起,虽然已是三月份,这晚上的气温还是比较低,但街上依然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夹杂着各种叫卖声。武汉失守之后,大批的难民涌入重庆,这里也是人满为患了。

蒋浩然在街上给小虎买了一套衣服,命令他赶紧回医院换上,自己在街上转悠着,买了点时令水果,第一次到丈母娘家里,总不好空着手就进门。蒋浩然忙完,小虎也换装出来了。蒋浩然按照陈依涵信上的地址,报给了司机,两人跳上汽车一路疾驰而去。

吉普车很快就在一处偏僻的小巷停了下来,司机赶紧跳下车,跟蒋浩然打开车门,指着一栋并不大的宅院说道:“蒋师长,就是这!”

蒋浩然出入委员长的官邸都跟玩似的,出出进进还是侍卫长亲自接送,这委员长的侍从司机,在别人面前绝对可以人五人六,却也不敢在蒋浩然面前牛逼,一切都是恭恭敬敬。

蒋浩然吩咐司机在外面等等,带着小虎敲响了宅子的大门。良久,屋里传来一声女人的呼声:“谁呀!”随即大门吱呀着开了一条缝,一个五六十来岁的女人从门缝中露出一张脸来。

“您好!我是南山独立师的师长蒋浩然,不知这里可是陈依涵的家?”蒋浩然不敢确定这会不会是他未来的丈母娘,所以也是恭恭敬敬。

门里的女人随即就打开了大门,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,眼睛睁得大大的,似是有点不可置信。

“张妈,是谁来了!”这时从里面又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“太太,是、是小姐的??????”张妈大概是不好怎么称呼蒋浩然,一时间竟然语塞。

“怎么,是依涵回来了吗?”说话间,屋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蒋浩然一看就知道这才是自己未来的岳母娘,活脱脱一个陈依涵的翻版,只是更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,深色的旗袍里,曲线依然玲珑,举手投足间还带着一点书卷的气息。蒋浩然可耻地想着,“这要是丢在大街上,还不照样杀伤一大片男人?”

李仪一看蒋浩然顿时也是一愣,随即又不可置信地问着:“你,是蒋浩然?”

“是的,阿姨,我就是蒋浩然!怎么?依涵不在家吗?”蒋浩然一听李仪问张妈是不是依涵回来了,心里就凉了半截,本来还指望给她一个惊喜的,这下可好,整个一个不在家。

确定了真是蒋浩然,李仪的脸上顿时像开了花样,赶紧喊着两人快进来,笑语盈盈地说着,每天都会听到陈依涵念叨着蒋浩然,今天还真就见着了,可惜今天陈依涵报社的主编,一定要她去参加一个什么舞厅的开张典礼,这不,晚边就派车来接走了,平时她也绝对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今天也真是碍着她们主编的面子了,李仪一路解释着,好像担心蒋浩然会对陈依涵晚上出门会有什么误会样。

她哪里知道,这样一解释,蒋浩然倒是真有点不放心了,这舞厅开张,一个主编请陈依涵去,除了陪酒还能有什么好事?自己的老婆那么漂亮,这舞厅里的男人指不定怎么色眯眯地流口水。

一进门,李仪就吩咐张妈泡茶,自己也忙前忙后地搜罗各种吃的、抽的,还真是“丈母娘见了郎,屁股不沾床”。

蒋浩然却是一点坐的心思都没有了,还好陈晨并不在家,跟李仪客气了几句,又将蒋夫人跟他准备的礼物送给李仪,就起身告辞,只说自己还有公务,也就顺路过来看看,既然陈依涵不在家,他就明天再来。

李仪也知道军人的职责,真以为蒋浩然是军务繁忙,客气了几句就送他们出门,一再吩咐他明天一定要来,不然陈依涵可会要找她吵闹了。看得出李仪对这个女婿还是很满意。

出了门,蒋浩然跳上车就喊司机赶紧走,到城里去转转,看看哪里有舞厅今天开张,实在不行,就算是让特战队全部上街找,也得将她翻出来,紧张得好像陈依涵真就会吃什么亏样。

司机却告诉蒋浩然,他还真就知道一家舞厅开张,而且排场还不小,很多达官贵人今天都会去捧场,还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“天上人间”。

“尼玛,‘天上人间’都开到这里来了!”蒋浩然暗骂。既然是上档次的,那就肯定错不了,不然也请不动这中央日报主编,想到这,蒋浩然只催司机将车开快点。

能跟委员长开车,这车技自然差不了,司机将个车开得风驰电掣,不多时就在一处繁华的路段停了下来,只见一栋多层建筑在辉煌的灯光中熠熠生辉,“天上人间”几个大字在夜色中格外的醒目,门口倒也没有蒋浩然想象中,站着两排穿着旗袍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喊着欢迎光临,车子一停稳倒是有个门童样的服务生快步赶上来,估计是准备给蒋浩然开车门的,不过,不待他上前,蒋浩然早从车上一跃而下,小虎和司机看蒋浩然这么猴急,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,赶紧也跟了上来。

看到有客人来了,门童赶紧拉开了大门,谦卑地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蒋浩然一进来,顿觉屋里气温明显比外面高出许多,不禁狐疑,难道这里还装了空调,也才发现这里只不过是一个休息厅,歌声和乐器声正从里屋传出来。随即就有几个穿着短袖旗袍、浓妆艳抹的女人扭着腰肢走了过来,其中一个嗲声嗲气地说道:“哎呦,好帅的老板,不知您是要到二楼的宴会厅、三楼的赌场、四楼的旅馆,还是要到一楼的舞厅呀!“说话间手就搭到蒋浩然的肩膀上来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