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 强龙不压地头蛇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蒋浩然和陈依涵刚要出门的时候,在包间里拉着戴春华手臂的那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,急匆匆地走了进来,看到陈依涵和蒋浩然连忙将他们往里面推,紧张地告诉他们不能出去,刚才在包间的人里面,就有警察局的局长,军统行动处的处长,此刻已经调集了大批的人马在外面等着他们,碍着怕惊动客人,怕砸坏东西就没冲进来,这一出去准得出事。

看蒋浩然一脸的狐疑,陈依涵赶紧介绍,这是她的主编李维民,平时挺照顾她的。

看他在包间也好像是为陈依涵解围,蒋浩然客气地跟他打着招呼,李维民却自责地骂着自己真混,戴春华给他打电话,只说是请他为天上人间做点宣传,还指名道姓要陈依涵过来,在高额的报酬下,自己居然就相信他,谁知他一肚子的坏水,早就打着陈依涵的主意了,一过来就跟李维民说,如果今晚能让陈依涵陪她,报社的经费就包在他身上。同时,李维民也对蒋浩然的英雄事迹表示敬仰,但还是劝他向戴春华服个软,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,虽然蒋浩然贵为师长,又战功赫赫,但在这重庆,还真就没有他戴春华办不成的事,整不了的人。别看这舞厅里人满为患,真正想来玩的没有几个人,这价位没有几个人能消费得起,戴春华请帖一送,很多人卖家当来给他捧场,谁也不敢让军统的的人盯上,就算你没事,得罪了他就是事。

李维民这样一说,倒让蒋浩然暗叹自己还好没有动手,本来蒋浩然准备将这里所有的人都控制在这里,将事情闹到无形大,惊动政府高层,甚至是委员长,他要让他们看看,他们的党国**到了什么程度,以此来引起他们反腐的决心,现在看来,这样做会牵涉到一些无辜的人。同时,因为王山虎的出现,让蒋浩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,如果他这样做了,能进这天上人间的,估计都是一些政界要员,牵涉面之广,无可想象,自己无形中就会树立一些看不见的“敌人”。对自己来说得不到任何好处,至于戴春华,反正连他老子都得罪了,不在乎他这个儿子。

蒋浩然看了看腕上的手表,估计楚中天他们也应该到了,吩咐李维民就不要跟他们一起出去了,免得遭到他们的报复,搂着陈依涵就出了门。

“出来了,他们出来了!”蒋浩然刚出大门就听到外面有人嚷嚷,呵呵!人数还真不在少数,穿着中山装的军统,穿着警服的警察,还有手持刀枪棍棒的,一看就是一些地痞流氓,估计得有二三百人,街道两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围观的老百姓全部堵在外面,看样子还真是要办大事了,听到蒋浩然出来了,所有的人都紧张地端起了手里的家伙,估计戴春华说过这是一个“悍匪”,舞厅里面几个保镖还没有一分钟就被他放倒了,让他们不得不谨慎,枪口齐刷刷地瞄准了蒋浩然。

“***,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敢跑到我的地盘上来撒野,聪明点,老老实实从老子的胯下钻过去,留下陈依涵滚蛋,否则明年今日就是你的祭日!”戴春华恶狠狠地向蒋浩然咆哮起来。

“哼哈哈!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,你以为顶着戴笠那张乌龟壳,就可以横行无忌?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就是南山独立师师长蒋浩然!”

蒋浩然身份一亮,什么警察局局长、行动处处长,都是面无人色,毕竟蒋浩然名气太盛,谁还不知道他现在是**将领里炙手可热的人物,举国上下唯一一个配专机的将军,和四大财团都有生意往来,这人那是他们得罪得起的?

那警察局局长顿时就后退了两步,只朝身后的队长使眼色,很快警察都放下了枪,行动处的处长却是落入了两难的境地,有心后退,却又不敢,傻乎乎地望着戴春华,只指望他就此收场得了,这人还真不是他们惹得起的。

哪知道戴春华只关心风月,只知道欺男霸女、放肆敛财,可能听说过蒋浩然,但也不见得就记得住,一张口差点没吓得行动处处长尿裤子。

“喝!不就是个师长吗?你就算是个军长,老子今天也要废了你,让你知道得罪了我戴公子会有什么下场,张处长,你们还不动手?”

戴春华神气地耍着威风,半饷没有看到后面有动静,回头一看,才发现警察都站在了一边,警察局长人都看不见了,张处长倒是还在,但望着他一付尿急的样子,使劲地挤着眼睛,以为他们都被这个师长的头衔吓到了,遂破口大骂道:“真他娘的没用,一个师长就把你们吓成这样,我看你这个行动处处长也鸟用没有?”随即从张处长手里抢过手枪,又吆喝起来:“兄弟们,给我乱枪打死他,出了事有我顶着,少不了你们的大洋奖赏!”说话间就把手枪往蒋浩然身上瞄去。

还没有摆正枪口,戴春华突然惨叫一声,手里的枪也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,持枪的手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血淋淋的空洞,连枪声都没有听到。

街道两头突然传来了霹雳巴拉的脚步声,先到的一支二十多人,身着奇装异服,全身武装到牙齿的队伍挟风而至,一个身材高大指挥官模样的人,甩着阔步,一路嚷嚷:“所有人放下武器,双手抱头蹲下,你们已经被狙击手锁定,任何一个多余的动作,都可能会让你们白白送命!”

警察闻言立即就黑压压地蹲下一片,行动处的特工还在面面相窥地等着上面的命令,几个地痞流氓却不信邪,急于在戴公子面前露个脸,招呼着兄弟们一起上,劈了他们屁事没有,戴公子还有奖赏。话音刚落,几个举起武器的地痞,额头上就多了一个血窟窿,汩汩地往外冒着鲜血,一声不吭就往地上倒,这下他们信邪了,都缩着脖子往地上蹲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