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三章 透着些诡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日军的炮火再次从三条路口喷射而出,第六师防线上的房屋再次葬身于火海之中。不过,为了防备**的火箭筒,日军的三个炮阵地都摆在了三条路的纵深之处,角度的限制,让炮火都集中在正对着路口的这一带建筑,但这一次可不像上一轮的盲射,打得到处都是,密集的炮弹几乎将临街的商铺犁为平地,一两颗炮弹可能沙垒还能勉强抵挡,但对于这种集群的炮弹,就显得有些儿戏了。第六师的火力也顿时锐减,日军却也没有乘此机会继续增兵进攻,想必也知道炮火只能摧毁路口这一带狭窄的区域,两边的火力还是会给他们带来致命的打击。

残余的日军开始借着炮火的掩护撤退,虽然还是不断有人倒下,但总还会有漏之鱼,每个路口数以千计的日军涌出,到回去的时候恐怕连两百人都凑不齐。尸横遍野的街道上,还有些缺胳膊少腿的日军伤兵哀号惨叫,也有些不想死的,哭得稀里哗啦地向着路口的方向招手,口里还凄惨地嚎叫着:“救救我吧!求求你们了,救救我吧??????”

相对于六师的重兵压境,五师的防线上倒显得风平浪静了,虽然有过几次短兵相接的战斗,但日军基本上一触即退,也没有大量的兵力展开一次像样的攻击,不难看出日军的重心并没有在这条防线上,甚至在这边出现的都有可能只是小部分的搜索小队。

苏鹏几次请示蒋浩然,希望能派一支部队过线侧击一下,一方面减轻六师的压力,一方面试探一下虚实,但都被蒋浩然制止,理由很简单,六师的压力在承受范围之内,还用不着支援,另一方面,守住自己的防线才是他们的目的,至于攻击,那是日军的事情,他们以逸待劳更能让日军头疼,就不要整那么多的事了。

上午的这场战斗之后,整个下午一直到晚上,日军都没有再展开攻击,一方面巨大的伤亡也需要时间休整,另一方面,对于蒋浩然在南昌的兵力,以及各个区域的兵力布防,日军恐怕也要重新估计。

南昌北线的一处不起眼的民宅。左三层右三层的卫兵和几根伸出屋顶的天线,不难看出日军的临时指挥部就设在这里。吃尽了蒋浩然苦头的中川广,一想到蒋浩然就在离自己不到两三公里的地方,任何时候他都不敢懈怠,如果不是神风特战队的吉川勇大佐,带着特战队驻扎在了指挥部附近,中川广甚至都不愿意将天线这种指挥部的标志,架在自己的屋顶。

也因为吉川勇的要求,指挥部的灯火才会这么通明,几盏油灯将中川广脸上的“蜈蚣”照得通明透亮,也让他的脸显得特别的狰狞。上午的攻击让他整整损失了近两千皇军勇士,最可怕的还不是兵员的损失,而是皇军的斗志严重受损。街道上的伤兵一直嚎叫到晚上,才渐渐地没了声音,就在**的枪口之下,他们居然也不再枪杀他们,让他们几乎都是活活地痛死、吓死、甚至是血液流干而死,惨烈的场面几乎让所有的皇军士兵落泪,恐惧的心理已经在整个部队蔓延,虽然也展开过几次营救,但狡猾的蒋浩然,居然安排了狙击手,一旦皇军露头就必定会被狙杀,白痴都知道,这也是他们不杀伤兵的主要目的。

虽然损失这么大,除了知道蒋浩然的防线在什么位置,中川广连他到底有多少兵力都没有摸清楚,更不知道他的侧重点再哪里,甚至对于他在江防一线布置部队,都觉得透着些诡异,从他的整体布局来看,他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跟自己绞在***消耗战,如果他将全部的兵力压在一条防线上,不是更直接、更容易拧成一股吗?偏徧摆个“7”字型的防线出来,难道他还想对自己实施包围?

中川广拿出今天下午参谋部临时画出的地图,将自己的疑问和见解说了一遍,让吉川勇和几个联队长说说他们的意见,以及接下来的仗应该怎么打。

吉川勇到底不愧是德国慕尼黑军事学院毕业的,一眼就看出了蒋浩然在东线江防布防的真实意图,重点不在火车站也不在码头,只是为了防止皇军的海军舰艇从赣江进入南昌腹地,袭击他们的后方,同时也对中川广没有向多田骏,请求海军舰艇从鄱阳湖进入赣江表示疑惑。

中川广恍然大悟的同时,却是一脸的苦笑,自从海军的村井大队在武汉被蒋浩然摧毁后,多田骏中将将所有的责任,推给了村井大队的疏于防范,至此将海军得罪得干干净净,这次虽然迫于高层的压力,海军方面又派来了一个山口大队,但基本上都是一些运输船和一些老旧破损的军舰,连一艘像样的驱逐舰都没有,加上这一带的水域比较复杂,又有一些不明身份的水匪武装趁火打劫,只要有抛锚的船只在鄱阳湖上落单,准被他们袭击,偏偏这批军舰还就经常会抛锚。所以,就别谈什么水上攻击了,连进入这一带的水域都成问题。

中川广和吉川勇的一番话,顿时让各联队长确定,蒋浩然在南昌的兵力绝对不止一个师,江防上近两公里的路程,从东向西的主干道起码有四五公里,这么长的战线,这么复杂的地形,一个师怎么布防?如果真按吉川勇的说法,蒋浩然担心皇军的海军进入赣江,要受得起皇军的两面夹击,那他在这条线上的兵力起码就得一个师吧?

蒋浩然所依仗的精锐,也就是他的特战队和那个冲锋枪营,从今天的战役看来,整个火力基本是重机枪和冲锋枪,也就是说在这一条线上压着的全部都是他的精锐,蒋浩然虽然狂妄,但他基本没有打过没有把握的仗,正中的这条防线这么长的距离,他不可能就这点兵力吧!怎么也得一个师,也就是说,南昌至少有两个师,甚至更多。至于情报的真伪,从高安到南昌也就百来公里的路程,他们完全可以白天出城摆出一个退兵的假象,然后晚上再回来,骗过了我方的情报人员,也骗过了我军的飞机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