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们是兄弟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事情的真像往往经不起细致的推敲,综合各方面的情况,根据蒋浩然这两场战役所暴露的火力,日军很快将南山独立军的兵力和部署,分析得**不离十。很快,一份全新的作战计划,在吉川勇的指导下新鲜出炉。

日军在开军事会议的同时,蒋浩然的指挥部也是人满为患,旅以上的军官和楚中天、苏灿文都参加了会议。

蒋浩然最关心的战损很快就报了上来,第五师只有七死八伤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第六师的伤亡可就让蒋浩然肉痛了,战斗减员达五百多人,其中还有五个特战队员、四十多个突击营的兄弟,基本都是死伤于敌人的炮火,被炮火直接击中的还在少数,最主要是房屋垮塌和爆炸后导致的火灾所致。

“军座,值了!用五百多弟兄换鬼子两千多人,兄弟们都觉得值了!”看蒋浩然的脸色不好,张大彪赶紧打着哈哈,想安慰一下蒋浩然。

“值个屁!小鬼子的命值几个钱?”蒋浩然眼睛一瞪,冲着张大彪就甩脸色。

张大彪还想争辩,这四比一的比率,在**的记录里,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战绩了,一边的刘大昆赶紧推了他一把,轻声告诉他,就别跟这个家伙争了,这家伙每次听战损都会要发一通脾气,他就巴不得每次都是鬼子死得干干净净,自己一个人都不用死,就别说今天这四比一的战绩了,自己曾今六比一的战绩还挨了他的爆栗子,只要是他的人,死一个他都会心痛得只哆嗦,自己就亲自看到他,以为他刘大昆死了而掉眼泪。

张大彪看着刘大昆,又看了一眼蒋浩然,怎么也不敢将蒋浩然这个杀神形象和爱兵如子联系上关系,听刘大昆虽然语气里有些责难的意思,可神情中明明带着一种炫耀,而这种炫耀,让张大彪甚至没有来由地心头一热,也似乎理解,为什么蒋浩然带来的士兵和自己的士兵,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气质,而这种气质不是他们个个龙精虎猛,而是从他们的内心,散发出一种满满的自信,一种蒋浩然给他们的自信,因为他们都知道,他们都是蒋浩然的兄弟,他们都在蒋浩然的心里有一席之地,这是对他们的肯定,也是他们的荣耀,为了这个他们敢死敢拼,一切只是因为“我们是兄弟”!

“楚中天,苏灿文!”

“到!”

“我告诉你们,从现在起,特战队员谁没有杀够一百个小鬼子,突击营的兄弟谁没有杀够五十个小鬼子,统统不许死,谁要是没有完成任务就死了,我将他当逃兵论处,剩下多少鬼子没杀,死了我也打他们多少耳刮子!”蒋浩然恶狠狠地对两人说道。

“是!”两人赶紧挺身并腿。

蒋浩然的这道命令看似荒唐,也实属无奈,他的士兵他知道,在战场上绝对不会有人偷奸耍滑,没有命令就算是死也不会后退一步,从下午的战斗就可以看出来,基本上是他们压在锋线上,构筑了一道无死角的防线,才这么轻易地击退了敌人,当然,这也得益于他们手里的武器比别人精良。

这是一场硬仗,也是一场持久的消耗仗,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这两支部队是蒋浩然的精神支柱,也是中坚力量,就算是南昌守不住了,只要有他们在,蒋浩然就能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去。第一天就死了五十多人,照这种损伤,这七百多人不到半个月就死得干干净净,没有这两支骨干支撑着部队的基层,打到最后,蒋浩然都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溃逃。但他也不能明说让他们不要这么拼命,只好委婉地给他们定一个高指标,让他们有一个合理的理由,尽量保全自己的生命。

接下来的时间里,蒋浩然告诉大家,日军的101师团和104师团,上午就对高安发起了猛烈的攻击,切断浙赣铁路,围困南昌的意图已经很明显,战线已经拉长到快跟南昌连成一线了,但局势仍在薛岳的控制之下,日军并没有在他手里讨到便宜。

在他们对面的是日军第九师团,也是日军的常设师团,战斗力绝对不是101、104师团,这种预备役组成的特设师团可以比拟的。下辖2个旅团,每旅团下辖2个步兵联队,工、骑、炮、镏各一联队,共8个联队,加上一师团部、两旅团部的非战斗人员,共计(000余人。从今天的炮袭来看,可能还加强了野炮和山炮联队,人数可能达到了34000余人,但经过两场战斗,估计损伤也在五千以上,所以在兵力上他们并不占多大的优势,只是炮火的威胁过于强大,但也不是不能避免,日军的大炮也不可能摆出街口,只要在路口炮火所能及的地方少布置兵力,对部队的打击力度就不会太大。

城市争夺战,因为地域的局限,组织不起大规模的进攻,但日军一定会寻找一个突破点,撕开我们的防线。第五师方向,日军的舰艇没有出现,不能形成两面夹击,日军肯定也能看穿五师的布防目的,也一定会知道这条防线上的兵力不会少,所以,他们应该不会攻击这里。

剩下黄线上的三个路口,三号阵地靠近东线,跟东线互为犄角,可相互策应,肯定不在日军的考虑范围,只有二号阵地和一号阵地会成为日军明天进攻的主攻方向。而且蒋浩然分析,日军明天的战术会是守东线、佯攻二号阵地、强攻一号阵地。但他能给的支援,就是将第六师的二十多门战防炮和92步兵炮,全部调到一旅。

蒋浩然的话音刚落,第六师第一旅的旅长李志华腾地起身喊道:“军座,您就放心吧!只要有我李志华在,一号阵地就绝不会丢。”

蒋浩然一笑,道:“丢!为什么不丢!如果日军强势出击,就算是守住了一号阵地,那我们的损失也会大得惊人,所以我们不但要丢,还要丢得有艺术,至于怎么个丢法,散会后我再单独跟你具体安排,现在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?”蒋浩然说完,一扫全场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