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章 弥天大谎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蒋浩然不知道,南昌还只是危机四伏,外面整个国统区已经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当中了。

就在今天早晨,武汉第十一军指挥部就召开了大型的记者招待会,多田骏当众宣布,皇军已经成功拿下南昌,敌首蒋浩然被当场击毙,两个师的**被皇军全部歼灭,同时还显摆地告诉记者,他们不但得到了一款单兵便携式的火炮、一款最新式的冲锋枪,更可贵的是,还有一批可以近距离无线通话的联络电话,甚至将各种功能和详细参数都公布了出来。

多田骏这个弥天大谎一出,整个中国大地,乃至欧美、东南亚一些国家,举国哗然,所有人关注的不是南昌失守,而是痛惜将星陨落,蒋浩然在抗日战争中对中国的影响自然不必说,而周边国家的人民,也因为蒋浩然成功摧毁鬼子的“731生化武器基地”而心存感激,悲愤的人群开始涌上街头,用自己的方式悼念这个传奇式的英雄。

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重庆行营,委员长和夫人至死不信这会是真的,就凭蒋浩然在敌人几个师团的围攻之下,都能安然无恙地撤退,就一个第九师团能歼灭他,怎么可能?这一定是敌人久攻高安不下,所以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。

随着薛岳和南山独立军的消息传来,委员长和夫人的这个幻想几乎破灭,敌人提供的武器和步话机的功能、参数基本正确,南昌已经于昨晚十二点钟失去联系,也是事实,虽然怀疑过是敌人的电子干扰车作怪,但高安防线已经接近南昌了,他们却没有受到干扰,这说不通,整个南昌昨晚也的确是枪炮声隆隆,打了一夜,直至今天凌晨才结束,与日军发布新闻的时间也吻合,所有的证据都表明,南昌真的已经失守,蒋浩然只怕也已经为国捐躯。

委员长听了这个结果之后,整整一个上午没有说一句话,没有人知道他除了悲伤还想着什么?甚至薛岳请求撤出高安,退守到湖南一线,他也只是摆了摆手,示意就这么办吧!

南昌一失,浙赣铁路已经切断,高安面对敌人两个师团的疯狂攻击,继续固守只有徒增伤亡,所以中午前,薛岳果断命令部队弃守高安,退到萍乡与湖南一线,借助这一带的丘陵地带,山多林密,与敌人节节抗击。至此,日军随即占领高安,蒋浩然的后路彻底被切断,两个师彻底陷入敌人三个师团的重围之中。

消息传到331基地的时候,指挥部顿时哭翻了一大片,捶胸顿足、呼天抢地的大有人在。消息很快就散开,各路人马纷沓而至,从军官到士兵莫不是牙关紧咬、目次欲裂。不到半个时辰,整个株洲立即哀嚎声四起,官兵、百姓、工人、商农,男女老幼,莫不哭得呼天抢地,骂得地动山摇。整个株洲人民谁还没有得到蒋浩然的恩惠,谁还不知道只有他才能保护他们的家园,蒋浩然一死,于他们不亚于天崩地裂,心中悲愤的情绪直冲霄汉,最后化成两个血淋淋的字“报仇!”

“报仇!”“报仇”!“报仇!”

“我是许彪,传我命令,半个时辰,第一师全部人马,基地练兵场集合!”许彪对着话筒嚎叫着。

“我是袁东,传我命令,半个时辰,第四师全部人马,基地练兵场集合!”袁东对着话筒嚎叫着。

“我是殷东来,传我命令,一个时辰,第二师全部人马,基地练兵场集合!”殷同来对着话筒嚎叫着。

“报告参谋长,第三师代师长颜正来电,他们已经做好战斗准备,请求担当前锋!”

“报告参谋长,骑兵团已经冲出防区直奔南昌方向而去!”

“报告参谋长,警卫团已经冲出防区直奔南昌方向而去!”

“报告参谋长,特务团已经冲出防区直奔南昌方向而去!”

“报告参谋长,辎重师请求参加战斗!”

“报告参谋长,兵工厂、电厂、钢铁厂,十万工人要求发武器参加战斗!”

“报告参谋长,十几万百姓在街上狂呼,要求发武器参加战斗!”

场面已经完全失控,刘鹤红肿着眼睛,喊得喉咙都已经嘶哑了,但已经失去理智的各师长,根本没有人肯听他的命令,一个接一个的报告传来,让他更是有些力不从心了,虽然他的愤怒和疼痛不会比任何一个人小,但他知道,尤其这个时候要冷静,稍有不慎,蒋浩然辛辛苦苦建立的这个基地就会毁于一旦,就算将来到了九泉之下,他也没有脸见蒋浩然,毕竟蒋浩然临走的时候,这个家是交给了他当的。

三个军直属团冲出防区都还不可怕,打个电话给薛岳可能还能挡得住,刘鹤也知道,他们肯定都是受了庄莹莹的怂恿,只要薛岳能镇住庄莹莹,其他人都好办。可如果这几个师一走,恐怕薛岳拦都拦不住,同时也等于将整个基地拱手送人。虽然他们每个人都对蒋浩然信心满满,但这一次所有的人都相信蒋浩然是已经不在了,谁都知道,蒋浩然把这几款新武器的秘密藏着、捂着,生怕被人发现,甚至连“光荣弹”这种办法都想出来了,怎么可能轻易让敌人获取到如此详细的数据,只有可能真的被敌**害了,毕竟只有两个师,要面对的却是飞机、重炮、整整一个精锐师团的兵力,失败也在情理之中,毕竟他也只是一个人,不是神。

“砰”刘鹤掏出手枪对天放了一枪,鼎沸的人群才暂时安静了下来,刘鹤嘶哑着喉咙大声说道:“大家听我一言,我们一定要冷静,否则??????”

“冷静个屁!刘四万,我告诉你,如果说是怎么跟军长报这个仇,我就听你的,其他的我劝你别开口,否则连兄弟都没有做,军长都没有了,我还要这条命干什么?你如果怕死你就呆在家里别出去!”一听说刘鹤提“冷静”这个词,许彪带着哭腔,首先发难,一向以大条示人的许彪,原来也有粗暴的一面,看来“泥菩萨都有三分土性”这话不假。

“是呀!参谋长,你就在家里守着,这个仇我们去报得了,但你还真别拦着我们,否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!”殷东来一向沉稳冷静,这会也有点失去理智了。

“参谋长,军长都丢了,‘啪’、‘啪’,我们都不去跟他报仇,还有脸活着,我都觉得臊得慌,这一走出去,有人说,‘看,这就是蒋浩然的兵’!你怎么回答?找个地方碰死得了!”袁东边说边打着自己的嘴巴,情绪异常激动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