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七章 蠢猪法则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多田骏这样一说,木下勇也愣了一下,顿时觉得他的话也不无道理,接着他的话说道:“您是说他们会从奉新打开缺口,一方面救出蒋浩然,一方面又切断我们的补给线,对两个师团形成反包围?但一旦我们调开第六师团,他们真的攻打武宁而取武汉,怎么办?”

多田骏冷哼了一声道:“你说**要解南昌之围,是从高安面对皇军的两个师团容易,还是走奉新面对两个联队简单。再说了,我们现在的重点是南昌,保证歼灭蒋浩然为首要,至于武宁,就算他们有十个师,也不是那么好轻易拿下的。薛岳的地九战区各部,都是从武汉会战退出去的,各部的兵损都十分严重,具可靠消息,很多师都打得只剩下一个团了,虽然经过了大半年时间的休整,就国民政府现在这点可怜的财政,能有多少钱来装备部队、整训新兵?就算他们仓促之间能凑成十万大军,但这样的大军能有几成战斗力?更何况,**素来不善于攻城,并不是他们的士兵不够勇敢,只是他们没有攻城的利器——炮火,如果我们将海军舰艇派到修水河协助第十四混成旅团守武宁,再适当地给予空中打击,你说他们能有多少成胜算?”

“哟西!中将阁下这番见解,倒令属下茅塞顿开,但这事我觉得还是应该通知南京方面,万一他们真的几个战区联手威胁武汉,好让上面尽快派兵增援,也不至于会出现像第一次攻打南昌那样的局面了!”

“嗯!”对于木下勇的这个建议,多田骏倒是没有反对,喉咙里发出一个声音,微微地点着头。

在武汉会战结束之后,**参战部队损失严重,急待整训,日军也陷入同样困境。在这个时期,日军事实上也不再具有大举突入,攻城掠地的实力,而**也不具备收复失地的能力。

侵华日军的庞大军费开支,已经成为日本政府财力民生上的梦靥。一九三九年,在日本估计的政府财政总预算一百亿日元之中,有八十亿充作军费,使其国计民生极度紧张。但是日方却还保持着乐观态度,因为国民党副总裁汪兆铭在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于河内发表“和平宣言”,使日本认为在侵华方式上,已经找到了“以华制华”的新途径。他们不再叫嚣着多久灭亡中国,反而以“中日亲善”的形象出现,对占领区的中国人开始蚕食、同化。日军大本营此时的情况分析,认为战局的拖延并无大弊,对已经沦为地方政权的国民政府,不需要再大举的进攻,而应该以坚实的长期围攻态势,压制残存的抗日势力,迫使国民政府投降。

日军武汉会战的战略目标虽然已经达到,但是**的部队全部转入侧翼,日军在华中,实际上只是沿着长江占领着一条狭长地带,这条上海到武汉沿水路延伸的占领区,受到第三战区,第五战区及第九战区之间近百万大军的威胁,其中最可怕的要害,就是以南昌为中枢的赣北地区,只要**第九战区在赣北有一次决定性的成功突进,就足以腰斩华中派遣军。所以,日军不得不取南昌,而保障武汉的战果。

但现在南昌已经在两个师团的重围之中,武汉的威胁几乎已经不存在,可**竟然又摆出攻击武汉的态势,不单只多田骏看不懂,连华中派遣军司令畑俊六大将也看不懂,但他遵循的是,你懒得撒丫子开跑,就会被别人吃掉的蠢猪法则,所以,他一收到多田骏的电文,立即就将116师团紧急调往武汉,静观其变。

夜晚八时许,南山独立军驻南昌临时指挥部。几盏油灯将空间不大的防空洞照得通明,二三十个团以上的军官挤在一起交头接耳,当兵的没有几个不抽烟的,加上这防空洞的通风效果并不是很好,所以里面的烟气很重,这些大老爷们倒是没有什么,只是苦了几个女兵,不时地咳嗽,但脸上却也不见不满的情绪,甚至还带着一丝浅笑,连同这些当官的,一个个好像并不担心当前的严峻局势,不时还会传出轻笑声,让人不禁狐疑,难道被围的不是他们,而是日军?

“擦他娘的,不抽这么多烟会死呀!一个屁大的地方,被你们这几十杆烟枪抽成了烟窗,都明白自己要干什么了没有?”蒋浩然大声咧咧着,神情竟然也是一脸的轻松。

众人顿时就大声笑起来,纷纷表示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?让人奇怪,这些人里面,居然不见楚中天和苏灿文他们。

“知道了就赶紧跟老子滚蛋,你们倒是一拍屁股走人了,老子今晚还要在这里睡觉的,再让你们在这里呆着,搞不好明天一起来,老子整个就变成腊肉了!”蒋浩然佯怒着驱赶着众人。

人群又开始哄笑,刘大昆和苏鹏甚至还yy地望着几个女兵,劝众人赶紧走,别耽误军座的好事,整个防空洞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暧昧起来,所有的人都禁不住意味地看着几个侍从女兵,一脸的坏笑。冷如霜到底年长一些,也受足了蒋浩然的**,怒骂着众人心里阴暗,将军长都想成他们这号人了,梅家姐妹却红着一张脸都有些手足无措了。

好不容易驱赶走了众人,蒋浩然的神情却也变得暧昧起来,脱去一身血污的外套,就嚷嚷着这全身上下全是鬼子的脏血,不知哪位好心的可以帮他搓搓后背?

话一出口,几个侍从女兵顿时吓得拔腿就跑,老远还听到冷如霜骂骂咧咧地说着蒋浩然不要脸,尽想好事!

看着众人离去,蒋浩然苦笑了一声,不自觉地摇了摇头,从桌子上拿起一包烟,抖了一根出来,放在鼻子下闻了半天,才心不在焉地点燃,脸上的神情慢慢地变得凝重起来,虽然自己的一番鼓动,让所有的人都信心百倍,但他自己却没有信心起来。

两个师将鬼子第九师团几乎全歼,据官兵反映,中川广带走的也就一两千人,加上从北线直接逃出去的总共不到五千。三万多人的一个师团,居然被蒋浩然这不到三万人的部队分批蚕食到这种地步,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