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 比窦娥还冤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夜晚来临之前,日军居然没有再发起攻击,西面的101师团反而潮水般的退了回去,南面的104师团却开始向西运动,保持着对南昌形成的包围态势。

蒋浩然知道,许彪已经开始对高安发起总攻了,日军为了不腹背受敌,只好将101师团撤回去守高安,这样一来他们的压力顿时就减轻了一半,而且日军并不善于夜战,晚上应该不会再发动进攻了,这也为自己的计划提供了有利条件。

重庆行营,委员长官邸。开了整整一天的军事会议,到晚上十一点多,委员长终于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了官邸,虽然前方的战局正按他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,他甚至可以感觉到,他就要迎来抗战以来最大的一场胜仗,足以打破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,但他并没有因此而表现得十分欣喜,更多的反而是失落,一种无可言状的失落。

“委座??????”王世和跟在委员长的身后,看委员长准备进屋了,期期艾艾似是有话要说。

“唔!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还是算了吧,如果他心里真的没有鬼,怎么不跟我解释一番,抛开领袖这个身份,我毕竟还是他叔叔吧,有什么话不好说?可你看看他??????哼,自作孽不可活!”委员长说着就拂袖往里走。

“打令,你回来了!”夫人一袭紫色的旗袍从屋里出来,肩上还披着一件羊绒坎肩,手里拿着一个皮质的小坤包,看样子是准备出门。

“嗯,现在还要出去吗?”委员长的情绪并不高,发出一个鼻音,随口问道,

“还出什么去呀,我正打算去找你,现在你都回来了!我跟你说,在浩然的这件事情上你绝对大错特错了!”夫人放下坤包,脱下委员长披在身上的呢子大衣说道。

“你都知道了!”委员长说着就看了一眼王世和,他知道夫人正在筹备妇女工厂和战时学校的这些事情,都没时间管这些战争上的事情,只有可能是王世和将这些事情告诉了她,从王世和躲闪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的猜测是正确的。

“浩然是什么?那是不世的将才,就不说日本人对他恨得有多么咬牙切齿,单在党国恐怕都要遭多少人妒恨?可你倒好,单凭一个周志文的一面之词,就断定他是‘那边’的人,你就没有想过,这可能会是日军或者是别有用心的人给浩然下的套吗?”夫人说道。

“这个问题我不是没有想过,周志文的事我都可以当是敌人的反间计,可这谜语的事、白公馆的事、基地水都泼不进的事,你怎么解释?”委员长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没好气地说道。

“这谜语根本就是一个无稽之谈,你觉得以浩然的聪明才智,如果他是‘那边’的人,他会留下这么一个把柄给你抓吗?白公馆的事浩然的确是做得有些孟浪,甚至可以说没有将你这个委员长放在眼里,可你反过来想,就你那外甥俞济石干的事也不至于比他小吧,还有这戴笠的儿子干的这些恶事,你也不是不知道吧!为什么你都能容忍,还不是他们都没有沾上‘那边’的嫌疑,你就可以纵容到底。事实上通过这件事情,恰恰可以看出蒋浩然根本就没有一点政治头脑,也没有一点‘那边’的倾向,你想,戴笠是什么样的人他能不知道吗?如果他自己身上不干不净的,他会轻易惹上这样一个人来与自己为敌吗?你以为他是不将你看在眼里,但你有没有想过,他是仗着你是他的叔叔才敢这样做的?但凡有一点政治头脑的人,对于戴笠这样的人,他一定首先想到的是怎么笼络,绝对不会是往死里得罪,毕竟他的根基并不稳,还不能达到与你为敌的境地,他这样做只能说明他冲动、鲁莽、没有心机,甚至在这方面都有些白痴。至于基地水都泼不进?那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,蒋浩然的能力、功勋有目共睹,你派个俞济石过去替代他,你说士兵们会服吗?再说了,蒋浩然刚‘死’,你没有任何交代,就派人去摘他的桃子,士兵们要是服了,那他们才一个个都是白眼狼,枉蒋浩然生前对他们那么好了!”

夫人一通长篇大论顿时就让委员长凝重起来。很显然,夫人的话不无道理。

夫人趁热打铁,继续说道:“打令,你是被政治蒙蔽了眼睛,一个为了一群俘虏兵就可以把自己性命搭上的人,永远都不可能会成为一个政治家,他救庄铁山,只是为了庄莹莹。他救林珑只是为了还王山虎的人情。他建331基地的时候,我都劝说他把这些技术交给党国就是,没有必要搞得自己这么累,你猜他怎么说??????”

“他怎么说?”委员长的脸上变得有些紧张起来。

夫人继续说道:“他说:‘现在这种情况下,政府还拿得出这笔钱吗?更大的原因,我觉得我们应该带个头,改改有钱人的观念,现在的国人,有钱人还有不少,可他们的钱用来干什么?抄黄金、抄期货、倒腾各种物资,搞得物价飞涨,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难过,他们手里的钱是多了,可最大的受益者是谁?还不是那些洋人,白花花的银子流进他们的口袋,换来的是什么?换来的是我们泱泱大国,至今连火柴都要靠进口。我就想办一家,堪比德国克虏伯那样的兵工厂,不用政府插手,自己出钱、出力,远比政府东一榔头西一棒子,要高效、快捷、安全得多,政府需要可以到我们手里来采购,远比到外国人手里花高价要强得多,而且这资金还在自家的口袋里转。如果有您的加入,加上政府放松一些政策鼓励,说不定还能带动更多有钱人,来投资兴办各种企业,多一条生产链,就少一批难民,加强国防力量的同时,也可以减轻政府的压力’。这是他的原话,我绝对没有添加一点,由此可见,他可是一心都为了党国呀!可惜他赢得了天下人的认同,却要死在自己叔叔无端的猜忌中,他的冤屈堪比窦娥呀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