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三章 好重的男人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就在众人哄闹的时候,庄莹莹和冷如霜却气鼓鼓地冲了进来,只骂俞济石那王八蛋走了没有。

女人跟男人不一样,男人看重手里的权力,女人却更看重自己的家,一回基地,几个女人就直接往家里跑,对付一个小瘪三在她们看来没有什么看头。如果俞济石知道他在她们眼里就是这么不屑,不知道会不会吐血。不过,俞济石没有吐血,她们倒先吐了起来。

几个狐媚的女人居然住在她们的家里,而且还真不拿自己是外人,将家里搞得乱糟糟的也就算了,庄莹莹她们一进门,居然还遭到了她们攻击和辱骂,还以为她们也是俞济石从外面带回来的野女人,话语极其难听、刺耳,庄莹莹那个气?一顿鞭子抽得她们抱头鼠窜,末了还不解气,非得再早俞济石理论一番,看看他凭什么住在她们家里,还带来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。

庄莹莹和冷如霜一起哄,这些师长、旅长、团长就更是倒苦水,只说得俞济石将他们幼小的心灵已经摧残得不行了,不能便宜他们就这样走了,否则别人还以为南山独立军的门这么好进,是个阿猫阿狗就可以来撒一通野,一个个挽起衣袖就要出门。

蒋浩然心里叫苦不迭,这俞济石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,那是委员长的亲外甥,几句冷嘲热讽还可以,真要把他怎么样还是不妥,毕竟人家是奉命前来,虽然嚣张了点,但人家有资本。可兄弟们这口怨气也不能让他们憋着,否则他们还以为自己怕了人家。

正好辎重旅打来电话,问是否放车。因为俞济石来的时候可是一个团,开来的汽车都有好几十辆,现在要离开了,当然得把车开回去。

蒋浩然一乐,回头就跟大伙说,人就别为难了,好歹人家也是中将军长,想办法把他们这几十辆车子留下,最好俞济石停在外面的那辆美式吉普车都别放过,正好自己的那辆丢在南昌了,从株洲到浏阳,这上百里的山路也够他们走的,出口气就得了。

众人听蒋浩然这样一说,闹哄哄地就往外走,刘鹤望着蒋浩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蒋浩然知道他想说什么,自己明显已经在委员长那里挂上号了,实在没有必要再去多搞出些事,不过蒋浩然却不怕这些,他在日本人哪里还悬了赏的,不照样活得好好的,遂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:“没事的,别伤人就是!”

刘鹤还想说什么,却被袁东拖起就走:“磨磨唧唧什么?搞得个娘们似的,走,跟我们出出主意去!”

蒋浩然回到家门口的时候,外面突然吹响了集合号,看样子他们这排场还搞得蛮大,随他们去,只要自己不出面,就可以说成部下为了泄私愤而为之,自己可毫不知情,大不了戴个管教不严的罪名,法不责众,总不能将全军的军官都拿去枪毙吧!

梅家姐妹到底不像庄莹莹和冷如霜一样风风火火,自从武汉回来之后,冷如霜的性格好像变了一个人,见了人也不再一付冷冰冰的样子,有说有笑的,做事也泼辣干脆,也许这才是她的本性,只是一开始对蒋浩然的抵触心理,让她不得不给自己蒙上一层保护色。庄莹莹就不必说了,侠骨柔肠的,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汽油桶一点就着。居家还得像梅家姐妹,虽然长相萌得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,但温柔可人、心思细腻。两个野丫头早跑得没影,她们却将俞济石留在家里的痕迹打扫得干干净净。被子换了,地面洗了、不属于家里的衣服鞋袜都丢出了门外,整个家又回到了原来的面貌,给蒋浩然一种久违的温馨和放松。

“军长,回来了,你等等!”看到蒋浩然出现在门口,梅馨抬手用衣袖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水,迎了上来,红扑扑的一张粉脸含嗔带俏的,爱煞旁人,摆手示意蒋浩然别进门,从地上捡起一双拖鞋摆在蒋浩然面前,随即弯腰帮他解着鞋带。

“咦!你的脚臭死了!”梅馨将两只拖鞋套在蒋浩然脚上,快速地起身,耸着琼鼻说不出的娇俏,只把蒋浩然看得眼睛都开始迷离了,一双手不自觉地就往她的腰上摸去:“美,老婆你太美了!”

“哎呦!别闹!”梅馨扭动了一下腰肢,虽然没有摆脱蒋浩然的安禄山之爪,但她好像并不在意,踮起脚在蒋浩然的脖子边嗅了一下,刚准备说他这身都馊了,腰部就被猛力拉了一把,让她整个人都投入到了蒋浩然的怀里,随即一张嘴巴就盖在了自己的樱桃小嘴上。

“唔唔??????”梅馨慌乱极了,两只手使劲地推着蒋浩然,但电流一般的感觉快速席卷她全身,强劲的男人气息让她头昏目眩,一条游龙般的舌头已经在她口里搅动起来,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悴不及防而又无力抵抗,只好听之任之。

“姐姐,怎么了?”屋里突然传来梅香的声音,话音刚落,梅香就闪了出来,挽起的衣袖露出一截白嫩的玉臂,手里还拿着一块正滴着水的抹布,这激情的一幕顿时让她目瞪口呆,抹布啪地一声掉在地上,好半天才发出一声嘤咛,红着脸快速地转身进了里屋。

有了这个插曲,纵容蒋浩然依然不管不顾,梅馨脸上可挂不住,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居然从蒋浩然的怀里挣脱了出来,顺手在蒋浩然的胸口捶了一下,嗔怪道:“就是你!”一张脸红得像天边的落霞。

这娇羞无限让蒋浩然禁不住又伸出了鬼爪子,但梅馨这次却像一尾游鱼般从他手边滑过,莲步轻移,快速地进了梅香所在的屋里,随即又伸出个脑袋冲着蒋浩然做了一个鬼脸:“你一身都臭死了,快去洗洗吧!”

说完就关紧了房门,不多时就听到了两姐妹在屋里咯咯的轻笑声和打闹声。

蒋浩然无奈地摇了摇头,知道故事无法继续下去了,抬起手在两个胳肢窝处嗅了一下,皱起眉头喃喃道:“臭吗?切,只不过三天没有洗澡,哪里来的臭味,到底是小丫头片子,分不清这是男人味,只不过重了一点而已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