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 骑猪的将军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蒋浩然进了浴室,白色的陶瓷浴盆已经放满了热水,整整齐齐的浴巾浴袍香皂都摆在一边,这些当然都是梅家姐妹的杰作,蒋浩然的嘴角翘起一丝满意的笑容。

浴室很大,足有五十平方,虽然不华丽,但是很实用,木质的沙发、竹制的躺椅、还有一个烧木炭的汗蒸房、甚至还有一个酒柜,洗完澡小憩的时候喝上一杯说不出的惬意。可淋浴也可泡澡,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巨大的陶瓷浴盆,这还是蒋浩然派人特意从醴陵陶瓷厂定制的,同时容纳三五个人共浴都不会拥挤,当初建房子的时候,都是先把浴缸搬进来再砌的外墙。倒不是蒋浩然想得邪恶,一切只是图个舒服而已,当然,如果有一天那种邪恶的事情真的发生了,他倒不会介意。

脱了衣服进了浴缸,合适的水温浸透全身,顿时让蒋浩然直呼舒服,吹着口哨美美地全身搓起来。

足足泡了个把时辰,蒋浩然才心满意足地从浴缸里出来,这才发现白色的浴缸居然看不见底,还真有蛮脏。

蒋浩然刚想再到淋浴下冲一把,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庄莹莹和冷如霜的爆笑声,竟然鬼使神差地又一步跨进了浴缸,侧着耳朵倾听起来。

“咯咯,两位姐姐什么事这么好笑哇?”梅馨的声音。

“咯咯咯,将军骑猪你说好笑不?咯咯咯!”庄莹莹喜不自禁道。

“啊??????”

几个女孩娇笑连连七嘴八舌地说着怎么作弄俞济石。

原来这些师长旅长一出门,就把驻扎在基地的一个旅的人马召集起来,说是什么紧急军事行动,把辎重旅的汽车全部开走,借着俞济石的几辆吉普车挡了道的由头,将几辆吉普车也一溜烟开出了基地,等俞济石反应过来,基地别说四个轮子的汽车了,连两个轮子的单车都没有一辆,直气得俞济石暴跳如雷,回头就要找蒋浩然理论。但苏灿武带着警卫团愣是拦住了他,说是没有军长的命令,任何擅闯基地的人他们都可以格杀勿论,不知道从哪里还搞来一块有蒋浩然签名的牌子来佐证。

俞济石让他们报告蒋浩然,却被告知军长已经从地道离开基地,亲自部署这次军事行动去了,估计短时间都不会回来。

俞济石那个气自是不必说,双方都差点动火,刘鹤出来和稀泥,只说这事还真是特殊情况,他们军长用兵没有人能猜得透,走得也匆忙,虽然没说是什么事,但这事一准小不了,大家都是为了抗日,总不能为了几辆汽车就动刀动枪吧,传出去都得笑死人,再说这基地除了警卫团可还有一个辎重旅,到时候引起了暴动伤到了自家人可就不好看了,这样吧,虽然基地汽车没有了,但还有几匹马,就暂时委屈一下,哪天汽车回来了,一定及时送到贵军去。

俞济石也知道自己这是被整了,这伙人的彪悍他也见识过,蒋浩然没有回来都差点没有镇住,这蒋浩然回来了他们还不更无法无天。脸色虽然不好看,但也没有发作,一门心思等着刘鹤派人牵马出来,毕竟这上百里的山路可不好走。谁知他们阴损,马倒是没有看见,却牵了十几头猪出来,只说马也被几个不长眼的士兵骑走,唯一还长着四条腿的就剩十几头猪,他们南山独立军的人实在,怎么也不能让军长走路不是,就请将就将就,这不都为了抗日嘛!

??????

“那家伙最后是士兵抬走的,咯咯咯,真是笑死了!”

蒋浩然感觉庄莹莹说这话的时候一定是按着肚子,只差没有在地上打滚,他自己也捂着嘴巴乐得没边。

“咦,那个坏蛋哪里去了?”庄莹莹突然说道。

“噢,他一身都臭掉了,在洗澡!不对呀,怕都有一个多小时了?”梅馨说道。

“浩然??????”

“军长??????”

几个女孩敲着门叫唤起来。

蒋浩然突然冒出一个邪恶的念头,这四个女人住在一起,晚上想上谁的床都不容易,虽然冷如霜已经和自己春风一度,但要当着三个女孩的面堂而皇之地和自己住在一起,恐怕也不太可能,另外三个还没有过实质性的内容,就更不用说了。

有个天才说过“性福要靠自己谋取!”为了避免漫漫长夜又要“持枪站岗”,所以,蒋浩然决定为自己谋取“性福”。

他快速地从浴盆里爬出来,从酒柜里拿出一瓶茅台,喝了两口之后全部倒进下水道,把空酒瓶放在浴盆旁边,再轻轻拔掉门上的铁栓,飞一般地躺回浴盆,使劲往脸上憋劲,估计一张脸红得差不多了,才脖子一歪打起呼噜来。

“不会出什么事吧!”看看门敲得山响又喊了半天,里面没有一点动静,几个女孩有点着急了。

“不行,得进去看看,来,姐妹们一起用力把门撞开!”冷如霜说道。

“不好吧,要是??????”梅馨欲言又止,意思很明显,怕见那什么?

“都什么时候了,真出事你后悔都来不及了?”冷如霜语气不容置疑。

“来,大家一起用力,一、二、三??????”

“哐啷”一声响,门被大力撞开,根本没有上锁的门,几个女孩大力一撞,哪里能收得住脚,四个人呀呀叫着直接往正对着门口的浴盆冲,好在浴盆还够高,几个人把在边缘总算收住了脚不至于掉进里面,不过这场景顿时就诡异起来,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孩,盯着正打着呼噜赤果着上半身的蒋浩然目瞪口呆,还好这水浑得可以,不至于出现更难堪的画面,但梅家姐妹还是快速地转身,一张脸早已霞飞。

“这王八蛋,姑奶奶吓得要死,他居然还好意思打呼噜,你们让开,我一鞭子下去,他一准就跳起来了?”庄莹莹说着就把腰里的皮鞭抽了出来。

此言一出,顿时吓得蒋浩然叫苦不迭,这姑奶奶可说得出做得到,真要一鞭子下来,就算晕死都得让她抽活了,就别说自己这假醉了,心里却狂呼:“你试试看,你要真敢抽老子,今晚不把你办了老子跟你姓?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