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五章 差点崩溃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等等,哪里来的酒味?”冷如霜鼻子重吸了两下,四处张望起来,随即看到了倒在一边的酒瓶,捡起摇晃了两下,又在蒋浩然嘴巴边嗅了一下,惊呼道:“啊!整瓶酒都让他喝光了?”

“没事他喝什么酒,而且他平时也不怎么喝酒呀,难怪我们这样敲门都不醒,合着是醉了?”庄莹莹道。

听说蒋浩然喝醉了,梅家姐妹也不觉得尴尬了,都转过身看着蒋浩然,梅馨说:“这可怎么办?”

梅香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手在浴盆里绞了一下:“这水都冰凉了,会不会生病?”

“当然不能让他睡在这里,把他叫醒就是!”庄莹莹说着就拍着蒋浩然的脸喂喂地喊起来。

“莹莹,别??????让他睡吧!”冷如霜急忙抓住了庄莹莹的手,轻抚着蒋浩然的脸,竟然无声泪落,豆大的泪珠直接掉在浴盆里发出清脆的滴答声。

“嗨,他只不过醉了,你哭个什么劲?”庄莹莹道。

“你不懂,你们都不懂,别看他每天没个正型,他心里苦着了,我们刚才真不该那样对俞济石,委员长的事还没有了结,又将这个人往死里得罪了,我们是痛快了,却没有为他处身立地地想想,指不定又会给他添多大的麻烦,他就这样,只要大家痛快了,多大的事都自己扛着,多大痛也自己背着,你们知道吗?突围前夜,他笑嘻嘻地给大家布置任务,说什么我们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能成功突围,可等众人走后,他一个人在指挥部抽烟,一根接一根,甚至还点了一根夹在耳朵上,以他的警觉,我走到他跟前都毫无察觉,我一摸他的脸竟然全是汗,你说他得紧张到什么程度?在我一再逼问下他才吐露了实情,突围竟然连百分之八的概率都没有??????”冷如霜擦了擦眼泪,竟然动情地在蒋浩然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,才又说道。

“平时有事他还只是抽几根烟,今天连酒都喝上了,我看他如果不是担心委员长的事,就是记挂着前线那二十万**将士,乃至是整个战局。他可能不会是一个好丈夫,但他绝对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,一个属于国家、属于民族、属于这个时代、唯独不属于我们的英雄。但这并不影响我爱他,不可抑止地爱他,虽然我不能跟他分担什么?但我会尽全力照顾好他,他每天想的事太多了,别看他体能超常,长此以往总有一天会拖垮的,这十天以来,恐怕只有上次酒醉和此刻他才睡得安生,所以,让他好好睡一觉吧!”

冷如霜说着,不顾几个女孩都哭成了泪人,又告诉她们,上次蒋浩然酒醉的时候,她跟他擦了个澡都没有把他弄醒,估计这次也差不多,不如几个人一起把他抬到床上去算了,反正不都是要嫁给他的嘛!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冷如霜的建议虽然让几个女孩都一脸绯红,但都没有表示反对。反倒是蒋浩然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,没有想到自己在冷如霜心里居然这么崇高,顿时对自己的龌蹉心理汗颜不已,好几次都准备坦白,但都没有勇气,直至事情演变到这个程度他更不敢“醒”了,只好无地自容地继续“醉”着,一任几个女孩抬手抬脚将他捞出了浴盆,他很想偷偷地看一下她们此刻的表情,却怎么也不敢睁眼,但他知道,此刻自己就好像一头待斩的猪一样被抬在了沙发上,关键部位已经蒙上了一块毛巾。

随着铁桶和脸盆叮叮当当的响起,热水又浇在了他的身上,随即,几双手在自己身上搓起来,擦!这感觉有点像猪已经杀了,开水一浇开始去毛,不过用都可不是铁刨子,而是一双双柔若无骨的小手,痒痒的、麻麻的。

“我靠!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舒服?完了,完了!顶起来了,顶起来了!要穿了???????弟弟你可不可以争气点??????”蒋浩然心里狂呼,但越是这样下面的感觉越大,最后竟然跟个铁棍似的,自己都感觉胀得生痛,但也不得不拼命忍着,只愿她们都不敢往那里看,就算看见了也不好意思说,先躲过这个尴尬再说,下次打死也不干这蠢事了,但庄莹莹一句话直接让蒋浩然差点崩溃。

“如霜姐,你看那!这货该不会是装的吧?”

谁知冷如霜居然很淡定地说道:“没事,大概是正常生理反应吧?我上次跟他擦身的时候也这样,这家伙虽然好色,但都会在明处,还不至于这么阴暗,要是他清醒着,恐怕早就跳起来了!”

几个女孩顿时吃吃地偷笑起来,蒋浩然却在心里无耻地狂呼痛快。

“不对吧,如霜姐,你是不是已经跟他那个了?”庄莹莹虽然风风火火但可不笨,冷如霜的淡定和一套套的理论,顿时引起了她的怀疑。

“没??????你胡说些什么,没有的事?”冷如霜狡辩着,但语气明显有些慌乱。

“没有你脸红什么?”庄莹莹紧逼。

“哪有?梅家妹子不也是一脸红彤彤的吗,难道她们也??????”

“没有,我们没有,绝对没有?”梅家姐妹顿时慌乱起来。

“就是,我们怎么可能?不说了,赶紧地把他搬到床上去吧,别等他醒来了可就够难堪的了?”冷如霜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。

梅家姐妹也赶紧附和,她们倒是真的担心蒋浩然会突然醒来。

庄莹莹也不好再说什么,草草地擦干了蒋浩然,几个人像捆木乃伊似的将蒋浩然包起来,哼哼哈嘿地将他抬进了房间里,轻轻地放到床上盖上被子,才从里面抽出浴巾,一个个累得直喘气。

冷如霜让大家都去休息,毕竟走了一天大家都累了,晚上就由她来守着,因为酒醉的人晚上免不了要喝水,等蒋浩然喝了水她再休息。

梅馨立即表示,晚上还是她来守,明天军长肯定事多,冷如霜还能帮上一点忙,自己可干不了别的事,这种照顾的事还是交给她合适。

冷如霜还没有表态,庄莹莹马上就赞同,拖起冷如霜就走,好像都有些急不可耐,显然对先前冷如霜的话并没有相信,估计是要拖进房间“严刑逼供”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