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六章 山呼海啸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看两人出了门,梅馨交代妹妹先照看一下,自己洗了澡就来接替她。

蒋浩然虽然知道此时房间里就梅香一个人,但怎么也不敢动弹,谁知道梅馨什么时候进来,更何况事情演变成这个样子,自己再无辜地“醒”来,这脸皮估计??????嗨!还是别提什么脸皮,这事都能干出来,就算有个十几二十张的,也早丢干净了。

虽然闭着眼,蒋浩然还是感觉梅香正在靠近自己,那好闻的处子之香只让蒋浩然又开始心旗摇曳起来,一个指头蜻蜓点水般在自己脸上点了一下,随即就是梅香吃吃的轻笑声。

大概看到蒋浩然没有反应,梅香更大胆了起来,整个一只手都在他脸上摸了一把,末了竟然还轻轻地捏着他的脸皮嗔怪地说道:“坏家伙,叫你欺负姐姐?”

梅香说完,良久没有声音,到让蒋浩然好生奇怪,却突然听到她急促的呼吸音,甚至连咚咚的心跳声都清晰可闻,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梅香居然快速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,逃也似的跑出了门,甚至将门关得“砰”地一声响。

蒋浩然不禁大乐,掀开被子翻身下床,赤身果体的,傲人之物还狰狞直刺他也不在乎。因为房间的门是隔音的,就他这耳朵也很难听清楚外面的动静,侧着耳朵在门口听了一下,确定没有异样,才伸伸胳膊踢踢腿,这一番折腾虽然刺激,但因为不敢动弹,让他全身差点麻痹。

活动了几下,感觉四肢是舒坦了,“第五肢”却愈发难受了,刚被几个美女几乎将全身摸了个遍,也就他还没有流鼻血,换任何人估计早就往外喷了,哪里还能淡定。虽然梅馨马上就会进来,而且还是难得的独处机会,不过今晚这情形下手合适吗?这都郎有情妾有意应该没有什么不合适吧?不行,这要是知道我是装的,明天她们还不把我撕碎!应该也不至于吧?毕竟她们都这么喜欢我,这不就是一个玩笑吗,虽然大了点?不行不行,如此一来我在她们心里的光辉形象岂不全毁了!擦,谁让我竟然这么完美?还是算??????不对吧,再完美的人也得过日子不是,要是憋坏了小弟弟,我还完美个什么劲??????

蒋浩然光溜着身子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冷如霜一番溢美之词到让他纠结起来,看来赞美并不一定都是好事,换了平时蒋浩然估计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瞻前顾后,推到再说。

最后,他竟然将目光落在了桌子上的一枚银元上,脸上一喜,暗道:“对,让命运来安排吧,如果是人头我今晚就上了梅馨,如果是字,今天晚上就让梅馨上了我,如果银元立起来了,今天晚上老子就睡觉。”

说干就干,蒋浩然将银元放在拇指的指甲盖上,用力地弹了出去,银元发出呜呜的破空声。

因为过于兴奋,在准头上有所偏差,银元竟然直接飞到了床上,坑爹的是,居然落入到被子的一个皱褶中,稳稳地立了起来。

“擦,这样也行,还有没有天理?”蒋浩然失声狂呼:“不行,都没有接到地气,算不了数,再扔??????”

就在这时,门口突然传来推门声,因为要隔音,这门也做得厚重,一下子居然没有被推开,只吓得蒋浩然一个饿虎扑食直接扑到床上,连被子都不敢翻动,翘起两瓣结实的屁股立即呼声如雷。

“啊??????”梅馨一进门,显然被蒋浩然这个造型吓了一跳,但也并没有就此退出去,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空荡荡的客厅,轻轻关上门,红着一张粉脸,眼睛一闭,捏起被子的一个角,快速地覆盖在蒋浩然的身上,手像被电击了一般收回来,好像慢一点就会碰到蒋浩然的皮肤一样。

床不小,被子也够大,当然,这一切都是蒋浩然为了日后被翻红浪而有意为之。虽然只是掀起一个角,却将蒋浩然盖得严严实实,甚至连呼噜声都小了一半。

梅馨一睁开眼,显然发现不妥,酒醉的人,本能的反应都比较迟钝,别一不小心把他捂坏了?梅馨也顾不得羞涩,脱了鞋跪着上床快速前移,将盖在蒋浩然头部的被子叠起,好让他的头露在被子外面。

谁知蒋浩然竟然突然一个翻身,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,被子全部踢掉不说,还将躲闪不及的梅馨扫到,一条腿直接压在梅馨的腰部,继续呼声如雷。

梅馨虽然又羞又急又慌乱,但蒋浩然的呼噜声还是给了她一点安慰,掩着嘴愣是没有让自己叫出声来,却怎么也不敢睁开眼睛,因为在雪白的灯光下,她清晰地看见蒋浩然的腰腹部,一庞然大物傲然而立,还好冷如霜解释过这是正常生理反应,否则她恐怕要直接怀疑“它”带有某种动机。

不敢出声、不敢睁眼、不敢动弹,在蒋浩然平稳的呼噜声中,梅馨紧张了好半天,确定蒋浩然真是毫无意识,扭动了几下身躯,试图摆脱这种尴尬,但显然徒劳,只好摸索着用手去推蒋浩然的大腿,刚一接触到他的皮肤,竟然明显感觉到他腿部肌肉有种受到刺激后的抖动,这可不像一个没有意识的人的反应,梅馨顿时直打哆嗦,快速地睁开眼睛,一脸惊慌,长长的睫毛连续扑闪,又长长嘘了一口气,还好,蒋浩然并没有“醒来”。

如果她知道蒋浩然是根本就没有睡着,恐怕直接就会崩溃。梅馨柔若无骨的小手一碰到蒋浩然的大腿,顿时让他从里到外都直抽抽,虽然他善于伪装,脸上波澜不惊的,心里的山呼海啸却将他席卷得已经不成人形,如果不是残存的意志拼命地压制着原始的野性,恐怕他早已提枪上马,一番酣畅淋漓了。

人已经压在了腿下,剩下的问题就是人与兽的问题了,短暂地一番纠结,蒋浩然果断地选择了后者,再在怎么样也不能做吊在草边不吃草的牛不是?说出去丢人不说还没有人相信,就算信了也得骂你是个傻逼,但也得想想该怎样不显山不露水地“醒来”,虽然无耻,那也得有点艺术不是?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