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夫人这话一出,明显是把蒋浩然当作自己的子侄看了,这些人精哪里还看不出来,也不好再说什么,蒋浩然赶紧挺身而出,对着众人又是行礼,又是作揖,众人一番笑骂之后匆匆上路,夫人也不忘一再交代,一定要照顾好安娜,可不能有半点闪失。

蒋浩然赶紧表示,毛都不会让她掉一根,心里却在咕隆:“破点什么东西应该没问题吧?”

望着一溜灰尘,蒋浩天牵着凯丽上前:“二哥,我们是不是一起回家看看父亲和大哥一家子?”

“好耶,我正好也想拜见伯父,不如我们就走吧?”安娜上来就挽住了蒋浩然的胳臂,望着他一脸天真无邪。

豪放如蒋浩然,也感觉有点小小的不适应,因为身后还跟着一大批将领不说,冷如霜和梅家姐妹可也在队伍里,安娜的这个动作只怕没有让她们眼珠子掉下来。

“呵呵,好呀,不过我还是先跟你安排一个住的地方吧?刘鹤??????”蒋浩然说着扬手。

“蒋,不用麻烦了,我已经让士兵把行李搬到你家里去了!”

“啊??????不麻烦,还真***不麻烦!”蒋浩然一双贼眼瞟向冷如霜和梅家姐妹,差点没有被她们眼里的各种火点燃。

“那个谁,给老子准备一辆车子,我得带着我二弟和弟妹回家看看!”往往这时候,蒋浩然想到的就是开溜。

“那个谁,准备两辆,我们也得回去看看!”冷如霜开始叫板了,直接把蒋浩然的家当成她们的。

刘鹤和刘大昆他们一看这情形,赶紧脚底抹油,大神斗法别伤及小鬼。

蒋浩然心里叫苦不迭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都去,李铁把车开过来的时候,蒋浩然一上车,几个女人全部挤上他的车,蒋浩然没辙,只好让李铁下去,自己开车才勉强能坐。

蒋浩天两夫妻跟在蒋浩然的车后,笑得都趴在座位上了,好半天才问开车的司机,蒋浩然到底有多少个女人,庄莹莹这个已有婚约的嫂子,蒋浩天是知道的,都不在此列,这个数字肯定小不了。

开车的是李兵,被蒋浩然赶下车的李铁坐在副驾驶位,他们都受过严格的训练,自然不敢向别人透蒋浩然的底,李铁讳莫如深地一笑,牛皮哄哄地告诉蒋浩天,想嫁给他们军长的女孩多了去了。

“亲爱的,都怪你,将你二哥说得这么完美,让安娜都痴迷了,现在可好,一场腥风血雨爱情大战恐怕是少不了啦?”凯丽嗔怪道。

“这不正证明我没有说谎吗?我二哥就是出色!”

“呵呵,你们就放心吧,我们军长不只是打仗厉害,不出三天,屁事也没有?”李铁笑道。

“啊,我哥还有这本事?”

??????

本来预计接上蒋浩苍一家,再到新宅看看,新宅落成之后,蒋浩然一直没有抽出时间,心里的期待自是少不了。

谁知父亲也在大哥家里,希望又泡汤了,一众人热热闹闹地进门,欣喜尖叫的声音差点将屋顶掀翻,汤敏更是喜极而泣,战火纷飞的年代,失踪的亲人能无恙归来,而且还带回了如此标致的媳妇,换谁不高兴?蒋至武和蒋浩苍也不禁动容,拖着蒋浩天左看右看,似是不相信幸福来得这么快。

让人没有想到的是,庄莹莹居然也在,眼睛红红的,看来是找汤敏哭诉委屈了。

重逢的欣喜一过,热情如火的安娜顿时凸显在众人的面前,口甜如蜜、娇笑连连,出手大方地发送礼物,男的瑞士手表,女的金银玉器首饰,包括冷如霜、庄莹莹、梅家姐妹,每人都有一个不少,连少龙都得到几盒巧克力,李铁、李兵、小猫、小小猫也跟着沾光。

庄莹莹初时还以为安娜是蒋浩天的什么人,后来发觉不对劲,怎么这个安娜总往蒋浩然身上贴,举手投足间亲昵无比,脸上的神色就开始不对劲起来,将安娜的礼物往桌子上一丢,手就往腰里的鞭子摸去。

冷如霜一直都有注意着庄莹莹,生怕她又惹出什么祸端,争风吃醋那是女人的天性,识大体的她还是知道这个安娜可动不得,说得恐怖点,这关系的可是国家的生死存亡,别说她们担待不起,就连蒋浩然都会成为众矢之的。一看这个姑奶奶要发飙了,赶紧上前按住了庄莹莹的手,将她拖进了里屋。

蒋浩然这才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,长长嘘了一口气。发现庄莹莹在屋里,顿时就让他头皮发麻,虽然自己一直躲躲闪闪,但安娜有于跗骨之蛆,俏脸丰胸翘臀逮着机会就往他身上贴,搞得他叫苦不迭的同时也莫可奈何。冷如霜的大度,顿时让他生出‘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’的感慨,但随即又想,假如所有的老婆都这样深明大义,那可真是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。

庄莹莹再次出来的时候,虽然看蒋浩然的眼光依然可以杀人,但至少没有为难安娜的意思,趁着众人不注意,就会在蒋浩然的腰上腿上,拳脚相加,看来也是恨到了极致。

好不容易挨到吃饭的时候,蒋至武才逮着个机会跟蒋浩然说上两句话,第一句是“慎重!”第二句是“何苦!”

以蒋浩然的聪明,立即就听出了其中的意味,这慎重自然指的是少做得罪人的事,免得一不小心又成为弃子,这“何苦”?一屋子的醋意逃得过别人的眼睛,哪里逃得过他这双大内的鹰眼,却是针对自己在这些鲜花丛中,夹缝中求生存,但老人哪里能明白这其中的乐趣。

蒋浩然答曰:“尔非鱼,焉知鱼之乐,尔非我,焉知我不知鱼之乐!”末了还劝蒋至武,早该放下那些从一而终的迂腐思想,趁着还有点资本,再取个三两房,及时行乐才是人间正道。

气得蒋至武只朝他吹胡子瞪眼不说,这番话却落到了正赶着上菜的汤敏耳朵里,放下菜就揪着蒋浩然的耳朵,佯怒他将危险言论带到她的家中来了,如果将来蒋浩苍起了什么歹念,他就是当仁不让的罪魁祸首,到时候肯定要割下他这只耳朵下酒。

蒋浩然立即换了一副嘴脸,捶胸顿足的,大有幡然彻悟痛改前非之意,惹得一屋子的女孩直呼痛快,嫂子喊得亲热,千万别轻饶了他,这家伙属狗的,肯定改不了吃那脏东西的恶习,得下重手,让他涨涨记性,一时间递铲子、扫把、棍子、鞭子的都有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