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四章 兵败如山倒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第二天,花轿如期而至,敲锣打鼓鞭炮齐鸣,好不热闹地将新娘抬进了山寨,喝酒拜天地闹洞房,完了颜望喝得醉醺醺喊着美娇娘就往床上爬,掀开大红罗帐一看,顿时惊得酒意全无,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的脑门上,苏鹏一身艳装,盘腿坐在床上,望着颜望一脸的歪歪。

山里的女孩身板结实,加上大冷天的,谁不是一身棉袄,就苏鹏这五大三粗的一身,居然没有被人发现,现在显然已经迟了,苏鹏的恶名这一带谁不知道?于是行话、黑话、悄悄话一通说。

别看颜望年龄上排老二,拳脚不如颜正,枪法不如颜盼,勇猛不如颜义,但他占一样,三个人的脑瓜子都没有他一个人转得快,所以也当之无愧地成为这支土匪的老大。苏鹏的一番忽悠,也让他觉得土匪没有前途,就算干掉了榜爷,成了湘西最大的土匪,也还是土匪,远不如到外面见识一番痛快,好的话功成名就,不好的话,再回来当土匪这山也不会跑,加上苏鹏也许诺,只要跟着他从军,最起码也得是个排长,兄弟几人一商量,一致通过,从军去。

第二天颜望居然带着山上所有的人,随苏鹏下山,先到了那姑娘翠花的家里。颜望这才知道,翠花是苏鹏的族妹,由苏鹏做主,如果颜望在两年之内混出了个人样,翠花就嫁给他。

到了部队,他们还真当上了排长,抗战也爆发了,淞沪会战他们没赶上,武汉会战守九江,第一仗就打成了俘虏兵,也就有了在马回岭遇到蒋浩然这出,开始了他们的辉煌。

“毛!你以为就我们这一万五千人,可以跟鬼子两个半师团打对攻呀?在城里,鬼子炮弹一轰,我们就是一条虫,但到了山里,那就是一条龙,就算打不过,累老子也得把鬼子累趴下!”苏鹏牛皮哄哄地说道。

“那倒也是,这山里如果还让鬼子占到便宜了,也白瞎这几年营生了?”

“我擦,一开口就是营生,土匪干上瘾了?你***好歹也是副师长,出息点行不,这叫战术!”苏鹏飞起一脚就往颜望身上踢去。

颜望赶紧跳开,却指着萍乡方向大声说道:“好好好,战术!你回头看看,要是不打怵我就服你?”

苏鹏回头一看,还真打怵了,只见漫天的黄尘滚滚而来,一溜的车队后面,跑得没有一点队形的**挤满了整条公路,学问不咋地的苏鹏却立马想到一个词来形容——兵败如山倒!

“老大,要不要山下的兄弟堵着他们?”颜望上前说道。

“堵?他们跑得这么狼狈,已经被鬼子吓破胆了,你要敢都他们,一准跟你拼命!这样,命令山下的兄弟把军长的那首《精忠报国》唱得像公鸡打鸣那样响亮,再让所有的炊事班架起火,沿路蒸白面馒头,只等他们停下来,再派一些嘴皮子利索的兄弟,只管告诉他们,我们在这山上布下了千军万马,游说他们看看我们怎么打鬼子。”

“啊!就这样一伙熊蛋,我们请他们听、请他吗吃、还请他们看,值不值当?”

“快去!”苏鹏怒吼一声,同时又向颜望祭起了腿功。

颜望赶紧起跑,却也不忘拿出步话机喂喂起来。

苏鹏随即命令参谋长肖万林,马上落实颜正的第一旅,株萍铁扒得怎么样了,同时将这里的情况电告基地,让军长好歹再给第他们支援点武器弹药。

肖万林告诉苏鹏,颜正早就扒光了铁路上的铁轨,部队已经在铁路两边设伏,负责公路的颜义也已经在重要的桥梁上安装了炸药,一旦需要,调整定时器随时都可以引爆。随后才转身往山下的指挥部走去。

戴副眼镜,文质彬彬的肖万林,也是马回岭回来的兵,当初在刘鹤手里当参谋,按蒋浩然的意思,部队的关键部门,都必须是自己可靠的人,哪怕能力差点都行,可以慢慢培养,唯独没有忠心的人不能用。所以当初在马回岭的参谋,现在基本上调到各师、各旅当参谋长了。但这肖万林可不止是可靠,能力也是几个参谋里面的佼佼者,正儿八经的黄埔毕业生,刘鹤也是考虑几个师长里面,苏鹏虽然打仗还可以,但学问差点,所以给了他一个这方面强的参谋长,至少可以互补。

狼烟起江山北望

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

心似黄河水茫茫

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

恨欲狂长刀所向

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

何惜百死报家国

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

马蹄南去人北望

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

我愿守土复开疆

堂堂中国要让四方

来贺

??????

山脚下,一首慷慨激扬的《精忠报国》一遍遍唱响,一溜的汽车仿佛未闻般驶了过去,反倒是潮水般涌过来的溃军,渐渐地放慢了脚步,听到“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,何惜百死报家国”的时候,很多人甚至忍不住落泪,不是他们的感情比当官的丰富,而是他们更直面淋漓的死亡,也更能感受到手足埋骨他乡的遗恨。

颜望带着士兵们趁机迎上前,没有嘲笑、没有奚落,反而一脸笑容,直呼兄弟辛苦了,饿了吧,我们已经给大家准备了白面馒头、肉包子,大家可以到山后可劲地造,用不着垂头丧气的,不就打了个败仗吗?有我们在,一准跟你们把这个仇报回来,大家应该不至于连胆子都被鬼子吓破了,连看的勇气都没有了吧?

这一番话说得溃兵们无地自容,但也血往上涌,人群中一个中校样的军官分开士兵,走了出来,向着颜望啪地立正敬礼:“报告长官,我们没有被鬼子吓破胆,我们也是??????也是奉命撤退!”

中校前半句还说得中气十足,后半句却差点缩了回去,颜望眉头一皱,看了一眼远去的汽车,顿时也明白了七分,合着是当官的先怕了起来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,是那部分的,怎么,一枪都没有放?”中校身后的几个溃军,虽然一身黄尘,却没有带战火留下了痕迹,子弹袋也鼓鼓的,让颜望不得不怀疑他们根本没有上前线。

“报告长官,卑职是105师316旅一团二营营长胡占魁,我们??????”胡占魁望着颜望一脸涨得通红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