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九章 纵深防御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蒋浩然到达醴陵的时候,第四十九军军长赵天海早就在路口等候多时,虽然都是军长,军衔也都是中将,但拿人家的手短,吃人家的嘴短,这两样赵天海都占齐了,好歹得给人家长长脸不是?

为了迎接蒋浩然,赵天海还特意选了几百个精壮的士兵,换上新装,扛上崭新的中正式步枪,精神抖擞地列队,虽然打了败仗,气势上可不能输给别人。

但随着车队到来,从车里霹雳巴拉地跳下一队队的士兵,赵天海就开始脸红了,也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努力,也不可能比得过人家。虽然自己的士兵穿着新军装,扛着新步枪,但脚上的布鞋可一个个还露着脚趾头,别人一双铮亮的高帮皮鞋一落地,迅速踏着整齐的步伐,端着一水的ak47,都不需要口令,“跨擦、跨擦”地跑成两个纵队,“啪”地立正转身,整个行动整齐划一如同一人,所有的士兵都面无表情,但威武雄壮的气势,直压得赵天海这个身经百战的战将都有些透不过气来,这才明白,人家的胜仗打得不是没有理由。

卫队一站定,从吉普车上跳下五个绝色美女,其中还有一个金发洋妞,簇拥着一个穿着短袖、裤子只到腿肚子,还穿着一双黑布鞋,长相俊朗的年轻人,顿时只让赵天海的眼珠子差点掉在了地上,一张嘴怎么也合不拢,心里狂呼:“不会吧,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蒋浩然,这也太??????那什么了吧?”

“赵军长,可见到您了!”蒋浩然可不管别人怎么想,人来熟地,老远就开始打招呼。

赵天海肥头大耳一个将军肚,加上这身中将军衔,蒋浩然几乎不用费力就能辨认出来。

赵天海神情一凛,似是惊醒过来,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马上恢复常态,脸上的笑容开始打滚,打着拱手、甩着阔步迎了上来:“呵呵,子谦老弟,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,这出场阵容都与众不同,佩服!佩服!”

“赵军长??????”

“嗨!老弟见外了不是,我也大不了你几岁,赵军长赵军长地叫着多生分,叫老哥!”赵天海打断蒋浩然的话,佯怒道。

赵天海一看就五十好几了,居然厚着脸皮说大不了蒋浩然几岁,差点没让蒋浩然喷水,几个女人却毫不客气地笑作一团。

既然人家都自降身份,蒋浩然自然没有不应允的道理,毕竟这醴陵可还少不了他的帮衬,虽说打仗是为了党国,但人家都好意思“溃”成这样了,出不出力或者是否有能力出力?都是一个大问题,所以,这张亲情牌还是要打的。蒋浩然老哥长老哥短的叫得亲热,一只手也搭在了老哥的肩膀上,要说他们没有个上十年的交情恐怕还真没有人相信。

一老一少就开始了一番仰慕、钦羡、感谢之类的相互吹捧,快到指挥部的时候,老的已经把胸膛拍得咚咚响:“放心吧,老弟的事就是我的事,就算拼了我这把老骨头,也不让小鬼子踏过醴陵一步。”

少的说:“行,有你老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,有什么需要只要你老哥开口,小弟办得到的一定跟你办,办不到的想办法也跟你办!啊??????ak47?这个??????行,打完这仗我立马给你装备一个警卫营。”

“哈哈哈!”老的笑得爽朗,少的笑得肉痛。

“走,这指挥部也没有什么好进的,这附近有一家醉仙居,饭菜地道,今天中午咱哥俩不醉不休!”赵天海豪气地挥手。

“别,老哥,战事要紧!我们还是到前沿看看吧,对了,这锋线上老哥安排的是哪支部队?”蒋浩然当然知道前沿是他的第五师,只不过想恶心一下赵天海而已。

赵天海官场滚刀子的人,哪有听不出的道理,但一张脸却一点不红:“咳!要说兄弟的部队真不错,我本来准备安排我的105师布下第一道防线,可谁知这个张大彪差点没有跟我动武,这不??????嗨!走,我们看看去,要是他的工事做的不好,我立马将他换下来!”

醴陵城外,几万**将士正在紧张地挖掘工事,四条长达几千米,依托地形,囊括几座山、一条公路、一条铁路的纵深防御工事已然初具规模。

张大彪亲自带着众参谋、将官检查各个防御工事,敌人距此已经只有六十公里了,虽然前面还有苏鹏的第三师,但战场上的事谁可以预料,指不定什么时候这里就会是最前沿。

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的张大彪,从北伐战争打到抗日战争,大大小小的战役已过百场,深蕴“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”的道理,凡事都亲力亲为,不求尽善尽美,但求了无遗憾。

虽然知道今天蒋浩然要来醴陵,还是带着下属上了工事,相识虽然不久,却也知道蒋浩然是个讲究实际的长官,迎接这种虚事人家不会计较,但要是仗打砸了,那可一点情面都不会讲,更何况醴陵是株洲的最后屏障,可不敢有失。

“***,这战壕是怎么挖的?这里谁负责,给老子滚出来!”张大彪指着最前沿的一条战壕暴跳如雷。

一个上校团长从战壕里伸出脑袋,赶紧利索地爬出来,上前啪地立正敬礼。

不待团长开口,张大彪劈头盖脸就开骂:“我擦,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,第一道战壕一定要深挖,至少不低于两米,你看看这有两米吗?鬼子都是矮矬子,就算他们攻势凌厉,占据了这一道防线,只要我们撤退的时候抽走脚底下的木板,鬼子就是跳都跳不上来,除了挨打、挨炸只有干瞪眼的份,可你倒好,挖得这是什么玩意,赶紧给老子加深!”

上校团长顿时一脸委屈,只说这地实在是太坚韧了,上面一米五还好,是砂砾坚土,再往下就是硬的石炭纪粘土,胶结不紧的砾岩,将士们手都挖得起泡,实在挖不下去了。

“放屁!就算是用铁锤砸、用撬棍撬、用炸药炸,都得给老子将它挖到两米深,你要不行趁早跟老子滚蛋,换能挖的上!”

“是,就算是用铁锤砸、用撬棍撬、用炸药炸,我都将它挖到两米深!”上校团长嚎叫着,立马转身对着战壕里的士兵开始吆喝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