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三章 天赋异禀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回到醴陵城内,饭菜早已上桌,都饿得差不多了,众人狼吞虎咽一番才开始推杯换盏讲客套、讲情义。

因为赵天海已经将军权交给了张大彪,基层干部也将由张大彪临时任命,赵天海将自己的骨干全部带了回来,蒋浩然主动要求这顿饭得陪这些兄弟吃,感谢他们的大力支持。当然,那也得是将官以上才够资格,但这三个师的师长、参谋长、旅长,再加上副职,也是二三十人,愣是把餐饭吃成英雄聚会、兄弟长情。

蒋浩然豪气,在座的各位每人一千大洋,外面的兄弟按级别五百、三百不等,先到株洲逍遥一段日子,等打退了鬼子再回来分功劳,饭桌上就命令苏灿武打电话给刘鹤,立即安排几处上好的房子准备接待贵宾,标准就按自己的配,都什么人?那一个个都是兄弟、铁哥们!除了老婆什么东西不可以分享?等打退了敌人,保全了基地,以后众位想要点武器弹药只管来拿,武器库里有什么拿什么?没说的,起码得这样!

赵天海他们也干脆,提什么钱,俗!我们只讲兄弟情义。吃完饭嘴巴一抹就问蒋浩然到哪里拿钱?

吃完饭安排众人上了前往株洲的车子,蒋浩然嘴角露出一丝邪笑。

谁心里都有小九九,谁都知道对方打得什么主意,但双方都很乐意接受。于赵天海来说,这场仗根本没有胜算,前面一个战区的部队都打垮了,就这几个残兵师还能经几打?就算打赢了,还能剩下多少人?当然,自己还可以接着“溃”,但一个没“溃”好,撞在枪口上,免个职算是最轻的了,还什么东西也捞不到。现在起码留下了部队的骨干,只要这些人在,手里又有几个钱,番号也还在,士兵到处都是,到哪里不可以东山再起?再说了,真要是打了胜仗,未必蒋浩然就敢将他的部队吞了,总还能剩点骨头。

于蒋浩然来说,就是花了几万个大洋买了几万士兵,还真没有比这更便宜的事了,起这个心思的时候,他就没有打算给赵天海留下点渣。

赵天海的车队刚刚离开视野,冷如霜就对蒋浩然翘起大拇指,直夸他有潜质,越来越像一个政治家了,今天两件事,第一件,林三木的,那叫“做**立牌坊”。第二件,赵天海的,那叫“太极云手”。再加上蒋浩然天赋异禀,说假话从来不红脸,假以时日,绝对能成为政坛的一颗新星。

“我就‘天赋’这样的‘异禀’啊!”蒋浩然顿时一脸苦笑,随即表示,自己什么假话都可以说,唯独对几个老婆那绝对是真得不能再真了,你要不信我可以发誓,天打五雷??????

“等等,等等!”冷如霜双手连摆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先让我走远点?”

“又怎么了?”

“我怕殃及池鱼!”冷如霜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
??????

整个下午,蒋浩然都泡在醴陵城外,倒不是为了工事,在这个问题上张大彪显然不用他操心,甚至比他更专业。但整编部队、鼓动士兵,恐怕几个张大彪都无法望其项背,不到半个时辰,几万士兵都被他搞得血脉愤张、嗷嗷叫。其实也不需要多大的手段,只要你明白士兵要什么、想什么?然后满足他,基本上这些人就能唯你马首是瞻,这个年代的士兵其实单纯得很,要求也不高,只要你肯放下面子,将他们当兄弟看,给他们尊严、荣誉、自信,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,就算你赶他们走,他们恐怕都不会走。当然,你也得有诚信、有实力,要是再有一点口碑,那就更好办了。

这些蒋浩然都有。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十几辆卡车开进了醴陵,大洋就装了两车,随车来的还有庄富家带着钱庄的伙计,两百多基层干部,两百多学生兵。

自从长沙各大校区给蒋浩然提供过一次兵员之后,蒋浩然就厚着脸皮,让他们每个月都给他选一批优异的过来。

因为部队一直在高速扩充,蒋浩然也一直没有放松基层干部的培养,各师长、旅长轮流讲课,蒋浩然再忙,每个月也得跟他们讲上几堂,刘鹤甚至还派人将所讲的课程装订成册,思想比较进步的士兵经过考核,都可以来领一本,悟性不错的,就会被列入培养对象。所以,一旦部队扩充,蒋浩然随时都可以将他们安插进去,让整支部队都注入新的血液、新的灵魂,只属于他蒋浩然的灵魂。

汽车一到,蒋浩然立即命令张大彪,将基层干部和学生兵安排到各个岗位,完了之后,再让他们将士兵手里的军饷白条全部收上来,推翻杂牌军每月三元军饷的制度,全部按五元发放。

这样一来,士气会高得爆棚,战斗力自然蹭蹭上涨。一收一放,基层干部也能很快和士兵揉捏成一团,拿到军饷的士兵也可以随即将钱存进钱庄,或者直接寄回家中。

蒋浩然告诫张大彪,不要看轻这些溃兵,他们能从战场逃回来,可见脑子比较灵活,体能也不错,只要引导好了,要不了多久,他们就能成为一支能打硬仗的部队。一个好的指挥官,光工事修得好没用,战场上最主要的还是人,要让士兵从内心服你,把你当兄弟看,“兄弟齐心其利断金”就是这个道理。

早在南昌,张大彪就见识过蒋浩然的手段,也看出了蒋浩然带出来的兵,身上都具备着一种“舍我其谁”的气质。**的军官带兵,往往是用军威压、用教条框,蒋浩然带兵,却更多是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诱之以利,加上逢敌亮剑,所向披靡,让所有的士兵都有一种,为其生、为其死的决绝,并且以此为荣。

虽然年长蒋浩然十几岁,资格也比他老,但张大彪还真就服他,而且还是发自内心,无条件、无保留地服他。此时被委以重任,甚至让他有种千里马遇到伯乐的意味。所以当下,他将胸脯啪得山响,就算自己碎尸万段,也决不让鬼子踏进醴陵一步。

蒋浩然却一笑,让他用不着这么决绝,有了这几万士兵,日军要想打进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他还会从殷东来部调一个旅,摆在他的后面,以备不时之需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