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 好大的手笔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一听此言,蒋浩然立即从座位上跳起,顿时只觉得眼前发黑,差点从车子上栽了下来。

这个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,让他不得不将它和冈村宁次联系在一起,哪一件都是要自己老命的,也让蒋浩然不得不佩服冈村宁次的手段,的确非同一般。

虽然蒋浩然已经完全失态,但事情实在太大了,苏灿武也不敢隐瞒,只说冷如霜下午就发现安娜不见了,因为同时不见的还有哪个高秀云,以为她们只是到街上玩去了,毕竟到处都是自己人,不可能出什么事情,就没有引起重视,谁知到傍晚还没有看到她们回来,正好蒋浩然说要回基地,这才命令警卫赶紧去找,结果翻遍了整个醴陵都没有发现她们的任何踪迹,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。

蒋浩然长吁了一口气,心里不断告诫自己冷静,一定要冷静,此时一个错误的决定,不知道会让多少人为之送命,给整个国家带来多大的损失?

基地的事情虽然危急,但还没有日军已经进攻的消息传来。从吉安到湘江边上也有三百多公里路程,就算日军走了三天又一晚,按当年最擅长于急行军的红军速度来计算,一天顶破天也就一百来公里,连续几天的急行军,速度还要锐减,也就是说,日军有可能还没有到达渌口镇的外围。

只要许彪能在他们进攻前赶到,及时布防,虽然鬼子兵力可能达到四万以上,两个旅也不至于会被鬼子一举击溃,随即赶上来的基地直属部队,不说能和鬼子打个旗鼓相当,至少拖到特战师过江没有问题。特战师虽然整训的时间不长,但都是部队的兵王来的,战斗力根本不用考虑,二万多人加上许彪的两个旅,又占据有利地形,还根本不用担心给养的问题。

相对于日军,没有后援,补给只能靠空投,又经过长途跋涉,失去了偷袭的先机之后,简直不占任何优势。

这样一来,又让蒋浩然迷惑了,冈村宁次的这次部署比106师团擅入万家岭可凶险多了,这么远的距离,要想完全不走漏一点风声谈何容易,难道他就不怕重蹈106师团覆辙?不对,他一定还有后手,以他的狡猾,至少会要给116师团留一条退路,一旦自己派兵往攸县穿插,截断他的??????不对呀?以鬼子的素养,一天跑个一百公里可能没有问题,但从来没有听说伪军也有这种耐力,唯一的可能就是,突袭基地的只有鬼子的116师团,而那个混成旅的伪军就在攸县驻扎,为116师团留下一条生命通道,再派兵攻打吉安贯通全线,然后,萍乡方向的日军快速推进,一旦醴陵落到他们手里,整个331基地的西南线就全部在他们的兵锋之下。如此一来,就算116师团的偷袭没有成功,加上浏阳一线,三路大军压境的气势已经形成,如果331基地的堡垒群还没有竣工,蒋浩然都不能肯定自己能抵挡得住。

“好大的手笔!”蒋浩然倒抽了一口凉气,随即命令电讯兵上前,将自己的判断简单地给刘鹤发了一份电文。

原本从殷东来部调来一个旅,准备策应张大彪,以备不时之需,情况紧急,蒋浩然不得不命令他们即刻赶往攸县,如果伪军的混成旅真的驻扎在攸县,立即消灭他们,展开防御。自己的一个旅,对付一个混成旅的伪军,这点信心蒋浩然还是有。如果日军没有占据攸县,即刻展开防御,向东切断116师团的退路,向西阻挡日军的增援。

理清了基地的思路,就得考虑安娜的问题了,蒋浩然命令车队立即掉头回醴陵。

如果这两件事有必然的联系,只有可能安娜的身份已经暴露,日本人绝对不能容许,美国人参与援助中国的这个事情发生,但又拿不出实际的证据,政治上不能明目张胆地叫嚣和威胁美国,只要将安娜控制在手里,不管美国承不承认,出于对安娜的安全考虑,援助的事情也得破产。所以,如果安娜的失踪,真的和日本人有关系,至少日本人还不敢动她。换而言之,安娜的死必将导致美日关系恶化,虽然日本人可以将这个责任推到中国人身上,但美国人也不是傻子,面对三个亿的巨额贷款,中国人会自己砸自己的饭碗吗?

醴陵城并没有因为安娜的失踪而鸡飞狗跳,训练有素的特务团已经全部进入醴陵,对一切可疑的人和物进行秘密的摸排。

蒋浩然回来的时候,庄富国正在和冷如霜她们密谈什么?一看蒋浩然进来,庄莹莹立即默不作声地退回屋里,好像这安娜失踪和她有关一样,赶紧溜了。庄富国和冷如霜却赶紧迎了上去,没有什么客套,直接切入主题。

经过一番调查和分析,安娜的失踪,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和庄莹莹救回来的这个高秀云有关。原本庄富国就对这个女人把持不定,所以当初在现场就摇头晃脑不好做决定,从外表的确看不出高秀云的任何破绽,面黄肌瘦,胆小怯弱,甚至双手布满了厚茧,根本不在食指外侧和虎口内侧,不是长期握枪所留下的那种,而是长期从事砍柴、锄地之类的体力劳动所留下的。但凭着敏锐的直觉,庄富国总感觉那里不对劲,如果不是庄莹莹自作主张将她带了回来,庄富国完全可以将她当做可疑人员先扣押一段时间再说。

说到这,蒋浩然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屋内,庄莹莹正在窗口躲躲闪闪,看来也知道自己闯祸了,赶紧躲了起来,让蒋浩然觉得好气又好笑,这小魔女也知道害怕了。

但问题还没有说到关键,庄富国没有停顿,继续说着。高秀云被带回来后,也没有表现有什么不妥,羞涩怯弱、胆小慎微,对一切事物都不闻不问,却好像对安娜特别的亲近,开始只是觉得一种新奇感,现在才觉得不对劲,按道理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女孩,对外国人少不了一种防备和抵制的心理。

安娜前后单独陪高秀云上了三次街,第一次是定做衣服,第二次是取衣服,却有一件衣服做小了,留下了第三次的借口。同一个人做两套衣服却有一件做小了,其实这很能说明问题,但这些问题却因为特务团不方便介入,其他人又没有这种谨慎而被忽略,恰好安娜就是陪高秀云再次取衣服后,没有再出现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