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六章 最高的荣耀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在日军将领中,冈村宁次的性格算是温和的,素来以工于心计、处变不惊、凶残内敛而据称,但遇到了蒋浩然,他再次显得束手无策,精心布下的一场奇袭,自以为无懈可击,却被人家轻而易举地化解不说,连撒出去的整个116师团都变成了收不回来的肉包子。

飞机轰炸,只不过是泄一时之愤而已,对于救援起不到任何作用,冈村宁次再清楚不过了。自从蒋浩然袭击了攸县,116师团已经装进了他的口袋,半个小时前,赶往攸县增援的摩化部队,居然遭到了井冈山一带的土八路袭击,虽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,但道路已经被挖断,桥梁已经被炸毁,摩化部队快速抢夺攸县的梦想已经破灭,注定了116师团完全深入敌后,陷入重围。要想在蒋浩然嘴里抢出到嘴的肉,冈村宁次自认还没有这个本事。

“木下君,就不要对116师团抱有任何幻想了,就跟106师团一样,大日本帝国将再也不会有116师团这个建制,但我们不能让帝国武士的鲜?血白流,当下我们应该化悲愤为力量,打好浏阳和萍乡的战役,最终将蒋浩然的331基地踏在皇军的铁蹄之下!”冈村宁次的眼神冒着火光,一点潮红也跃然脸上。

木下勇当然也知道要想救回116师团已经几乎没有可能,对于冈村宁次的直白倒也并不奇怪,但对于他继续攻打浏阳和萍乡却是不可理解。

“老长官,116师团尽失,我们的继续进攻还有意义或者是还有胜算吗?而且上面还会同意我们的部署吗?”

冈村宁次瞟了木下勇一眼,显然对他的提问并不满意,但多年的上下级关系,让他们之间的感情也非同一般,当然,也正是这样,木下勇才敢问这样有损皇军军威的问题。

“木下君,丢了116师团,军部的盛怒是在所难免的,但最终他们会同意继续进攻的部署。整个战役的全部部署,我已经上报军部,他们看得出这次不是我冈村宁次无能,而是蒋浩然实在太狡猾,对于打击蒋浩然的决心恐怕也会是史无前例的坚决,因为他已经成为皇军前进道路上最大的,也是最可怕的一颗毒瘤,加上种种证据表明,331基地还没有完全竣工,这也是我们用最小代价能将他歼灭的唯一机会,一旦让他的堡垒工事完成,皇军由湘东进入西南大后方的计划,恐怕再也无法实施。而蒋浩然恐怖的制造力和影响力,也将给皇军带来更多不可测的灾难。”

??????

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,日军向浏阳和醴陵发起了猛烈的进攻,各部的损失都很大。

浏阳方向,**第三十集团军四个师、第七十四军一个师、南山独立军第四师总共六个师近八万人马。而日军方面,一个混成旅团、第六师团的一个联队和随即调来的第二师团共计五万多人,在浏阳与铜鼓之间的崇山峻岭中展开搏杀。日军攻的凶猛,**守得惨烈,薛岳已经下了最后通牒,任何人再往后退一步,立即当逃兵枪毙,连督导队都进入了各部队。日军三天时间里,竟然只往前推进了一公里。

醴陵方向,南山独立军新编第五师的兵力就达到了四万多人,再加上苏鹏的第三师,虽然在阻击中有损失,但在溃军中得到了补充,人数基本还保持了一万五千人,两个师的兵力达到了六万。但面对的打击却比浏阳更甚。

日军第六师团(缺一个联队),101师团、104师团,虽说在南昌战役中后面两个师团损失不小,但兵力共计也在六万以上,更重要的,除了第六师团是一个步兵师团,其他两个师团都是携带重炮的野战师团,前两天第六师团的攻击并没有在张大彪和苏鹏面前找到便宜,但就在今天下午,日军的各重型火炮已经架设到了前沿,第一轮猛烈的轰炸已经将整个防御工事笼罩在炮火当中。

331基地。三天时间里,特战师的全部人马在渌口和攸县之间来回清剿,又动员广大的老百姓配合士兵进行搜山,愣是将日军第116师团的余孽清理得干干净净。

“报告军座,特战师幸不辱命,全歼日军第116师团,特来复命!”

楚中天带着刘豹、李铁、李兵出现在指挥部门口的时候,蒋浩然正和刘鹤商量着什么?听到声音,蒋浩然抬头就招手:“中天回来了,快来,正好有事要你办!”

“啊??????”楚中天他们面面相窥了好一阵子,才发出了一个声音,原本以为蒋浩然会兴高采烈地表扬他们一番,谁知人家居然当做没听见,看这意思,消灭敌人一个师团那就是一个屁事,起码得这样!几个人挂在脸上的喜不自禁顿时消退,楚中天哦了一声,没精打采地走了进去。

“怎么,消灭了敌人一个师团想找点打赏是不是?”蒋浩然很快从楚中天的表情中看出了端倪,坏笑着问道。

“哪有?升官发财的事咱不稀罕,再说了,也没处升了?”楚中天的眼神躲躲闪闪,升官发财他们倒真是不放在眼里,其实就想得到蒋浩然的几句表扬,在他们眼里这才是最高的荣耀。

“嗬!看你这样子还有点情绪了,想要表扬是吧?我没有处罚你们就不错了,鬼子116师团被炮弹消灭了半多,你们号称‘特战师’居然还打出了近三千的伤亡,还特战个鬼哟!一个丢盔弃甲的溃兵旅团,你们居然在山里转了三天才将他们清理干净,就这行动速度?要不是外围有兄弟部队跟你堵着鬼子,恐怕他们早就跑光了,还好意思要表扬?

蒋浩然的这话,顿时让几个人的脸上都挂不住了,一个个红得跟个烂苹果样,刘鹤却赶紧出来打哈哈,只说蒋浩然刚才还在说你们真不错,几天时间里就把一支部队带成了能打硬仗的精锐,他这人就是嘴欠。

谁知蒋浩然立即就发飙,大骂刘鹤屁都不懂,为将者,一场战斗下来,先考虑的不应该是取得了什么胜利,该得到什么奖赏?而应该是在这场战争中发现了部队的什么弱点,整个行动中有什么缺陷?这样部队的整体素养才能得到快速提升,指挥官也能在下一场战役中避免犯同样的错误。尤其是特战师这种快速反应部队,有时候战斗可能会一场接着一场,更应该戒骄戒躁,永远保持着一颗清醒的头脑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